糙汉大荤大肉宠文(学校小树林疯狂要她)

“哦,这么快就想通了,还是你已经寂寞了。”
乐呵呵的道了这么一句,不用猜周锐也非常清楚寒红此时的表情。

 文学


“我…..”犹豫了一下,寒红有些难堪。
“行了,你告诉我地址吧。”对于寒红的心思,周锐虽然没有十足十的把握,但他却非常清楚此时寒红的心情。
周锐百分百肯定,寒红现在是不好意思了,这才没回自己。
不过,在电话里面教导别人性生活的知识,说真的,周锐一点都没觉得好。
电话里面搁着距离,合着等下两句不合便挂了电话,自己又该往哪搁呢。
无奈的叹了口气,周锐终究还是没有说寒红。
只不过是询问了个地址,希望回头再去说她。
心中想到了这里,周锐忍不住“嘿嘿”了两声,继续道。
“行了,你倒是赶紧告诉我地址啊,还想不想我帮你了?”
“想想想。”没有多作犹豫,寒红连续的道了三声,这才给了周锐地址。
一得到地址,周锐也不犹豫,三下两下便忽悠着寒红挂了电话,便飞快的打车往那边赶去。
这是一个怎样的老街周锐说不清楚,他也想不出该用什么词来形容跟前的这一切。
“这也太破破烂烂了吧。”忍不住的感叹了一句,周锐的眼睛都看直了。
他虽然清楚寒红和司机没钱,但万万也没想到这二人会穷到这么一种地步。
忍不住的摇了摇头,周锐一步二步的往着寒红家里走去。
这地方虽然落魄得让自己有些反感,只不过寒红这么一个大美女…..
惦记着美女的周锐终究还是硬着头皮敲响了寒红的家。
他不知道外面都这么简陋了,寒红的家又会怎样。
用力的敲了敲门,里面很快便传来了熟悉的声线。
“来了,谁啊?”语气明显的不足,这家伙很有可能是怕偷情被别人察觉。
嘴角浮现出了一下好看的笑容,周锐乐呵道。
“开门吧,不用怕,是我。”“哎呀,你…..”一打开门,寒红瞬间便看到了周锐毫无伪装的身资,当下便慌了。
快速的左右打量了一番,见没人看到,寒红二话不说便把周锐给扯了进去。
“不是,不是让你伪装一下再过来吗?你怎么这样……”
“难不成我这样不好看吗?”双手伸开,周锐在寒红跟前转了一圈,洋洋得意道。
“怎么着?我这样好看吗?”“好看好看,你这么帅气,穿啥都行。”
敷衍的道了这么一句,寒红继续刚才的话题。
双手叉腰,寒红十足十的盯了周锐十秒,这才一脸严肃道。
“周锐,你给我记住了,下次来我家一定要给我伪装好。”
“不然,就目前这种状况,回头你一走我得被流言蜚语给骂死。”
“呵。”动听的发出了声音,周锐摇了摇头,叹气道。
“哎呀,我这来都来了,你都不开心一下,还说东说西的。”
嘴巴堵着,周锐假装委屈的道了这么一句。
可惜人家寒红压根就不吃这一套。
“什么说东说西,周锐,你知不知道这样会影响到我以后的生活,还会给我…..”

后面的话寒红没有再说下去,因为她觉得周锐压根就不懂自己。
自顾自的把家里收拾干净,寒红这才给周锐了一杯开水。
得,这又成了让周锐吐槽的对象了。
“唉,合着这就是你家的待客之道,我等了半天你这才给我倒了杯水,还是这样……”
后面的话周锐没有再说下去,但意思很明显。
“该死的,我家就这样,你用得着三番五次的吐槽吗?”
本来家世就不如人,如今还得让周锐三番五次的拿来做利剑攻击自己,寒红有些怒了。
一听到了寒红这声怒吼,周锐瞬间便明白了过来。
对方是个骄傲人,也难怪会这么敏感了。
“寒红,我不是那个意思,咱们还是说说你丈夫的事吧。”
“我丈夫。”脸上一凝,寒红有些冷笑了起来。
“周锐,你知道我家为什么这么穷吗?因为我身上有病,是阿东,阿东一直守着我我才能活到现在的。”
眼眶有些发红,寒红倾诉了起来。
“我和阿东从小就相识,可以说说青梅竹马。”
“我们的母亲更是从小便把我们凑在了一起,订了娃娃亲,而我们也如他们所愿的相爱于对方。”
话说到了这里,寒红停顿了下来,一脸的迷茫。
“后来呢?后来怎么了?”询问了这么一句,周锐还觉得有个地方不对劲。
仔细一想,瞬间便明白了过来。
“还有,你说你们有父母,那为什么阿东都这样了,你和她……”
“没用的,在知道我有这个传染病后,阿东的父母便想做毁婚事。
“我母亲是怎样骄傲的一个人,又怎会容忍自己女儿还没过门便让人如此作践,但下便与阿东父母做毁了这事。”
“那后面你们怎么又到一起了?”
再次的询问了一句,周锐死死的用着目光盯着寒红。
他觉得,这小妮子该不会是想让自己帮她,又想不被自己弄,这才这样的吧。
眉头紧皱,周锐双手叉腰,眼睛死死的盯住了寒红。
“周锐,我说这一切没有别的意思,更没有想你付出了却没有回报。”
得,第一次还能听到别人把被操说得如此的高尚。
无奈的摇了摇头,周锐直言道。
“你能这么想就好,我周锐做人一向有原则。”
把话说到了这里,周锐猛的接近了寒红,大手用力的摸看一下她的两个大波浪。
一脸的邪笑,不顾寒红的娇羞,周锐当下便道。
“你给我记住了,寒红,无论你如何,如果我周锐帮了你,那么你便逃不过挨我一顿操。”
如此不客气的眼神,如此露骨的话,寒红看了都有些忘了自己接下来要说什么了。
“得,你还是赶紧把你那个故事讲完吧。”
“我刚才说到哪了?”眼睛一愣,寒红忍不住的反问了一句。
“后面你们是怎么走到一起的?”
再次的询问了一句,周锐有些汗颜寒红的记忆力。
“那个,你先离我远点行不行?这样子我没法讲。”
用力的扭了扭身子,寒红想摆脱周锐那搁在自己大波浪上的手
然而,无论她怎么弄,周锐的那双手就是如此可恶的挂在了她的身上。
无奈,她只好道了这么一句。
“早说不就好了吗,还扭,扭得老子都有性趣了。”
此性趣非比那兴趣,寒红自然能听得懂周锐的意思。
但能懂也得装不懂啊,她可不想现在就被周锐操。
还算周锐好说话,竟然还真松开了手。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18016.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