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吸上一个添下小说(他的坚硬埋进她的体内)

不管怎么说,他也是南头村的人,这件事对大家都有好处,他怎么能无动于衷呢!

 文学


“太好了!”陈大孔听见这话,顿时一脸欣喜拍着刘为民的肩膀,眼里满是xìngfèn道。

既然答应凌正德,刘为民也不含糊,稍微收拾一下就告别林兰花和陈怡,坐上凌正德的车,朝市里赶去。

虽然许案对于刘为民的医术不太信任,不过既然凌正德相信刘为民,他也只能相信刘为民了。

因为担心凌月茹的病情会急剧变化,所以他们在途中也不过停下来吃了一顿简单的便饭,然后开足马力直接朝东兴市奔去。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当他们距东兴市越近,刘为民的心忍不住心神不宁,眼皮直跳,就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一般。

“奇怪,这种情况,我怎么从来没有遇见过呢!”刘为民定了定心神,摸着下巴忍不住思索起来。

有一些人遇见危险的时候,身体都会提前一些征兆,警醒自己。

以前刘为民也不会相信这些传言,可现在当他身体出现这些异样的情况之后,刘为民不得不保持警惕的心里。

“刘先生,你,你怎么了?”在经过一天多的路程之后,他们已经进入东兴市地界。

可是一旁的凌正德却发现,刘为民的情况似乎不对,有些坐立不安。

“凌老板,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面对凌正德的疑问,刘为民耸耸肩一脸苦笑。

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凌正德解释。

刘为民总不能告诉他,说自己右眼一直跳个不停,总觉得有事情会发生吧!

“哼!就你事多。”而一旁的许案原本还以为刘为民身体有什么不舒服,却没想到听到这个莫名其妙的解释,这让他心里一肚子气。

要不是想到自己躺在病床上的大小姐,还有坐在身边的凌正德,许案早就把他给踢下车了。

“小心,有埋伏!”突然之间,刘为民发现了一些什么,然后把凌正德和许案压在座位上。

刘为民的话刚落音,就听到一阵子弹shè击的声音,突然凭空传来。

哒哒哒!

机qiāng子弹呼啸而来,把他们乘坐的防弹轿车打得火花四shè,在黑色的夜里格外刺眼醒目。

望着车厢里满地的玻璃,刘为民忍不住一脸苦笑道:“再结实的防弹玻璃,也还是扛不住机qiāng的shè击啊!”

“我,我不想死啊!!”许案虽然在刘为民的提前预警下,和凌正德逃过一条命,可是面对突然都袭击,却也吓得脸色惨白,浑身直打哆嗦。

“到底,谁想要杀我?”和吓得脸色惨白的许案不同,凌正德虽然趴在车里,面上却满是疑惑。

按理说他不过是一个商人,根本就没有跟别人结怨,用不着找人杀他啊!

而且居然动用了杀手,这太诡异了吧!

旁边的刘为民听见这话,顿时一脸苦笑道:“凌老板,现在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我们应该想着怎么活命要紧吧!”

刘为民现在心里满是后悔,这个陈大孔真是丧门星,每一次遇见他都没好事。

现在好了,刚一答应给凌月茹治病,就被杀手堵在公路上了,这下苦bī了吧!

“老爷,刘先生说得对,我们还说应该考虑怎么脱险吧!”虽然许案今年六十来岁了,可是却从来没有遇见这种危险的情况,对方手里居然有qiāng,而且司机已经死了。

这时候,防弹车外边的qiāng声已经停止了,看样子这些杀手应该回过来查验,到底凌正德他们死了没有。

“这个问题我也知道啊!”凌正德心里比他表面上还要慌乱,只不过他到底是首富,自然要比别人镇定的多。

这也怪他自己,本来平日里他身边至少有十几名保镖,四五辆车跟着。

要不是陈大孔说刘为民能救他孙女,他会心急火燎的带着许案,还有一个司机,就去了刘为民诊所吗?

“可是咱们手里没有什么武器,就连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我们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现在他们可不敢跳车逃亡,对方手里有qiāng才,现在要是跳车逃亡一定会成为抢手的靶子,被乱qiāng打死。

“武器?”一旁的许案听见这话,眼前一亮,然后在防弹车靠背椅子上翻出了水果刀,还有一套西餐餐具。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18092.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