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用点力很快就出来了*冰秋埋骨岭第一次

等口腔装满后,他喉咙一滚,全咽了下去。


“二叔,你怎么喝了?”

 文学


张雅婷双手紧紧抓住椅子边缘,身体由于紧张而变得有些僵硬,当发现二叔把自己的奶喝了后,她忽然觉得很羞耻,可又有些刺激。


自从怀孕到现在,她就没做过那事儿了,二十七岁的她,欲望本就强烈,现在被老苏这么一吸,感觉魂儿都差点被吸出来。


老苏没有答话,反而吸得更加卖力了,双手也不由自主的从两片柔软处开始往下滑,此刻的张雅婷,并没有注意到。


其实以前,他就对这个侄媳妇有想法,毕竟长得漂亮,人还特温柔贤惠,特别是硕大的柔软和丰满的臀部,每次看到,都想要将她压在身下疯狂输出。


不过这时候,苏小纯却将房门推开一条缝,紧紧盯着这一切。


“爹爹怎么在给嫂嫂吸啊?”


苏小纯很疑惑,不过看到这一幕,她就想到了先前爹爹给自己吸奶的样子,突然觉得浑身有一股奇怪的燥热。


这种刺激的画面,只要是正常人看到,都会被刺激到的,所以即便苏小纯心思单纯,身体本能的,还是会有所反应。


老苏吸完一只奶后,又换了另一只,他的手不安分的在侄媳妇身上游走,很想从小腹处直接滑到下面,可他不敢!


“唔……”


张雅婷紧咬下唇,强忍住不让自己发出羞耻的声音,可老苏的嘴和手都仿佛有魔力一般,每一次吸允和抚摸,都让她很舒服。


这种感觉,是苏小强从来没有给过自己的。


好一会儿后,张雅婷发现痛苦减少了,取而代之的,是爽到灵魂深处的体验,她下意识双手抱住老苏的脖子,使劲往自己这边压,想要老苏吸进自己身体里。


可因为她这么一用力,老苏被憋得差点没喘过气来,赶紧挣扎开,气喘吁吁道:“雅婷,你是要憋死二叔啊。”


听到这话,张雅婷才反应过来,害羞道:“没,二叔,对,对不起,我已经不痛了,是不是已经疏通了啊?”


说话的同时,她的目光,有意无意的瞄着老苏那高高的帐篷。


没想到二叔的这么大,苏小强和二叔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这么大的玩意儿,哪个女人受得了?


毕竟是少妇,对于这种事情,没有过多的害羞,反而隐隐有着渴望,只是已为人母的她,有羞耻心,加上眼前的男人论辈分算是自己二叔,所以赶紧移开了目光。


“不痛只是证明暂时不涨了,刚刚我摸了一下,发现里面有肿块,需要按摩推拿,才能解决。”


老苏挺着高高的帐篷,表面却一本正经的样子。


他可不想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张雅婷愣了一下,然后抿着嘴唇道:“那,那好吧。”


都已经被吸了,她也不在乎被多摸一下。


“那这样,你到那间屋子去躺着,这样坐着不好做推拿。”


老苏指了指苏小纯的房间,毕竟家里就两间屋子,现在苏小纯在自己屋子里,只能让她去苏小纯房间。


可这时候,苏小纯却突然推开门走了出来,“嫂嫂,你怎么了?”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张雅婷一跳,看到是苏小纯时,脸蛋儿更红了,“小纯还没睡呀。”


“本来是要睡了你们声音太大了,睡不着。”


这话更是让张雅婷无地自容,瞥了苏小纯一眼,然后看向老苏,娇羞道:“二叔,这,我已经不痛了,要不明天再推拿吧?”


苏小纯在,她实在拉不下脸。


其实苏小纯出来,也是故意的,她就是不想让嫂嫂和爹爹在一起这么亲密,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心里酸酸的。


“也行,那明天我去找你,你先回去休息吧。”


老苏本来是千万个不愿的,可也不能明摆着说不行吧,自己这闺女还在呢。


得到应允,张雅婷红着脸,赶紧离开了老苏家。


等她走后,苏小纯噘嘴小嘴,撒娇道:“爹爹,你刚刚怎么在给嫂嫂吸奶啊?”


一听这话,老苏身子一颤,满脸慌张。


“别胡说,记着,这种话出去千万别乱说,知道吗?爹爹只是在给你嫂嫂治病而已。”


看着老苏严肃的样子,苏小纯有些忐忑,“哦哦,好的。”


等口腔装满后,他喉咙一滚,全咽了下去。


“二叔,你怎么喝了?”


张雅婷双手紧紧抓住椅子边缘,身体由于紧张而变得有些僵硬,当发现二叔把自己的奶喝了后,她忽然觉得很羞耻,可又有些刺激。


自从怀孕到现在,她就没做过那事儿了,二十七岁的她,欲望本就强烈,现在被老苏这么一吸,感觉魂儿都差点被吸出来。


老苏没有答话,反而吸得更加卖力了,双手也不由自主的从两片柔软处开始往下滑,此刻的张雅婷,并没有注意到。


其实以前,他就对这个侄媳妇有想法,毕竟长得漂亮,人还特温柔贤惠,特别是硕大的柔软和丰满的臀部,每次看到,都想要将她压在身下疯狂输出。


不过这时候,苏小纯却将房门推开一条缝,紧紧盯着这一切。


“爹爹怎么在给嫂嫂吸啊?”


苏小纯很疑惑,不过看到这一幕,她就想到了先前爹爹给自己吸奶的样子,突然觉得浑身有一股奇怪的燥热。


这种刺激的画面,只要是正常人看到,都会被刺激到的,所以即便苏小纯心思单纯,身体本能的,还是会有所反应。


老苏吸完一只奶后,又换了另一只,他的手不安分的在侄媳妇身上游走,很想从小腹处直接滑到下面,可他不敢!


“唔……”


张雅婷紧咬下唇,强忍住不让自己发出羞耻的声音,可老苏的嘴和手都仿佛有魔力一般,每一次吸允和抚摸,都让她很舒服。


这种感觉,是苏小强从来没有给过自己的。


好一会儿后,张雅婷发现痛苦减少了,取而代之的,是爽到灵魂深处的体验,她下意识双手抱住老苏的脖子,使劲往自己这边压,想要老苏吸进自己身体里。


可因为她这么一用力,老苏被憋得差点没喘过气来,赶紧挣扎开,气喘吁吁道:“雅婷,你是要憋死二叔啊。”


听到这话,张雅婷才反应过来,害羞道:“没,二叔,对,对不起,我已经不痛了,是不是已经疏通了啊?”


说话的同时,她的目光,有意无意的瞄着老苏那高高的帐篷。


没想到二叔的这么大,苏小强和二叔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这么大的玩意儿,哪个女人受得了?


毕竟是少妇,对于这种事情,没有过多的害羞,反而隐隐有着渴望,只是已为人母的她,有羞耻心,加上眼前的男人论辈分算是自己二叔,所以赶紧移开了目光。


“不痛只是证明暂时不涨了,刚刚我摸了一下,发现里面有肿块,需要按摩推拿,才能解决。”


老苏挺着高高的帐篷,表面却一本正经的样子。


他可不想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张雅婷愣了一下,然后抿着嘴唇道:“那,那好吧。”


都已经被吸了,她也不在乎被多摸一下。


“那这样,你到那间屋子去躺着,这样坐着不好做推拿。”


老苏指了指苏小纯的房间,毕竟家里就两间屋子,现在苏小纯在自己屋子里,只能让她去苏小纯房间。


可这时候,苏小纯却突然推开门走了出来,“嫂嫂,你怎么了?”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张雅婷一跳,看到是苏小纯时,脸蛋儿更红了,“小纯还没睡呀。”


“本来是要睡了你们声音太大了,睡不着。”


这话更是让张雅婷无地自容,瞥了苏小纯一眼,然后看向老苏,娇羞道:“二叔,这,我已经不痛了,要不明天再推拿吧?”


苏小纯在,她实在拉不下脸。


其实苏小纯出来,也是故意的,她就是不想让嫂嫂和爹爹在一起这么亲密,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心里酸酸的。


“也行,那明天我去找你,你先回去休息吧。”


老苏本来是千万个不愿的,可也不能明摆着说不行吧,自己这闺女还在呢。


得到应允,张雅婷红着脸,赶紧离开了老苏家。


等她走后,苏小纯噘嘴小嘴,撒娇道:“爹爹,你刚刚怎么在给嫂嫂吸奶啊?”


一听这话,老苏身子一颤,满脸慌张。


“别胡说,记着,这种话出去千万别乱说,知道吗?爹爹只是在给你嫂嫂治病而已。”


看着老苏严肃的样子,苏小纯有些忐忑,“哦哦,好的。”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18309.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