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教授的小哭包甜又软*我使劲挺进了她的下身

见林雪跟了进来,刚还一张臭脸的张凯突然笑了:“林老师,我爸总跟我说你是这个世上最好的女人,果然没错,之前是我误会林老师了,今天我真诚的向你道歉,而且林老师,我知道你想嫁给我爸,那以后我就不叫你老师了,叫你林姨吧,这样更亲切,更有助于我们一家人关系拉近,你说怎么样?”


“那就太好了,小凯,谢谢你啊!”这对林雪来说可是好事,越看也越觉得林凯懂事,只是她不知道林凯内心实际上对她一点也不友好。

 文学


“林姨,马上就要是一家人了,还跟我说这些干嘛,哎呀,林姨我没法脱衣服,帮我托一下吧!”张凯又撒娇似的说道。


张凯都已经把话说道这份上了,林雪虽然还是觉得有些难为情,但还是伸手去帮他托起了衣服。


随着上衣的脱掉,她清楚的看到,平时爱玩,爱锻炼的张凯,肌肉健壮的很,俨然一副大人的模样。


而此时的张凯嘴角却含着笑意,居高临下的望着她低身时,胸口露出了的嫩白饱满。


不多时,在林雪迟疑的帮助下,张凯身上就只剩下了一条平角裤,里边鼓囊囊的,让她实在不好意思动手去扯。


见林雪犹豫,张凯又说道:“林姨,你第一次帮我洗澡,可不要敷衍我哦!”


这话分明是在提醒林雪,张凯是要给她打分的,强忍着难为情,硬着头皮将手放在了平角裤上。


裤子被拉下的那一刻,看到张凯那东西,林雪的脸刷的就红了,明明还是个十八岁的小孩,这地方却比他父亲张春年还要雄伟。


虽然一开始,林雪是冲着张春年的钱去的,但她是个本分的女人,也是打定主意要嫁给张春年的,所以每次跟张春年行房,她都不是敷衍了事,而是很投入。可奈何张春年可能是因为年纪大了,有点不行,以至于林雪投入的越深,带来的失望越强烈。


林雪既然已经被开启男女之事,肯定是很渴望的,加上平日里得不到满足,此刻再突然看到张凯如此雄风,心里着实很难淡定。


“小凯,林姨这……这就帮你冲水。”林雪急忙站了起来,心慌意乱说着,努力不让自己去看。


张凯看出点倪端,使了个坏心眼,说:“林姨,这样会把你衣服弄湿的,要不你也脱了,咱俩一起洗吧?”

张凯这个提议,不禁让林雪头狂跳了起来。


要知道,帮张凯洗澡已经让她慌的要命,再把衣服脱了跟他一起洗不得羞死人嘛,林雪急忙说没事,赶紧拿起喷洒,取好沐浴露在张凯身上涂抹了起来。


在张凯强壮的身体上蹭来蹭去的,林雪本就觉得难为情,加上张凯已经脱光,前面拿东西在林雪面前换来换去,林雪想不多想都不可能,一张俏脸憋的通红。


张凯则恰恰相反,不但没有害臊,反而还笑眯眯的看着她,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领口里那硕大的轮廓。


“看来还是得跟这女人来软的好使!”张凯内心得意洋洋的盘算着。


眼看就要清洗到张凯的隐私部位了,林雪犹豫了,因为张凯那地方太大了,羞人的很。


林雪不好意思的指了一下张凯的那里,难为情的说:“小凯,要不……这里你自己来吧?”


张凯愣了一下,眉头一挑,似乎想到什么,突然不悦的回道:“林姨,你怎么这样,你该不会是嫌脏吧?”


见张凯生气,林雪有些担心,这才刚跟他关系拉近,可不能再弄僵啊!


“小凯,你误会林姨了,林姨怎么会嫌你脏呢!林姨,林姨帮你洗就是了。”


迟疑了一下,她只好蹲了下来,在手上搓起了沐浴露。


“居然要帮未来的……洗这地方,真是羞人。”


林雪心感羞耻的泛着嘀咕,但搓好沐浴露之后,还是将手朝张凯的那大物凑了过去。


张凯正值青春期,那地方敏感的很,林雪刚一碰上去,张凯马上就有了反应,一副将要膨胀的模样。


林雪吓坏了,可张凯不说话,她也只好硬着头皮打着沐浴露在上边搓来搓去。


张凯哪受得了林雪娇嫩小手的搓弄,没一会儿,那地方就膨胀的更加厉害了起来。


直到这时候,林雪才意识到,真不能把张凯当小孩看,因为他那起来的那玩意儿,比他爸张春年大太多了。


惊讶过后,林雪脸色浮现出了一抹异样,明知道该停下了,可手却不由自主的继续搓弄着,隐隐的,竟然还多了几分柔情。


张凯低头看着林雪,一脸的享受,笑嘻嘻的道:“林姨,你对我真好,比我自己洗的舒服多了,等爸爸回来,我一定要告诉他,林姨可疼我了。”


说话间,张凯还故意晃了晃身子,下边翘起来的玩意儿差点儿就要拍打在她脸上了。


“你啊,就知道难为林姨,不知道害臊。”林雪内心羞的要命,可手却下意识在张凯翘起来的宝贝上轻轻捏了一下。


刚捏完,林雪心脏狂跳,暗暗告诫自己,这是在干嘛?怎么可以捏他的……


羞愧着,林雪急忙站了起来,拿起喷洒开始帮张凯冲洗身上的泡沫,在张凯穿好衣服后,赶紧找了个借口匆匆回到了房间。


由于帮张凯洗澡时身上的衣服被打湿了不少,就脱了个精光,反正肚子不饿,所想晚饭都不吃了,脱光直接就钻进了被窝,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18351.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