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吐体育生室友18cm粗大*高H各种姿势调教NP

“林安庆,怎么那么巧?在这里见到你?”

我蹑手蹑脚站到这个在发呆的女孩身边,拍了下她的肩膀。

 文学

她算是我青梅竹马,从小一起玩,长的娇小可人,因为家里没钱,就退学下地干活了,说起来挺可惜的。

她一愣,额了声,迟疑了一会开口道,“没什么,我只是今天活干完了,就出来散散心,倒是你,怎么现在还不上课?”

林安庆说这个,我瞬间想到自行车还在路边,就一阵心烦,想把自行车坏了的经过跟她说一遍。

突然身后一阵剧烈晃动,我猛地被脚下的麦子绊倒在地,林安庆或是被我吓到了,赶紧趴到我身边扶我。

也就在这个空档,不远处传来一阵细细碎碎的说话声,“这里保险吗?”这是女人的声音。

紧接着就是一个男人的声音,“方心吧,这里离村里够远,不会有人来的,亲爱的,我真是想死你了。”

说话间,这一男一女走了过来,黑夜里我清楚的分辨出他们的脸,男的是村头大汉儿子黄有为,女的就是女人村刚死掉的王大成媳妇陈爱霞。

王大成一直是靠扑鱼为生,因为这次巨浪,他死于海中,陈爱霞也就变成了寡妇。

黄有为摸着陈爱霞的身体,猛地抱住她,把她压在身下,就开始疯狂的啃咬,好像多年没见过女人一样。

林安庆看到这一幕,浑身吓得发抖,害怕她叫出声,我俯身压住她的身子,对她做出一个嘘的手势让她别出声,林安庆依旧是两只眼睛直直的盯着麦地两人,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答应了我。

黄有为快速拖去陈爱霞的裤子,就骑在她身上开始动,压抑的陈爱霞闷声连连,接下去的时间两人越战越激烈,要把麦地给冲破了。

我跟林安庆在一旁尴尬的要死,特别是林安庆捂住脸不敢看,听着周围此起彼伏的叫声,她的身子颤抖的更厉害了。

过了会儿,估摸两人要达到高潮的时候,突然,陈爱霞一声尖叫,猛地停止了这一切。

我看到她跟黄有为翻了个身,趴在耳边不知说了什么,黄有为顿时吓得脸发白,提上裤子就小跑跑走了。

我张大嘴着实佩服,小时候我就听说陈爱霞的风流史,看来果然名不虚传。

好奇心作怪,想去问问陈爱霞的秘诀,但迫于林安庆一直拽着我,还是赶紧走了。

刚走到麦田口,就被刘芊芊挡下,她言语不善的指着林安庆喊,“是不是因为她把我给扔下了?”

我这才想起刘芊芊还在,害怕刘芊芊一生气迁怒林安庆,赶紧把林安庆推开,让她赶紧回家。

直到她走了之后,我才开始一边装傻子,劝起刘芊芊来,“芊芊,那么晚了,我们两个人也够可怕的,快点回学校吧。”

边说着我一边拉她的手,把她带上后座,可话音未落,她就一把甩开我,指着我让我别逃避责任,并告诉我不用去学校了,让我跟她到一个地方。

我很无语,但迫于刚才有错在先,只能跟着她走到了学校的后山。

夜晚的山里幽深又诡异,跟她坐在石头座上,一会儿就感到浑身发毛,看她一句话也不说,我渐渐耐不住了,哆嗦着问道。

“刘芊芊,你要惩罚我也不用这样吧?再说,我不是已经跟你道歉了,你至于拿着我的生命开玩笑吗?这样的话你也没有保障不是?”

说话间,试图拉她回家,却又一次被她甩开,她转身白了我一眼,似乎更加生气了。

“呵,现在知道害怕了,刚才看你玩的挺欢。”

我看着她,竟一时语塞的说不出话来。

刘芊芊哼了声,转身朝山顶走去。

那么大晚上的,我想回家,却又不能丢下她一个女孩离开,只能跟在她后面。

不知不觉走到山顶,刘芊芊突然转回头,冲我喊道,“你不是要回去吗?那你还跟着我干什么!”

我能怎么说,只能昧着良心说一句,“你可是我们学校的校花,大晚上的你要是遇到个歹徒该怎么办?我当然要保护你。”

哪知刘芊芊噗嗤的笑出声,没等我反应过来,就一把揪住我的衣领。

刘芊芊做事一项不计后果,身后就是山崖,我赶紧向她求饶,她没有理会我,挑起我的下巴,就突如其来的问了我一句是真的吗?

我迟迟反应不过来,她生气的把我推到地上,掐腰怒道,“你们男生就会骗女孩的心。”

瞬间我好像恍然大悟了,为了赶紧逃离这个鬼地方,我也拼了,爬起身就一把抱住刘芊芊,将她狠狠拥入怀中。

她发疯似的打骂我,我很快就被打的浑身青紫,可是憋着一股劲,我还是没撒手,终于她打累了,瘫倒在我身上。

趁她喘粗气的空闲,我也成功把她带下山,出了山口,我也不愿意理她,背起杨姨给我的半袋大米向学校走。

没走几步,她又跑上前拦住我,表情还是不依不饶的,这时我真的受不了了,甩下大米,就问她还想怎么样。

打也打了,骂也骂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18378.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