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美妇疯狂迎合*女人下面痒揉弄很舒服

莫说沈浪,就连少妇左边那个大胖子的眼睛也盯了上去,感觉也想嘬上一口似的!

男人都一个德行!

 文学

无耻!

佳丽故意伸出脚踩了沈浪一下,沈浪却没有反应,继续盯着少妇那一团雪白。

佳丽气坏了,先前对沈浪的好感荡然无存!

这家伙虽然长得帅,可跟朱超有什么区别?

显然,看人不能看外表啊!

就在这个时候,少妇怀里的婴儿啼哭得更加厉害了,不断的摇晃着小脑袋,最后还把嘴里的奶水大口大口的吐了出来。

佳丽也顾不上沈浪,虽然她不是医生,但是看到这情况,也感觉到不对劲儿,就问道:“大姐,你娃儿是不是病了呀?”

“没事儿,他有时会这样。”那少妇不以为然的说道,“我问过医生,可能跟他的胃部发育不成熟有关系。”

“不对呀,大姐,你娃儿的脸发紫了。”佳丽又说道。

她说得没错,婴儿的脸由白变紫,很明显。

少妇低头一看,也发现了婴儿的脸色不对劲,马上就慌了,“宝宝,宝宝,你怎么了呀?”

这时,沈浪发话了,“大姐,看这样子,你娃儿应该是中暑了,还伴随有中毒的迹象,你中午给他吃了什么东西没有?”

“我没有给他吃什么呀?”少妇说道,然后她又想了一下,“对了,上车之前,我给他吃了一个李子。”

“那应该就是李子的问题。”沈浪分析道,“可能李子上有残留的农药,没有洗干净,大人吃了可能没什么事,可娃儿太小,抵抗力太弱,很容易就引起食物中毒。”

“你会看病?”宋佳丽惊讶的看向沈浪。

“我是中医,家传的。”沈浪说道。

沈浪没有说谎,他父亲就是一个中医,在城里开了诊所,沈浪从小就跟父亲学医,虽然现在才二十多岁,已经有了丰富的经验。

他刚才并不是盯着少妇的雪白看,而是注意到婴儿有点不对劲儿。

“你确定我娃儿中毒了吗?”少妇紧张的问道。

“有八成可能吧!”沈浪说道。

“不管是不是,也不能耽误了。”宋佳丽站了起来,大声叫道:“司机师父,麻烦你调个头回县城,有个小娃儿病了,需要去医院检查。”

司机头也不回的说道:“你说得轻巧,我都出城这么远了,就是我愿意,大家也不愿意啊,不如等到了镇上,去卫生院检查也是一样的。”

车里马上响起了一片声音,都是反对开回县城。

“我要赶回家有急事要办呢,不能开回去!”

“去卫生院也一样嘛,用不着回去,浪费时间!”

“不能开回去,这大热天的天,谁想多待在车里呀?”

那少妇急得要哭了,“这去镇上还有一个多小时啊,我怕我娃儿坚持不下来!”

那佳丽赶紧对沈浪说道:“帅哥,你不说你是中医,要不你给娃儿看看?”

沈浪说道:“不是我不想给他看,只是我没有行医证,我怕这位大姐不放心。”

那少妇却像抓到救命稻草一般,急忙把婴儿递给沈浪,“没事,没事,你快帮我看看。”

“那好,我就试试吧!”

沈浪接过婴儿,解开他的衣服,伸出手指在婴儿的胸腹部快速的点了几下,然后手在上面推拿着。

佳丽现在明白,自己刚才应该是误会了沈浪,他根本不是偷窥人家喂奶,而是注意到小孩子不对劲儿。

这么一想,她对沈浪的好感又‘嗖嗖嗖’的上升了!

说实话,乡下人对医生,尤其是中医很尊重的,在早些年,镇上都没有卫生院,大家看病全靠走村窜户的郎中,放在更远的年代,那农村人全靠郎中救命啊!

现在的医疗条件改善了,那些赤脚大夫才逐渐消失了。

佳丽想到了自己父亲,他长年患有风湿病,完全可以让沈浪给他看看呀!

几分钟之后,沈浪察看了婴儿的脸色,问道:“谁有塑料袋?”

前排一个妇女说道:“我有,等下。”

她提着一个袋子,里面装了几个水果,她把水果取出来,把袋子给了沈浪。

沈浪把婴儿翻了一个身,让他趴在自己膝盖上,然后把塑料袋往他嘴里一递,再拍了拍婴儿的后背。

婴儿‘哇’的一声从嘴里吐出了一些腥臭之物,里面显然是一些李子的残骸。

吐完之后,沈浪把婴儿翻转过来,接过少妇递来的纸巾,给婴儿擦了擦嘴,“等下,我再给他扎两针。”

他把婴儿还给少妇,然后,从自己随身携带的行李中,取出一个长方形的盒子,从里面取出一根金针。

他把金针插进婴儿胸口一个穴位,以极快的速度捻动起来。

随着沈浪的动作,那婴儿原本涨得发紫的脸开始恢复正常的颜色,脸上痛苦的表情也没有了,开始手舞足蹈,‘咯咯’的笑了起来。

沈浪把金针拔了出来,“好了,毒素已经清理了,他没什么事了,如果你不放心,到了镇上,再给他检查一下,以后不要给他吃不干净的食物。”

“大兄弟,真是太谢谢你了!”少妇感激不尽,一个劲的道谢。

沈浪摆摆手,把针具放回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18403.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