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警花被别人开了苞*旗袍人妻的呻 吟

口上很硬的丢出这么一句后,她那两条美腿就被我狠狠丢到了一边。

我活该干憋着,都是心软惹的祸,草!

正恨恨骂着自己的时候,她手机铃声响起,我瞅了眼,手机屏幕上显示着‘妈妈’。

 文学

我抓起手机,直接丢到了她身旁,恶狠狠地说道:“你母亲的电话,别哭了,赶紧接!”

手机丢给她,我就准备起身走人了。

只是刚刚提好裤子的时候,我就听到正在通话的她语气有些不对,很急切,斥满担忧。

她含着哭腔急切道:“病危?怎么可能呢,我妈之前不是都好了吗?不可能、不可能……”

我倒是听说她母亲住院了,但没想到竟然情况这么严重。

挂断电话后的她胡乱整理着衣服,水汪汪的大眼睛中更是充盈着晶亮泪花。

她真的很心急,我也赶紧整理好衣服,劝慰着她不要着急,应该会没事。

她没理我,随便擦了把眼泪就急匆匆的出门。

我追上去一把将她拽去,然后拉着她跑向了停车场。

我有车,虽然只是辆练手用的二手小QQ,但总比她在路边拦车来的要快捷些……

一路疾驰,成功将柳思妍送到了医院大厅门口。

当我在停车场找好位置排队停完车后,时间已经过了半小时。

再去楼上寻找到柳思妍时,隔着病房门听到的只有撕心裂肺的痛苦哀嚎……

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劝慰她,只能干坐在病房门口,任她释放伤悲。

就在这时候,赵婷婷也气喘吁吁的赶来,当她听到柳思妍的哀嚎声时,瞬间明白了一切,更是气嘟嘟的质问我,质问我为何不

进去劝慰柳思妍。

“让她哭会儿吧,憋着只会更伤身子。”

一句话,我劝住了即将冲进病房的赵婷婷。

她愣了会儿,随即坐到了我旁边的休息椅上,‘嗯’了一声。

大约五分钟后,哭泣的声音渐渐停歇,隐约能听到些呢喃,似乎是柳思妍在向她的母亲做最后的道别。而我的身旁,则传来了

抽泣的声音。

扭头望去,赵婷婷已经哭的梨花带泪,手中擦泪的纸巾都湿透了。

真是个善良的好女孩,屋里屋外都是,她们让人心疼。

又过了几分钟后,赵婷婷擦干了眼泪,说起要去安慰下柳思妍。

可就在她起身的瞬间,突然有‘哧啦’一声响传出。

我寻着声音望去,然后就看到了赵婷婷身上白色的贴身九分裤在臀部被撕破了,破布耷拉着垂在大腿根,得有近十分钟长,而

透过被撕出的窟窿,恰好看到她那条淡紫色的薄款丝质小内内,也即是昨晚被我摩擦过的那条。

赵婷婷大羞,精致可人的小脸蛋儿当时就通红通红的,忙拿手捂腚落坐。

我也很尴尬,哪成想无意中还见识到了这一幕,隐约好像还看到了其内的朦胧。

我们两个人都很不好意思,也了解对方绝非故意,要怨也只能怨那张破椅子。

可总这么尴尬着也不像回事,于是我下意识的没话找话破解尴尬,“那什么,昨晚那条小裤裤,你还没换啊?”

赵婷婷羞的都快把脑袋埋进裤裆里了,她吱吱唔唔的嘟哝着,“我把换下的洗了,那是条新的,没得穿了,所以、所以……”

我们在很认真的聊着这个彼此都尴尬的问题,好像俩傻壁……

最终我脱下了外套,示意赵婷婷系在腰间。好在我有打底的衬衫,所以也不会出现在医院光着膀子的一幕,而赵婷婷在白衬衣的束

腰衬托下,不仅没有什么不和谐,反倒多出了一种青春靓丽的美。

她羞声对我说,“谢谢。”

我刚要还一句‘不客气’的时候,病房门打开了,柳思妍迈步走出。只是刚走了没几步,整个人忽的一下子就瘫向了左侧。要

不是我伸手抄的及时,这下非得摔在地上不可。

只是紧急情况下抄的位置好像有点尴尬,我手不小,竟然还没完全包过来……

找人调休,柳思妍得到几天假期,而我只能继续工作。

她母亲葬礼入土那天,恰好我们这班休假,所以我陪同她一起。

对于这件事情我始终心有愧疚,如果那晚我没有强行留在柳思妍的房间内,她或许也就不会见不到老母亲生前最后一面。但是

当我将这份歉意对她进行表达时,她却表示没什么,这态度多少让我有点意外。

直至在葬礼上见到了刘泽,我才了解真实的原因。

那天下着蒙蒙细雨,葬礼基本都结束了,刘泽才急赤白脸的驱车赶来。

而且到场后的他连躬都没有对遗像鞠,径直走到柳思妍身边,将她抱住。

“对不起我来晚了,我知道你很悲伤,你趴在我肩膀上哭一会儿吧!”

他的出现让我、赵婷婷,甚至于连柳思妍自己都有些懵然,尤其是他的表现。要知道,他可是已经结婚的人了,而且据说老婆

挺漂亮,还是高干子女。

此刻他刘泽这么高调的出现……想干啥?

旁边,赵婷婷偷偷拿肩膀撞了我一下,悄声问道:“喂,到底谁是思妍男朋友?”

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所以我没说话。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18433.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