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花浓精受孕仪式*在卫生间被教官做好爽H

“你就无耻,啊,你还顶?!”

一来二去,二人话没说几句,林萍已气喘吁吁,而且相间的路本就坑坑洼洼,每一次颠落,腿间最柔软的地方都要被那硬家伙杠一下。

下车吧,又有点舍不得,不下吧,赤裸裸的被猥亵。

 文学

好容易熬到了诊所门口,林萍灭了车,第一时间从摩托上蹿了下来。

李壮以为这林妹子要发作,也做好了被骂个狗血淋头的准备,但林萍隔着门玻璃望了一眼后,脸色又马上暖了下来。

咋回事儿?

他有点诧异,也顺便望了一眼,只见里面的长椅上坐着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鹰鼻鹞眼,大背头抹的锃亮,穿这件过了时的花衬衣,瘦的跟瘾君子似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再加上林萍跟他讲条件时说的那些话,他立即释然,朝林萍勾了勾手指。

林萍虽没给他好脸色,却还是凑了过来,小嘴一撅:“干啥?”

“那男的什么来路?”李壮翘了翘嘴角。

“他叫武老六,基本每天这个点都来。”林萍似乎很生气,皱眉哼道:“我请你来就是为这个,你要是胆儿小,可以不进去。”

“哦,那我走了。”

“你敢。”

见李壮真的要走,林萍慌了,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咬着贝齿哼道:“你这个小人……”

“我不小,哪儿都不小。”不等其说完,李壮便呲牙一笑,但不至于把话说死,他又凑到林萍耳边:“想让我出马,那就说点好听的,我这人最怕美人计了。”

“你……你还是走吧。”林萍快被整哭了,气呼呼的把头扭开。

李壮见林萍如此不禁逗,赶紧赔笑:“行啦行啦,这么认真干嘛,不过要真想一劳永逸,不如这样……”

说着,他就在林萍耳边嘀咕起来。

林萍起初眉头紧皱,但听到一半就脸露喜色,眸子里溢彩连连。

等李壮说完之后,便咬着嘴唇,扭扭捏捏起来:“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不许反悔。”

“反悔是驴养的。”李壮啪的拍了下胸脯。

“切,你以为你不是驴啊。”林萍小嘴儿一撇,朝他裤裆里瞟了一眼之后才推门进屋。

那武老六见林萍进门,眼神儿顿时就亮了:“萍萍啊,干啥去了,叔都等你老半天了。”

“回了趟家,有啥事儿赶紧说,我很忙的。”林萍的语调够冷。

“嘶,肚子,肚子有点疼,你赶紧给看看吧。”武老六挺会演戏,刚才还嬉皮笑脸,这会儿就捂着肚子,呲牙咧嘴的抽起了冷气。

说完还自作主张的推开了检查室的门。

林萍气得直咬牙,朝门外看了眼,见李壮正隔着玻璃偷看,才放心的跟了进去。

武老六像回事儿的躺在病床上,等林萍进门时,已自动解开了腰带。

林萍皱了皱眉:“到底哪儿疼?”

“肚子,肚子下边,最近总是涨,硬半宿都软不下来。”武老六说着就把裤子退到了膝盖上。

好在里面还穿了裤衩。

林萍连忙用手捂住鼻子,心里暗骂不止。

老混蛋,又想来这招儿,本姑娘才不上当。

这么条小蚯蚓,跟人家那只大驴子差远了,还想占本姑娘便宜,啊呸!

武老六这会儿可美着呢,总算把美女忽悠进了屋,只要林萍肯帮他检查,接下来的事儿就好办多了。

想到那些场景,裤衩里那条小蚯蚓竟有了动静。

为了装的正经些,他果断闭上了眼,等待着美女那双又嫩又滑的手。

就在这时候,李壮蹑手蹑脚的挤进门,朝林萍打了个噤声的手势,接着就从其口袋里摸出了那把医用剪刀。

林萍的小嘴顿时张的老大,李壮赶紧伸手捂住,并小心翼翼的把她推出了门。

武老六等的心切,见还没动静,便把眼睁开条缝儿,却看见一人高马大的人影站在旁边,手里还端着把明晃晃的剪刀……

“卧槽!”

武老六像只被黄瓜捅了菊花的猫,噌的一下窜下了病床,边提裤子边声色俱厉道:“你,你是谁?”

“刚来的护士,咋了,你不检查了?”李壮手里颠着剪刀,一脸坏笑。

“放屁,哪门子的男护士,萍萍呢,她去哪儿了?”武老六提上了裤子,胆子壮了不少。

“啧啧,没文化。”李壮摇头撇嘴,满脸鄙夷道:“萍萍刚跟我玩了两个钟头,身子虚,再说了,你一个大老爷们儿……”

“啥?玩儿了俩钟头?”武老六被雷劈了似的,张着嘴,瞪着眼泡子,一脸的不可置信。

当然,他在意的不只是时间,更在意玩儿的内容。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18445.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