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尤物女配h*陈若雪体育老师趁虚而入

 就在我疼得快要失去知觉的时候,我的耳朵里传来一声炸耳的尖叫。

  “哥!”

 文学

  我支撑着沉重的眼皮,抬眼,远远看见的竟然是林熙,她手里拎着一块板砖,疯了似的向我的方向跑了过来!

  林熙她她是在叫我吗?不会是被打得出现幻觉了吧。

  与此同时,陈宇停止了对我的施暴,下意识地回头望去,没想到等林熙跑到他的跟前,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二话不说照着他的脑袋就是一板砖呼了上去!

  我支撑着沉重的眼皮,抬眼,远远看见的竟然是林熙,她手里拎着一块板砖,疯了似的向我的方向跑了过来!

  林熙她她是在叫我吗?不会是被打得出现幻觉了吧。

  与此同时,陈宇停止了对我的施暴,下意识地回头望去,没想到等林熙跑到他的跟前,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二话不说照着他的脑袋就是一板砖呼了上去!

  “砰”的一声,陈宇被砸得直挺挺地栽倒在地上!

  那一瞬间,我的心像是被一只大手狠狠地捏了一把,打死我也没有想到,在我最危急的时刻,救我于水火的竟是这个时常欺负我,侮辱我,甚至虐待我的妹妹,林熙!

  这一板砖镇住了所有的同学,甚至有一些男生的腿都有些打颤了。

  林熙她拎着板砖站在同学们的中间,目光及其冰冷地在每一个同学的脸上扫过,让人不敢与其对视。

  接着,他一把揪住我的衣领,用板砖指着大部分同学,说出了一句让我感动至今的话。

  “你们都他妈给我看清楚了,他叫付遥,我林熙的哥哥,他只有我能欺负,从今往后谁要是胆敢碰他一根手指头,地下躺着的那个煞笔就是他的下场!都他妈给姑奶奶滚蛋!”

  哄的一下,同学们搀起躺在地上痛得直哼唧的陈宇,一哄而散。

  我怔怔地看着她脸上的那股子认真劲儿,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心里就像是翻起了惊涛骇浪一般,从那一刻起,我对她的认知发生了翻天覆地的颠倒!

  “付遥,不是我说你,你他妈能不能给姑奶奶爷们一点!”林熙撇着嘴问我。

  果然,她又恢复了那副让我厌恶的嘴脸,我咬着嘴唇没有说话,只是傻傻地杵在原地。

  其实我很想问她为什么会帮我,但话到了嘴边又被我生生地咽了回去。

  “靠,你真是个怂包!赶紧去医务室看看去啊,你让他们打傻了啊!”

  良久,她骂了一句,冲我嚷嚷。

  这我才意识到浑身上下的疼痛,用蚊子才能听到的动静说了声谢谢后,转身离开了,在背对着她走进教学楼的一路上,我尽量硬挺着左腿膝盖传来的疼痛,把腿绷得笔直,让自己走起路来,看上去显得不那么的狼狈。

  突然我觉得谁从后面抱住了我,很紧,我下意识地转身回头,原来是林熙追了过来,她哭成了个泪人钻到了我怀里:“哥,你没事儿吧。”

  那一瞬间我被感动的眼泪夺眶而出,是啊,尽管她外表再怎么强势,她始终是我的妹妹。

  我也紧紧地抱着她,拍着她的后背告诉她我没事,可无意中我的手指刮到了她的胸罩带,发出“啪”的一声,她脸色立马娇羞地推开我然后跑到我前面进了教学楼

  这事儿闹得挺大,几乎是全校百分之八十的同学都知道了,但后来不知道怎么,陈宇既没去老师那里告状,也没有找他那些混子朋友来找我的麻烦,总之这事儿就这么过了,这让我很是诧异。

  更让我诧异的是,那几天就连林熙也都没来我们班找过我,习惯了被她欺负的我,也没敢去她们班找她,难得的几天清静,让我过得很是舒服,而恰恰是这种来之不易的舒服让我感到莫名的心悸。

  果不其然,在星期六的那天早上,我被我爸和后妈的一顿电话狂轰乱炸给惊醒了难得的好梦,从电话里得知,昨晚一晚上林熙都没有回家,打电话也是关机的状态,让我去女生宿舍看看林熙在不在宿舍里。

  自打上了高中以后,我爸会把生活费越过后妈直接交给林熙让她转交给我,而每个礼拜五是约定好的时间,由林熙回家去拿生活费。

  可我却是为了躲避我爸和后妈在一起的场景,一直没有回过家。

  按说以林熙的脾气和性格,就算她在外面鬼混到很晚,礼拜五拿生活费的那天是不会耽误的,毕竟在外面撒欢也是需要钱的。

  我立马穿好衣服偷偷溜进了女寝,可她不在宿舍,空荡荡的床上只有一本露出一角的笔记本。

  我捡起捧在手里,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翻开了扉页,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两个大字“日记”。

  我觉得好笑,她那样的不良少女也会写日记?

  “2002年11月8日,天气冷!

  这该死的天气就像我的心情一样,因为我妈带着我入赘了别人家,从今往后我可能要管一个毫无感情的陌生中年大叔叫爸爸了,唯独值得庆幸的是,付遥那个看起来弱弱的男同学将要变成我哥了,唉,同学一场也不知道到底该不该喜欢他”

  “2003年4月15日,晴。

  今天因为哥偷喝了我的牛奶,被妈妈绑在沙发上扒光了衣服好顿抽,真的心疼,之后还和妈妈干了一架,最后她抱着我说,小熙啊,咱们娘俩得一起努力把这个扫把星撵走,到时候房子就是我们的了。

  说真的,如果她不是我妈,我铁定抽她!难道你不知道你的女儿就是喜欢这这个扫把星哥哥吗?”

  “2004年7月05日,开森。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18471.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