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o多a车-乖,腿开到最大就不疼了

说着,我赶紧把那玩意又丢在了地上,然后用脚尖一踢,把它整个都踢到了洗漱台的底部。


赵舒兰看到之后那尴尬的表情也稍稍缓和了一些,对我说:“李大哥,麻烦你扶我去床上吧。”

 文学


我点点头,小心的扶着她往外走。


到了床边,赵舒兰因为尾椎骨受了伤,所以不敢直接往床上躺,便红着脸对我说:“行了李大哥,你先出去吧。”


我想到现在可是个好机会啊,于是说:“尾椎骨受伤可大可小,要不我给你按摩一下,毕竟这要是搞不好还会留下后遗症的。”


赵舒兰立马惊恐的问:“真的有这么严重吗?”


我认真的说:“我以前和一个老中医学过这些,自然是清楚,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可以百度。。”


赵舒兰急忙问我:“那麻烦李大哥能给我推拿推拿吧,我现在这个样子,也不好意思去医院啊。”


我当即答应下来,道:“行,你趴到床上吧,我帮你推一推尾椎骨,如果有淤血的话,推开就好多了。”


然后我走到赵舒兰的旁边。


看着赵舒兰这完美的臀部曲线,我暗自吞了吞口水,鼓起勇气说:“妹子,要不你把睡袍掀起来,然后露出尾椎骨,这样我也好推拿的时候方便一点。”


说这话的时候,我心情紧张,害怕她会因为矜持而拒绝我,毕竟如果把裙摆撩开,她的臀,恐怕都要被我看光了。


赵舒兰听到我这话,思索片刻,还是矜持的婉拒了:“李大哥,你还是隔着衣服给我按吧,毕竟我现在还是太害羞了。”


看到她这幅模样治好,我说:“行吧,妹子,等下我就这么给你按,你要是疼的话就告诉我。”


“嗯嗯。”赵舒兰神色有些痛苦的点了点头。


在得到赵舒兰许可后,我伸出手去从她的腰部开始推拿,在摸到尾椎骨后,我便停止了继续前进,小心翼翼的开始按摩推拿起来。


说实话,我的按摩手法确实是学过,在监狱的时候那些犯人有什么错位都是来找我的,揉、摸、按、搓、捏、推等手法,我都掌握的非常娴熟。


我一边轻轻推拿,一般询问赵舒兰:“妹子,你感觉怎么样啊?”


“嗯啊……”赵舒兰发出长长的一声低吟,说:“有一点点疼,但疼过之后就很舒服,没想到你还真有两下子啊。”


我笑着说:“我当初和老中医学的时候可认真了,到今天才发现,幸亏当初学了点本事,不然我现在就帮不上忙了。”


赵舒兰一边享受,一边笑着说:“李大哥没想到你嘴巴还挺甜啊。”


我嘿嘿一笑,认真道:“我说的都是实话。”


我看到赵舒兰的皮肤都开始微微变红之后,知道她已经开始有了反应,便乘胜追击道:“妹子,我怕你摔的不止是尾椎骨啊,要不周围也帮你推拿一下?”


赵舒兰点点头,声音格外享受的说:“你看着办吧,我现在只想闭着眼睛好好享受一下。”

“好嘞!你就放心享受吧!”


发现赵舒兰居然没有反对之后,我立刻就变得大胆起来,双手从她的尾椎骨处开始向周围扩散。


从那盈盈一握的小蛮腰然后攀爬到那饱满紧实的臀。


我的动作越来越大,而赵舒兰也越来越沉浸其中。


到她这样都没有指责我,心里难免变得冲动起来,脑子里一个声音对我说,她现在已经动情,要不试试看吧,搞不好赵舒兰就在等着你迈出这一步呢!


我的心里越想越疯狂,然后我手上的动作更加大胆起来。


“嗯……”赵舒兰突然发出一声勾人魂魄的娇喘,我能感觉到她正在极力的控制着自己的身体以及声音。


我现在心里紧张极了,我害怕她这时候会骂我,或者打我,甚至会报警,那就证明她对我没有那方面的感觉,我也不敢更进一步。


可要是她不说话,装作什么都没发生,那就是默许了我的行为,我就可以做更进一步的事情了。


一分钟过去了,我没有再做出任何出格的动作,一直在等着赵舒兰的反应,没想到,赵舒兰真的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这让我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一样。


这时,赵舒兰用蚊子般的声音开口说:“李大哥,你刚才按的我好舒服,继续按那里吧,我还想要。”


她的意思难道是说刚才我摸到的那里。


天呐!这是不是一种暗示啊。


我的心顿时激动无比,手指捏起赵舒兰的睡裙,就想将它整个掀起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18602.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