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兔兔被男生咬着-桃桃多肉 陶桃时拓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马元良抱着铜人,便去和张正德汇合,一起回了家。

 文学



到家的时候,他见妙手还在专心的整理着药材,便凑了上去。

“师父,你知道人体经脉堵塞的话,要怎么样吗?”马元良试探的问着,并不想现在就将宋清的事情告诉他。

“经络堵塞?那就要看堵哪了,堵的地方不一样,症状也就不一样。”妙手将自己的精力,全都放在自己的药材商了,回答马元良也是有一搭无一搭的。

“那双脚都失去知觉了呢?”马元良继续的问道。

突然,妙手停下了自己手中的动作,转身看向马元良。“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病人?”

本来马元良是不想和妙手说的,但是听他刚刚的意思还挺复杂,只好一五一十的把这件事情告诉了他。

妙手听后,陷入了沉思,倒不是这病有多难医治,只是他在想如何才能用最短的时间让马元良就能自己出去把这事办了。他现在只想窝在中间村里,不想出去了。

“这么棘手吗?竟然连你都治不了?”看到妙手这样,马元良的心里瞬间也没了底。

“你还是先把我给你的那两本笔记看完了吧,还有,我昨天叫你买的铜人买回来了吗?”

“买了,喏。”马元良说着,将穴位铜人递了过去。

“你先把这些穴位弄清楚了,然后我再给你一个方案,到时候你就可以自己搞定了。”妙手说的云淡风轻,就是这么自信。

这种病,其实简单的很,只不过外面的医生腕力达不到,自然是医治不好。

“真的?”兴奋的马元良,简直就不敢相信妙手说的话。

真是想什么就来什么,这不是正合他的意思吗?

“你要是不信就算了。”妙手说着,狠狠的瞪了马元良一眼。

对自己能力的质疑,就是对自己最大的不尊重,而马元良,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做这样的事情了。

“我没有不信,我只是想说,我真的可以吗?”马元良也看出来妙手的不高兴,赶快解释道。

“那就要看你自己的悟性了,反正我肯定是会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妙手说完,重新将自己的注意力都集中到药材上。

他的医术,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而他下一步的打算,就是要研制出培育稀有药材的方法,这可要比去治一两个人做出的贡献要大的多了。

就在马元良还沉浸在自己的喜悦之中,许秀芳走进了门,略带责备的说着:“小良,你不是说好晚上要来我家吃饭的吗?怎么还在家里啊?”

“哎呀,不好意思啊,许嫂子,我不小心给忘了。”一看到许秀芳,马元良一拍脑门才想起来,“师父,走了,我们该去吃饭了。”说着,叫着妙手。

“不了,还是你自己去吧,记得回来的时候帮我带点回来就好了。”妙手依然是全神贯注的弄着自己的药材。

“快走吧,怎么今天还长出息了。”马元良嘲讽一声道。

这几天,妙手可一直都是和自己蹭吃蹭喝的,每次都说,别人家做的饭菜,恨不得比自己做的好吃一百倍,还再三的嘱咐马元良,以后再有人叫自己吃饭,千万不要忘了他。

今天这是怎么了,不正常啊。

“我真的不去了。”

“我让你去你就去了。”马元良说着,直接上手去拉妙手,生怕等自己回来了,妙手再说自己不诚心叫他。

“是啊,妙大夫就也一起去嘛,我都做了你的那份了。”许秀芳邀请着,也是非常的热情。

“我都说了不去了,要去你自己去,我还要把今天采摘回来的药草种上呢,不然它们就活不了了。”妙手说着,都有些不耐烦了。

和吃饭相比,他觉得更重要的,还是自己的药材,而且自己现在弄的这个药材,非常的娇贵,就算自己今天种上了,都不一定能活,更不用说把他扔在这里了。

“你不去算了,到时候可不要怪我没有带上你。”马元良说着,拉着许秀芳就走。

这个老头的脾气还真的是古怪,他的好心,都被他当成驴肝肺了。

两人走出去很远,马元良才发现自己一直都拽着许秀芳的手呢,不禁觉得有些尴尬,赶快放了下来。

许秀芳更是,刚刚马元良拉她手的时候,小心脏就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但马元良愿意牵着,她也就一直没说什么。

“小良,我把你侄子送到村西口他姥姥家了,正好你师父也没来,这样也没人打扰了。”许秀芳说着,有些羞涩的低下了头。

“其实人多了吃饭也热闹点,不用这么麻烦的。”马元良随口而出,但也就在话说出来,才感觉出许秀芳的意思。

什么叫没有打扰他们,难不成她今晚准备和自己那个?

许秀芳倒也再没有说什么,默默的跟在马元良的身后,回到了家。

为了招待马元良,许秀芳也是做了一桌子的好菜好饭,而唯一不同的是,桌子的正中间,摆上了一盆王八汤。

这东西,可绝对是大补,尤其是对男人的那方面,本来她是想给马元良补补,顺便暗示马元良的师父一下的,这下马元良的师父没来,也就没有那个必要了,直接给马元良就盛上了一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18664.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