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故事张行长别戴套/白洁少妇1~178

说完,陶嫣那不争气的眼泪又流了下来。

看着可怜兮兮的妻子,梁军都在想着妻子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是真的!

 文学

这种事发生的概率几乎为零!

所以肯定是他妻子随口编造的谎言!

想到此,梁军道:“我想相信你,但我没办法相信,因为连里面都有烟味。要不是有男人掰开之后往里吐烟雾,里面不可能会有烟味的。”

“在被烫伤之后我立即穿起了裤袜和内~裤,这时候是有烟雾在我的内~裤里的。”

“所以你是想说烟雾跑进去了?”

“嗯。”

“难道你下面那张嘴一直张开不成?”

“那个神经病跑了之后,吓得腿软的我有坐在路边,所以烟雾跑进去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老公,我真没有做出对不起你的事,请你相信我。”

“我虽然不是女人,但有一点我还是清楚的,”梁军道,“哪怕你坐着,哪怕你把两条腿打开,你下面也不可能会像嘴巴那样张开的。”

“我明明受了那么大的委屈,为什么你还是不相信我?”

“因为你的话太可疑了!”

“我知道听起来可疑,可这就是真相,”陶嫣道,“事后我想报警,可我又不想让你知道我被其他男人羞辱过,所以在回到家之后我就想赶紧洗个澡。其实除了洗澡以外,我还想用你的剃须刀划伤被烫伤的地方,这样就可以贴个创口贴,你也就不会知道我被其他男人羞辱过了。”

听到妻子这番话,梁军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他妻子说的话虽然可疑,但也存在着一定的可能性。

在低几率的可能性的支撑下,他找不出理由来完全否定他妻子所说的话。

难不成,他要像个傻瓜那样相信妻子所说的话?

或许可以假装相信,之后继续找寻妻子的证据证据!

只要他妻子真的已经出轨,那出轨证据应该是随随便便就能找到的!

想到此,上前将妻子搂住的梁军道:“老婆,对不起,我不应该不相信你的。”

“是我不好,”闭上眼眸的陶嫣道,“要是我一回家就跟你说我的遭遇,你也就不会怀疑我出轨了。老公,我之前被烫伤的时候真的好疼,疼得我都希望你在我身旁,那样你就可以像现在这样抱着我了。”

陶嫣是在撒娇,梁军却完全没心疼的感觉。

而对于妻子所描述的画面,梁军居然想到了另一个版本。

那就是他确实像这样拥抱着他妻子,但另一个男人却抓着他妻子的腰肢,边笑边从后面霸占着他妻子。

这样的画面很罪恶,但梁军却很难不去想。

皱了下眉头,梁军道:“让我看下伤口。”

“等我洗完澡你再看。”

“我现在就要看。”

“嗯……”

待妻子松开手,梁军才像之前那样蹲在地板上。

在将黑森林往下压的前提下,红痕才会明显看到。

看着红痕,梁军想象着妻子所说的场面。

叼着烟的醉汉从后面抱住他妻子,之后将肮脏的手伸进他妻子的裙摆里。在他妻子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之际,醉汉直接扯下了他妻子的裤袜以及内~裤。而在同时,醉汉将还没有抽完的香烟伸进了他妻子的裙摆里,并烫伤了他眼睛所看着的部位。

假设真是如此,那应该会有毛被烫断。

而且在没有先将毛压下去的前提下烫这部位的话,那些和红痕一个水平线的毛肯定会先被烫断的!

可就梁军的肉眼观察而言,他并没有看到这样的情况。

这就意味着,烫伤他妻子的人有先将毛往下压。

这更意味着,对方是在他妻子允许的前提下这么做的!

再结合他妻子将梅毒传染给他这一情况,已经完全可以断定他妻子不仅出轨,而且极有可能跟男人玩性瘧待!

观察完妻子下面,见没有发现红斑,梁军站了起来。

他妻子身上并没有梅毒的症状,这是不是说明他妻子并没有患上梅毒?

不对!

应该是说他妻子已经将梅毒治好了!

这个自私的贱货!

我非得让你原形毕露不可!

梁军是想立即揭穿妻子的谎言,但此刻显然办不到。

比起无休止的争吵,梁军更想要的是拿出妻子出轨的实质性证据,这样他妻子就没办法再抵赖了。

想到此,梁军道:“你洗澡吧,我去房间等你。”

“老公,对不起。”

“做错事的人不是你,而是那个醉汉。”

“我知道,但我也有错,因为我没有及时阻止他。”

“当时你是被吓傻了吧?”

“是啊!”

“那你一点错都没有。”

“老公,这个疤该怎么办?”

“留着吧,这样至少可以提醒你以后要小心外面的男人,”停顿了下,梁军又补充道,“假如你觉得碍眼,你找个时间去做美容的地方去掉就是了。”

“你应该是希望我去掉的吧?”

红痕会影响到美感,但梁军并不希望妻子将之祛除。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18995.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