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亲H女秽乱常伦强强和苹苹/新婚夜被别人开了小说

林成这样一想,心平气和了许多,看着黎诗诗嬉皮笑脸的说:“我看你也不过十七八岁的样子,跟我这毛头小子刚好是一对……”

“你……讨厌!”黎诗诗见他又在嘴上占自己的便宜,气急之下抓起床上的抱枕狠狠砸了过去,却被林成扭头闪开了!

“诗诗,不要对小林医生无礼!”方琳此时已经看完了信,见状急忙制止黎诗诗,满面惊讶地打量了林成一番,才说:“原来你是神医关彦之的亲传弟子,怪不得有这么大的本事,真是名师出高徒啊!”

看到母亲的表情,黎诗诗也呆住了,她很少看到母亲对人表现出这么惊讶甚至于有些崇拜的表情,难道这小子的来头真的很厉害?

 文学

的确,一代神医关彦之就是林成的师父,也就是他心里对其充满怨念的那个脾气古怪的老头子。

林成并不知道关彦之这个名字对于上京市来说意味着什么,方琳却很清楚,关彦之在退隐之前,就是上京市最大的国立医院的首席医师,用一套神秘的中医针灸推拿手法治病救人,无论是什么样的疑难杂症,到了他的手里无不药到病除。

最神奇的是,关医师从来不用开膛破肚这种西医手术给人治病,只需要几副中药,几根银针,甚至只需要让他推拿几下,就能解除病人的痛苦,被奉为全国知名的中医大师。

十年前,关彦之突然提前退休,从此不知所踪,没想到他竟然躲在终南山的深山老林里,向林成教授自己的平生所学。

由此看来,关彦之对林成这个关门弟子必定是非常的重视,如今推荐他到上京市医院来就任首席医师,想必是对这个弟子的本事怀有极大的信心!

方琳想到这里,觉得无比惊喜,简直像捡到了宝贝一样,更加坚定了要把林成留在家里的决心。

林成暗中察言观色,知道方琳已经彻底信任了自己,大为得意,不过脸上还是表现出一副云淡风轻的高人模样。

黎诗诗抢过方琳手里的介绍信,见那字体刚劲有力,而且是用毛笔写的,撅起嘴嗤笑道:“你师父真是个土包子,什么时代了还用毛笔写信啊……”

“诗诗,你太不懂事了!”方琳责怪的瞥了黎诗诗一眼,看着林成客气的说,“小林医生,关神医最近可好?他老人家销声匿迹近十年,想不到竟然在终南山清修,这境界真是一般人不能比的!”

“老头子挺好。怎么,黎太太认识他?”林成对关彦之可没那么客气,就算当面也是叫他老头子。

“我哪有机会认识关神医啊,只是早年有幸见过一面。”方琳收起书信还给林成,脸上的微笑更加灿烂了,续道:“小林医生既然还没报到,想必也是没有住处的,就先在我家住下吧,明天再去就职。等我女儿病好了,你随时可以搬出去,你看怎么样?”此时她反倒有些担心林成不愿意留下来了。

“黎太太,这样真的好么?”林成达到了目的,但表面上还要推拒一番。

“没什么不好的,我家房子大,多住一个人根本没关系。”方琳温暖地笑着,她是个老于世故的女人,早就看出了林成眼底暗藏的惊喜,知道他其实是很想住在这里的。

至于林成想留在这里究竟是出于什么意图,方琳还不大清楚,但她直觉面前这个年轻人对她们母女二人并无恶意。更何况他还是关神医的亲传弟子,品行应该是有保证的。

再说,这栋别墅里也不是只有自己和女儿两个人,还有诸多保安和佣人,就算他想干什么坏事,也没那么轻易得手。

想到林成可能会对自己做的“坏事”,方琳情不自禁的脸红了,好像事情真的发生了一样。

呸呸呸!自己怎么能想这种事?方琳急忙收回思绪,又问道:“怎么样,小林医生,你考虑一下吧!等诗诗病好之后,我一定会重重谢你的!”

“那好吧。”林成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其实心里早已乐开了花。

黎诗诗虽然有一百个不愿意,此刻也只能用一声冷哼来表达自己的不满,无法改变事实了。她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卧室:“晚饭我约了朋友,不回来吃了,你们随便吧!”

“记得早点回来敷药啊!我等你!”林成赶忙好心提醒她,能用敷药这么名正言顺的借口接触黎诗诗,这么好的机会他怎会轻易放弃?

黎诗诗闻言,脸不由自主地红了,此时才想起自己的裤子被剪烂了还没换掉,又想到刚才那么私密的地方被那臭小子又看又吸的,真是羞死人了!她跺了跺脚,狠狠地瞪了那“臭流氓”一眼,才气呼呼的走了。

“黎太太,您的女儿对男人似乎有很大的成见,是不是受过什么刺激啊?”偌大的客厅只剩下林成和方琳,他干脆说出了自己的怀疑,从黎诗诗的种种表现来看,的确是有点不正常。她对自己的反应有些过激了。

方琳闻言吃了一惊,想不到林成这么细心,居然发现了女儿有问题。她叹了口气欲言又止,良久才缓缓说明了原因。

“小林医生,实不相瞒,事情是这样的……”

原来早在十几年前,方琳的丈夫还在世时就非常花心,经常出轨,对自己和女儿都非常不好。女儿小时候不懂事,以为父亲不爱自己,心里忧郁自闭,等她渐渐明白男女之事,才明白父亲种种表现的根本原因。再加上她出落的越来越漂亮,身边少不了好色之徒和浮浪子弟的追逐,便对男性产生了排斥,认为所有的男人都是花心好色、始乱终弃的坏人。

直到现在,黎诗诗考上了上京大学,身边也只有女性朋友,连一次恋爱都没谈过。

林成听完以后明白过来,黎诗诗的问题可大可小,往严重了说是心理疾病,往小了说不过是对男性存在错误认识和心理障碍。

想到黎诗诗刚才的种种表现,林成现在反倒有些同情她了,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得了这种毛病,以后婚姻都会有问题呢!

方琳同样也有这种担心,好在女儿现在刚满十八岁,结婚恋爱为时尚早,但是一想到女儿这个毛病是因为丈夫花心,与自己生活不睦引起,她的心里就产生了难以名状的自责感,觉得是自己亏欠了女儿。

林成见方琳满面愁容,秀眉深蹙,别有一种忧愁暗恨、我见犹怜的味道,不禁又是心中一颤,拍着胸脯保证道:“黎太太,其实您不必过于忧心,令爱的毛病并没有什么大不了,我可以帮忙治好她!”

他并不是空口说大话,心里是另有打算的。黎诗诗的这个毛病说到底仍是阴气太重、阴阳失调引起的,只要自己吸走她体内的玄阴真气,再用动天奇书的神妙内功帮她调理筋络脏腑,自然能够使她变得心平气和,情绪平稳,不会再对男人产生过激反应。

“你说的是真的吗?小林医生,你有什么办法?”方琳闻言露出惊喜神色,对方可是一代神医关彦之的亲传弟子啊,他既然说能治,必定是有办法的!

林成当然不能把吸取黎诗诗玄阴真气的打算说出来,否则方琳不但不会相信,说不定还要把自己当成吸取人类元阳的妖怪,咳咳……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19065.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