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囚禁铁链锁在床头/桃桃多肉 陶桃时拓

花新蕾没有回应。

“只有我才能帮助你……”柳文兵又喊道。

二楼的灯熄灭了。

 文学

柳文兵见状两眼一黯,只能提着行李开门出去了。

他连夜赶回家中,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满脑子想的都是花新蕾的事。

白天经营养生馆的时候,他也是无精打采的。

见到的每一个女人,都以为是花新蕾来找他了。

这几天他茶饭不思,夜不能寐,像是得了魔怔般。

他知道他爱上了花新蕾,而且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他每天都盯着手机看着,但每一次换来的都是深深的失落。

这段时间里,他重新参悟了放下已久的《黄帝内经》这本古代房中术,并通过中药调理身体,养精蓄锐。

半个月后,柳文兵正在家里吃午餐,忽然有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打过来了。

他拿起了电话问道:“喂,你是哪位?”

“柳大夫,是我啊,求你帮帮我,但是在电话里我说不清楚。”花新蕾焦急的喊道。

“小蕾啊你别急,我一直都在的,告诉我你在哪里啊?”柳文兵温柔的说道。

“我在养生馆门口,可是没有营业啊。”

“今天休业一天呢,你可以来我家啊,我就住在养生馆的第三楼。”

“好。”花新蕾同意了。

挂掉电话后,柳文兵激动得发抖,不禁伸手去探了身下的温热,然后自信满满的打开了家门。

大约五分钟后,花新蕾曼妙的身姿出现在了柳文兵的视野里,不过有些奇怪的是,今天天气不是很冷,但是这小妞却穿着一件厚厚的粉色羽绒服。

“小蕾,你真生病了?”柳文兵急忙牵着她的手,拉进屋里。

她的小手是冰冷着的,包裹在羽绒服里的娇躯在瑟瑟发抖。

“医院说我只是得了感冒,但是我吃药吊针都没有好,只能麻烦你了。”花新蕾惊慌的说道。

“我先把把脉。”柳文兵急忙把家门关了,然后搀扶着花新蕾走到客厅的沙发旁,坐下来。

检查一番,柳文兵发现这一回花新蕾是真正的阴盛阳衰导致的症状了。

“难道王老板一直没有回来呵护你吗?”柳文兵一脸责怪的问。

“回来也没有用啊。”花新蕾茫然的说道。

他没用,但是我有用啊,我让你随便用啊!柳文兵真想大声喊出这句话,但他还得装作一本正经的道:“小蕾啊,你终于知道我是真心为你好了吗?”

“上次我错怪你了,求求你帮我啊。”花新蕾含泪道。

“这是阴毒复发,如果你再不好好配合我的话,你活不过一年。”柳文兵吓唬道,其实没有这么严重,至多以后老来多病,身体怕冷罢了。

但是经过一系列病情后,花新蕾已经对柳文兵的本事佩服的五体投地了,这次她不再有怀疑。

“那拜托了。”花新蕾焦急的道。

“我家里条件不是很好,你就将就一点,在沙发上治疗吧。”柳文兵激动的说。

“我要趴下吗?”花新蕾害羞的问。

“阴毒已经蔓延到你的心脏了,所以你才会怕冷。”柳文兵将目光移到了花新蕾跌宕起伏的胸脯上。

“你这是要……”花新蕾明白了。

“嗯,对症下药,必须动到那里才有效。”柳文兵正色道。

在柳文兵的不断忽悠下,花新蕾像是着魔一般的点头同意了。

柳文兵激动的道:“我能脱掉你的衣服吗?”

“我自己来好了。”花新蕾低着头,将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的剥下来,最后只剩下紫色的胸罩了。

但是她不敢再脱了,虽然胸罩尺寸很大,却将里面的两团尤物勒得紧紧的。

柳文兵看得垂涎不已,便劝道:“摘下来吧,我的纯阳之气才好通过你的皮肤,传递到你的心脉里。”

“我知道了。”花新蕾紧紧的咬着嘴唇,将最后的防护也脱掉了。

那两团雪白立马呼啸而出,香气逼人,在得到解放的瞬间,还晃抖了几下。

那里光滑无暇,连一颗痣都没有,太美太诱人了。

光是这样看着,柳文兵就起了反应,他忸怩的夹起两腿,把不安分的玩意暂时压制下来。

“开始了,你要记住啊小蕾,这次一定要好好配合我,这是最后的治疗机会了。”柳文兵正色道。

“嗯,可……可以了。”花新蕾紧张的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在微抖着,一副任人窄割的模样。

柳文兵心里狂跳,迫不及待的伸出两手,对着两团雪白按了下去。

柳文兵两手触到两团软绵中,从手心传来舒畅感就让他快把持不住了,这滋味真是太棒了啊。

他强忍内心的冲动,开始装着正儿八经的按摩起来。

先是两手同步的揉捏着,再挪到两旁,往里挤去,并上下互动起来。

柳文兵的心血逐渐沸腾起来,后来他把控不在用力过度,抓得扭曲变形。

“呜……”忽然响起一声呜咽。

柳文兵急忙抬头望去,发现花新蕾面色涨红,紧拧柳眉,显然把她弄疼了。

不过,这小少妇在忍耐,说明可以继续下去啊。

柳文兵也知道得把这小少妇内心的欲望给完全挑逗出来,才有机会吃掉她。

柳文兵继续左右开弓,那两团雪白变得逐渐温热、涨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19083.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