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公gong在厨房小玲/女人和牲口杂交小说

“不然怎么样?你让我现在原谅胡汉升?那不可能。起码他得拿钱来赎我,他究竟欠你多少钱?我得逼着他把赌债还清了再谈其他的。他这人不是没本事,只是好赌成性,顾不上其他而已。”

确实,胡汉升挺牛逼的,他有个小小的工程队,专门跟广告公司合作,挺赚钱的,只是赚多少都赌输了,才显得有点落魄。

我讪讪说:“也没多少。”

“没多少是多少?总得有个数啊!”苏春儿逼我说。

 文学

没办法,我只好坦白说:“零零散散的借,到现在有二十多万了吧!”

“什么?二十多万?”苏春儿都惊到了:“他怎么跟你借的?平时在家也没怎么问我要钱啊!”

“男人嘛!要面子。”我说。

“那你也不能借那么多给他啊,都积累这么多了,你都没叫过他还债吗?”

我不吱声。

苏春儿看我一眼说:“是不是因为我?”她挺感动的样子。

我笑笑不说话。

苏春儿白我一眼说:“傻瓜。”完了脸红红的的跟我说说:“一会儿吃完饭让你看。”苏春儿那媚眼儿瞧得我都起来了。

她瞟我裤裆一眼,啐我说:“单身汉就是单身汉,一点都不禁诱。”

我叫屈说:“那也怪你太漂亮了。”

“油嘴滑舌。”苏春儿白我一眼。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资格亵玩她,靠近了对着她的翘臀下不去手,嘴欠的问她说:“你真让我看呀?那样对升哥是不是不太好?”

苏春儿负气说:“有什么不好的,他都把我输给你了,你以为他在乎我?他在乎的只是面子而已。”

我从苏春儿的语气里听出了很浓郁的怨气,很显然她言不由衷,她是希望胡汉升在乎她的,可又无能为力,只好想办法发泄,而我,就是她的出气筒。

想通这一点后,我自觉不是一个很有节操的人,所以很不要脸的试探着问她说:“那……春……春儿,我能摸一下你吗?”

“你……你想摸哪儿?”苏春儿脸都红了。

显然,她并不是一个很开放的女人,只是她心里实在积蓄了太多怨气,所以变得无所谓。

我也不说话,眼睛往她的高耸上看。

苏春儿拿铲的手一软,声音小小的跟我说:“那你轻点。”

我手有些哆嗦的顺了上去,触碰到的瞬间,那柔软的触感让我热血沸腾,而苏春儿,脸红艳得似要溢出水来。

我贴在她的后背上,隔着衣服享受,下身也自然的贴了上去。

我能感觉到苏春儿的身体在颤抖,她似乎站不稳了,紧紧的贴靠在我怀里,声若蚊吟的跟我说:“你能不能別靠那么近?我说让你摸,可没说跟你做。你那太吓人了,我害怕。”说是那么说,她的臀却在往后挺。

我说:“放心,我就靠一下。你不答应,我肯定不会碰你的。”

话是这么说了,可我的手已经不满足在外面溜达,从她衫下伸进去,抓住那饱胀的时候,我感觉到她的身体也有了反应,于是嘴贴在她耳边说:“你今天真的没穿内内上班呀?那现在是不是还空着?”

说话时我的手挤进了她的裙腰。

似乎在配合我,她缩了下肚子,我心里暗笑,却又拿出来了。

“你干嘛?”

她侧头问我,眼睛都眯起来了,显然很享受。

我说:“这样我怕你难受,从裙底来不是更方便吗?你还没答我有没有穿呢!”

“你摸一下不就知道了。”苏春儿呼出来的气都是热的。

我嘿嘿一笑,知道她其实对我是完全开放的了,于是不再克制。

我的手往下一探,顿时摸到一片柔软。

MD,这小妖精底下果然什么都没穿,我手指都进去了,我能感觉到她一缩。

想到她空了一天,也不知道有没有被人看到,我一下子醋意上涌,弄得她软我怀里,站都站不住,夹住我的手说:“你轻点,我还要炒菜呢!”

我说:“別炒了,我吃你就够了。”然后上下夹击。

她气喘吁吁的,嗔我说:“你不吃我也要吃啊!”

我说:“呆会儿我请你吃冰棒。”

苏春儿吃吃笑道:“冰棒不填肚。”

我哪还有心思跟她聊骚呀,喘着粗气跟她说:“那你炒吧,我不弄了我现在就想看你,可以吗?”

说着我都不等她回应,直接放手,蹲下把她裙子掀起来了。

“呀!你干嘛呀?你看归看,可不要再进去了。”

苏春儿一点阻止我的意思都没有,果然继续炒她的菜,由得我在她背后折腾。

我直勾勾地盯着她的翘臀直咽口水,这可太肥了,难怪我一摸她就这样了。像她这样的女人,弄一晚只怕板床都能变水床。

我把她掰开了,她还撅起配合我。

原想直接出手的,想到她喜欢聊骚,于是我问她说:“春儿,我能嗅一下你什么味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19098.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