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么公的秘密/乡村情债

“有,有什么好说的,我,我已经看了你们老半天了。”林萍晃动着剪刀刀,舌头有点不利索。

隔着窗户是一回事,此时近在眼前是另一回事儿,一个挺着大驴子近在咫尺,另一个浑身都是口水,腿股之间更是狼狈不堪。

就是这样,二人还抢着为对方遮挡,辩解。

 文学

林萍凌乱了。

不过与她相比,张惠更凌乱。

光着身子被小姑子捉奸在床不说,还被观看了全过程,如果不是为了保护李壮,她恨不得找个老鼠窟窿钻进去。

不管怎么着,她这辈子算完了,而且还得搭上身边的男人。

如果她今天挨得住寂寞,不主动勾引人家,也不会弄成这样。

面对林萍的质问,她再也没脸辩解,垂下手臂,苦着脸央求道:“萍萍,嫂子没什么好说的,看在嫂子陪你这么多年的份上,你放他走吧,嫂子求你了萍萍!”

话未说完,泪如雨下。

李壮哪儿受得了这个,把张惠往旁边一推,蹭的从炕上跳了下去,大马金刀的在林萍面前一戳:“要杀要剐冲我来,别为难我的女人。”

屋子里的空间本就小的可怜,他这一米八的身高,再加上胯下的大家伙还在晃着,这哪儿是求人啊。

林萍啊的一声尖叫,立即靠到了墙上,一手捂脸,一手晃着剪刀:“你,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喊人了。”

“行,我不过去。”见对方也不过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小丫头,李壮也松了口气,回了话就去穿衣服。

可他刚要转身,林萍就又喊了句:“别动。”

“拜托,我只是穿衣服。”

“不许穿,你跑了咋办?”

也不知是脑子短路,还是被那条大驴子吸引,林萍竟脱口来了这么一句,而且还真的往前凑了一步,把剪刀横在了李壮身前。

那只手还在捂着脸,只不过五指已经叉开,形同虚设,眼神还一个劲儿的在那条大驴子上打量。

太大了,还冒着青筋,要是再往前凑凑。

她真的又往前凑了半步。

李壮哭笑不得。

剪刀在肚皮上顶着,两人腰胯却隐隐有挨上的趋势,这林妹子怎么回事?看嫂子被弄看上瘾了,嫉妒了?趁机劫个色?

当然,他只是意淫罢了,为了稳妥,干脆抱肩坐在了炕沿上,挺着大家伙静观其变。

如果这位林妹子见台阶就下,他能省去不少麻烦,也为张惠免除一些隐患。

但要是真的撕破脸皮,他于情于理都没错,实在不行还可以把张惠接到林场。

那是他的地盘,没人敢说三道四。

但让他诧异的是,张惠此时竟也没顾得穿衣服,紧紧的靠在他的身后,似乎跟他共进退似的。

这让他心里暖暖的,更坚定了信心。

不过这样一来,林萍慌了。

张惠刚才说的不错,守寡十年,不只是陪她这小姑子,而是养了她十年,没有一句怨言。

从那一句哭诉开始,林萍就已经没了任何怨气,可眼前这个臭男人太嚣张了,还口口声声说嫂子是她的女人。

不行,坚决不行!

她一咬牙,撤了捂脸的那只手,正气凛然的问道:“你到底是谁,叫什么,哪儿来的?”

“李壮,林场新来的站长。”李壮面不改色。

“林场的,还站长?你骗鬼啊,站长不是老陈嘛,再说了,你才多大,毛儿都没长齐,哼!”林萍满脸鄙夷,说着还把剪刀在那只大驴子前晃了晃。

李壮可要哭了,心说不长毛也不是老子的错吧。

再说了,长那玩儿多不卫生。

正在他无言语对的时候,张惠伸手护住了他那大家伙,苦笑着朝林萍解释:“萍萍,他没骗你,老陈退休了,李壮他真是新来的站长,还是个大学生呢。”

“大学生怎么了,我还大学生呢,大学生就能干这种肮脏的事情?”林萍胸脯一挺,得理不饶人。

“肮脏?”李壮笑了,“张惠没男人,我目前单身,我俩情投意合,干的也都是人干的事,哪儿肮脏了?”

“你……你强词夺理!”林萍的气势瞬间下去一大截。

毕竟她也受过高等教育,心里明镜儿似的,如果真的弄僵了,嫂子跟这小白脸,不,跟这只大驴子跑了,她可怎么办。

可她又不甘心。

怎么办啊,林萍萍,你不是一直都挺聪明嘛,怎么一见大驴子就傻了?

呸呸,大怎么了,大也是臭男人!

拾回了立场,她的小脑瓜也突然灵光了许多,馊主意一串一串的冒了出来。

“好吧,看在我嫂子的份上,今天就饶了你,不过还有个条件,如果你不答应,我就把今天的事儿捅到县林业局去。”

林萍翘着嘴角,晃着剪刀,一副吃定了李壮的样子。

“好,你说吧。”李壮也知道这林妹子不是省油的灯,索性开口应了下来。

“哼,算你上道儿。”林萍得意的抬起了下巴,挑眉道:“从今晚起,你就是我的人……”

“啥?你的人?”李壮以为听错了,赶紧插了句嘴。

林萍则小嘴一撇:“臭男人,你再往歪处想,看我不剁了你的大驴子。”说着还比划了两下。

李壮倒没怕,张惠却当真了,赶紧捂住了那只大家伙,无奈一只手根本捂不住,大半截依然挺在外边。

这场景太那啥了,林萍刚退烧的脸上再次涨红,心里则忍不住好奇。

吓唬了这么半天,那大驴子为啥还挺着,难道是铁做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19102.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