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啊哦好猛好力啊哦/英语课代表叫我满足她

 “站住!”石三勇厉喝一声,“你找死啊,还去?等一下,等一下我帮你问问。走,你先回包厢,我出去看看。”

  “哦,对对对,好好好。”那男人如小鸡啄米般点头道,“你跟他们认识,帮我说说话……”

  石三勇拍拍他的肩,没说话,边思考边走了出去,等他走到收银台的时候,眼睛往外一扫,便将外面露天停车场上的情景收入眼底。

  只见张文定扶着徐莹进了一辆黑色小车的后座,而后自己进入驾驶室,车便驶了出去,一个挂着01188牌照的车尾转瞬离开了他的视线范围。

 文学


  ……

  帕萨特汇入车流,张文定问:“徐主任,您脚要不要紧?前面有家医院,要不要……”

  “送我回家!”徐莹打断张文定的话道,“市粮食局宿舍,香樟路那边。”

  “好。”张文定应了一声,超了前面一台车,心里相当纳闷,她以前是市招商局的副局长,怎么会住在粮食局宿舍的呢?不过这种事情,他知道自己是万万不能询问的,好好开车就是了。

  市粮食局宿舍的房子不新了,但也绝对不旧,看样子应该是二零零二年左右的建起来的,五幢七层高的楼房错落有致。

  张文定将车停在D座二单元楼梯口边上的一个空车位上,随后下车打开后座车门,扶着徐莹下车。

  “啊……”徐莹双脚落地,情不自禁的轻轻呻吟了一声,身子晃了晃才单腿用力勉强站稳,脚还是很疼。

  “徐主任,你住几楼?我送你上去!”张文定抬眼看了看这楼梯间,心想可别太高啊,随江这边七层高的住宅,基本上都不兴装电梯的,得靠两条腿走上去。

  “五楼!”徐莹吐出两个字,也没推辞,一只手搭在楼梯扶栏上,另一只手提着包,手臂则被张文定抓着,才刚上了两级台阶就支持不住了,差点跌倒。

  “徐主任,要不,我背你吧。”张文定咬咬牙说。

  徐莹看了看张文定,有几分为难,却也没有推辞。

  张文定明白徐莹这算是默认了,总不能让她明确无误的答应说好吧?

  怎么说也男女有别呢!

  他扶着徐莹转了个向,自己站到楼下,让她站在楼梯上,这样子背就不用蹲下了。

  感受着徐莹的身子伏到自己背上,张文定不由得心跳加速,这可是上司呢!

  由于徐莹盘着头发,张文定没有享受着她秀发在自己脸上拂过的温柔,却感觉到了她的吐气如兰,想到她的美,禁不住有些心猿意马起来。

  然后,他马上又想到自己今天才把她给得罪惨了,顿时清醒过来,不再乱想,双手往后一搂,然后不等她反对,转身抬脚就开始上楼。

  徐莹伏在张文定背上,心里那份羞愧和恼怒就没法说了,自己堂堂开发区管委会的主任,副处级的领导,现在居然趴在了男下属的背上。

  这要说出去,都没脸见人了!

  等上到三楼,见张文定速度没减步伐没停,手托着自己也很老实没有借机揩油,徐莹的恼怒就减了几分,这小子倒也还算老实、听话,也有几分男人气概,今天要不是他,后果真不堪设想!

  呃,就是早上在管委会卫生间那个话说得太可恶了!

  若是张文定知道自己居然给徐莹留下了这么一个印象的话,肯定得乐得眉开眼笑。

  到五楼之后,徐莹身体离开了张文定的后背,往他脸上扫了一眼,见到他忽然脸红起来,顿觉好笑,心情为之轻松了一下,而后才发现他居然连大气都没喘过一口,又有几分惊奇,他这体力也好得过份了一点吧?

  掏出钥匙开门的时候,徐莹眼角的余光发现张文定的站姿有点别扭,往后翘着干嘛呢?这个问题刚在脑海里浮现,她马上就想到一个答案,目光一扫,果然是那么回事!

  得到了答案,她紧绷着脸忍住笑去开门,心里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有点开心,先前还以为自己对他没吸引力呢,现在看来,自己的魅力还是很大的嘛,连这种小男孩都有反应了,二十九岁的女人,其实也不算老嘛。

  进门后,徐莹依旧被张文定扶着往里走,鞋都没脱直接进到客厅,等坐到沙发上之后她才开口说话:“小张啊,谢谢你了。那边有水,杯子也在那边,你自己倒水喝。啊,这脚……”

  “我不渴,不喝水。”张文定赶紧摇头,看着她道,“我先帮你看看脚吧,看伤到筋了没有。”

  “你还会看跌打损伤?”徐莹一脸的不相信。

  “会一点,我以前练功夫的时候经常会受伤,久病成医了。”张文定笑着点头道。

  “那……”徐莹迟疑了一下,朝他点点头,“谢谢你了。”

  “您别客气。”张文定客气一声,垂下目光,也在沙发坐下,然后将她那只崴了的脚提起来放到自己腿上,脱去她脚上的鞋,手掌抚在了她脚踝处。

  真美,他不由得干吞了口唾沫,下意识地抬眼望了一下,刚跟她目光接触赶紧又低下头,手掌抚在徐莹的脚踝处没急着看她伤到哪儿。

  徐莹敏锐地察觉出了一丝异常,可又不敢确定他是在吃自己豆腐还是在给自己看伤,便开口说话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19193.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