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小䧅子在卫生间做/在体内横冲直撞就是不出来

 陆瑾年没有说话,直接撩起了苏绵身上的白色浴袍,苏绵忙用手去挡,可她的力气实在太小,与陆瑾年根本不能相提并论,他轻而易举的便将苏绵的浴袍给撩起。

  苏绵只觉得下面一凉,她里面根本没有穿任何衣物,赤裸裸的身体瞬间暴露在空气中。

  陆瑾年的手中不知何时又拿了一管药膏,他细细的涂抹在自己的手指上,往苏绵的下面拭去,动作轻柔。

 文学



  陆瑾年的手指触碰到苏绵娇嫩的下体的时候,她浑身一颤,只觉得又是难看又是羞愤,嘴里央求道,“小叔,不要,我自己抹,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她使出浑身力气挣扎,却使得本只是在花心外流连的手指,猝不及防的滑入了里面。

  苏绵浑身一僵,羞赧得几乎要哭出来,“小叔,你快拿出去……”

  ‘啪’的一声脆响,在空阔的房间内格外响亮,陆瑾年略微有些不耐烦的声音响起,“不要乱动。”

  苏绵好看的杏眸里蒙上一层雾气,她咬着殷红的唇,心里无比委屈,陆瑾年居然打她屁股,从小到大,她爸妈都没有打过她那里。

  虽然满腹委屈,可是苏绵却不敢再胡乱挣扎,生怕陆瑾年再做出什么更过分的事情来。

  安静下来后,下面的触感却更加清晰直观。

  粗粝的手指不断在她的体内进进出出,很快,苏绵觉得本来酸疼的下体突然有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搅乱了她的呼吸,她紧紧咬着唇,想要压制住这种奇怪的感觉。

  可是身体却愈来愈奇怪,她浑身竟渐渐都热了起来,喘息声也渐渐克制不住大了起来。

  “嗯~”下体的手指突然深入,苏绵猝不及防,娇喘出声,竟发出了娇媚的哼声,她吓得赶紧捂住了嘴巴,没眼去看陆瑾年,恨不得将整个人埋在被子里。

  “你流水了。”陆瑾年好似不知道她已经羞得没脸见人一般,居然还一本正经的说出这种下流的话来。

  苏绵脸颊烫的几乎可以煮鸡蛋,她又气又恼的道,“你快把手指拿出去,我不要抹药了。”

  她不知,陆瑾年几乎用尽了全部自制力,才克制住再次将她压在身下的欲念。

  他俊美的脸上虽然没有任何表情,但是身下已经紧绷得有些发疼了。

  可是怕伤到苏绵,他不敢放纵自己。

  他强逼着自己抽出被苏绵紧紧咬着的手指,清冷的声线依旧没有任何感情起伏,“晚上回去记得再上一遍药,不然……”

  剩下的话,他虽然未说,但是苏绵却听出了危险的味道,她将脸埋在被子里,闷闷出声道,“知道了。”

  声音要多乖巧有多乖巧。

  一如从前那个十几岁,总是跟在陆瑾年身后,软糯的喊着小叔叔的少女。

  陆瑾年下了床,去洗手间将手指洗干净后,又回到了房间,旁若无人的将浴袍脱下,换了一身定制的西服套装。

  苏绵只悄咪咪的看了一眼,便赶紧捂住了眼睛,脸红心跳不止,脑海里全是陆瑾年精瘦的胸膛和两条笔直修长的大长腿。

  穿好衬衫的陆瑾年拿起领带,转身看向把自己像鸵鸟一样埋在被子里的苏绵,出声道,“帮我打领带。”

  苏绵自然不肯,可是打心底害怕陆瑾年,慢吞吞的从床上爬了起来,将睡袍仔细的裹了裹,才下了床,赤脚走到陆瑾年身前,拿起他手中的领带,红着脸,踮起脚尖往他脖子上系去。

  她以前经常给齐铭系领带,可从未像现在这么紧张过,手指不听话,手心也出了一层湿汗,花费了半天时间,才给陆瑾年将领带系好。

  陆瑾年低头看着脸红乖巧的苏绵,一直以来坚硬阴冷的心底,此刻竟然柔软得一塌糊涂,甚至忍不住想要身手摸一摸她柔软的发顶。

  陆瑾年是个不会委屈自己的人,他这么想,也就真的这么做了。

  苏绵吓得躲了下,但是没能躲开,那双大眼睛里布满了慌乱,她很害怕陆瑾年的碰触,虽然身体对他有感觉,但是心理上她并不能接受与这个小叔太过亲近。

  陆瑾年看出她的疏离,原本有了一层温度的桃花眸一冷,收回手,“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说完,迈着修长的双腿,毫无留恋的离开了房间。

  留下苏绵一个人站在地上发愣了许久,而后,她仰躺在身后的大床上,心里又慌又乱,还充满了对江齐铭的愧疚。

  她和齐铭就要结婚了,现在却出了这档子事儿,她真是对他不起,就算是为了试验自己是不是真的性冷淡,也万万不该出来跟别的男人上床,她昨天真是被气昏脑子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19211.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