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着后腰猛撞/沉腰将他的灼热推入


  我也没有吭声,不是我自作多情,我感觉得到他的视线也时不时向我飘来,注意着我,眼眸中别有一番韵味。

 一餐早饭就这么沉默的过去了,我擦了擦嘴,换好阿姨拿过来的衣服,从卧室走了出来,和他们道了别,转身欲离开。

 文学



  “我送你。”简单的三个字,未等我的回答,欧阳晨已经站起了身体,径直向前走去,我只好默默的跟在身后。

  今天没有司机,欧阳晨坐在驾驶位置上亲自开的车,我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看着他侧脸的轮廓,坚硬刚毅,

  不得不说这是个让所有女人看了后,都会心动的男人,我吞了吞口水,竟然犯起了花痴。

  “好看吗。”

  他突然转过头望着我,我一时间没理解他的意思,便问了句:“什么?”

  “你一直在看着我,你觉得我问的是什么。”这么直白的话语,一下子呛到了我,我脸一红忙转移了视线望向窗外,尴尬极了,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干脆沉默了下来。

  “你穿便服,素颜的样子更好看。”欧阳晨又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

  有时候在脸上涂上厚厚的胭脂水粉,可以掩盖住自己伪笑的僵硬的脸,就如在脸上戴了个面具,让自己所有的真实分隔开来。

  所以除了工作以外我很少化妆的,对于我来说,化了妆穿上了性感的衣服,我就是欢场里卖笑陪酒的花蝴蝶,妖娆性感。

  而其余的休闲时间,我更喜欢素面朝天,穿着休闲服,悠然自在的做个普普通通的女子。

  他见到我穿便服应该是我去公司找他的那次吧,没想到过去了这么久,他还记得,倒是有些难得。

  “谢谢。”我客气的回了一句,心里多少有些雀跃,为他还记得我。

  “如果你愿意,我可以给你安排一份待遇优厚的工作,不用在夜场做了。”

  “不用了,谢谢,我现在的工作挺好。”我拒绝道,这给伸手撕给我一张支票有什么区别呢?只不过绕了个弯而已。

  我看到欧阳晨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他或许觉得我这个女人太不识好歹了吧,给支票撕了,给工作不要,明明是个夜场的女子却装的如此清高,连连回绝他二次。

  “如果天天被男人揩油,喝醉了便倒在大街上被人调戏占便宜也算挺好,那你真的是太――”欧阳晨欲言又止,像他这样高素质的人,可能觉得说出那个贱字都是污辱了自己绅士风范吧。

  我冷笑了一下,说道:“太贱?我同样是取悦客人拿钱,和你们在商场上变着花样取悦消费者,从他们的包里挣钱,是一样的道理,我没觉得哪里低微了,至于昨晚只是个意外。”

  “你―――强词夺理,既然如此,你就不配唱什么追梦人的歌。”欧阳晨的脸瞬间阴沉的可怕,说话也带起刺来。

  追梦人?他说的应该是凤飞飞的追梦人吧,这是我最爱听的歌,也是最爱唱的一首歌,看来昨晚的我不仅耍了酒疯,还耍了歌疯。

  不配?谁规定夜场的女子就不能有追求梦想的权利?或者当初有所要追求的梦想?当初我也有着大学毕业后,就在一个山清水秀的城市,当个教书的老师,教育祖国的花朵,感受学生爱戴和尊敬的梦。

  而如今呢,自己却沦落到欢场之地,成了世人眼中魅惑狐媚的坏女人,受尽辱骂和白眼,我何曾不想早点结束这种生活,

  找份可靠稳定的工作,找个爱我疼我可以依赖的男人,欢度时光,可是那一纸协议书,禁锢着我的梦,所以我想飞,也要先挣脱束缚。

  “只是唱首歌而已,欧少没必要这么较真,出口伤人。”我的心一阵抽痛,因为他的那句不配。

  话不投机半语多,我不想和欧阳晨再多费口舌,便让他在一个转弯处停下了车子,我下了车,转过身子离开。

  “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如果改变了主意可以随时来找我。”欧阳晨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没有回头,就那样径直朝前走去。

  雪已经停了,

  阳光照在雪地上,反射出刺眼的光。

  屋顶上的积雪屋檐下的冰坠儿开始融化,形成水帘。污浊的空气随着白雪的融化而变得更加清新。

  我深深地吸一口,平复了一下心情,踏着洁白的雪路向前走去,晶莹剔透的雪儿被踩得面目全非,身后留下一串黑黑的脚印。

  我走进屋内,梅姨正和她手下的三朵金花在打麻将,“白板。”一个女的喊着,打出了一张牌。

  “糊了。”梅姨兴奋的声音响起。

  “妈咪,你的牌技太好了,连赢十几把了。”女人继续拍着马屁。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19235.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