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医生慢一点李斯王月:老卫张敏陈法蓉陈红

“什么鸡精味呀!石哥你不会被骗了吧!那你这让我怎么办?”

  “他们基金会的人说会来联系你的,到时你就和他们说吧!好了,我现在有点忙挂了啊!”

  “喂,喂”电话已经被挂断了。

  我骂了声娘又拔了过去,但对方再也没有接通,我只好改为发短信:“石哥,我就想问一下我的押金和剩下的房租怎么算?”

 文学



  好在信息他给我回复了,只是就七个字“他们会和你协商”。

  “妈啦!协商你妹呀!你这让我找谁去。”我对着手机就是一顿大骂。

  贝杉杉站了起来,两手一摊:“问清楚了吗?”

  “他说什么鸡精味的,你是怎么进来的?难道你知道那什么鸡精味?”

  “是基金会好吗?”她闷笑一声,好似乎她知道似的。

  “管他娘的什么鸡精味,这么说你知道了,那叫他们给我钱吧!我要退房。”

  “我可不知道啊!”她又坐回到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一脸的无辜。

  “那你是怎么进来的?我室友又是怎么回事?”

  她不苟言笑的回应我:“你自己打电话问你室友啊!”

  “行,你等着。”我边说边拿起电话给室友拨了过去,可电话那头的提示音居然是关机。

  继续又打了几次还是关机,我有些急了,对着她大吼道:“是不是你搞的鬼!我室友怎么关机?”

  “关我什么事咯,我是无辜的好吗?”她似笑非笑的看着我,假装着一副无辜样。

  我顿时就不淡定了:“你当我傻呀!你说你这个人开着上百万的豪车怎么可能来住这种吹大风就会倒的房子,你忽悠贫下中农好玩是吗?”

  她并没有理会我的愤怒,也没再和我说话,转头对那群工人吩咐道:“你们轻点,东西都摆好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试图平息一下怒气,最终坐到沙发上打算心平气和地和她好好聊聊。

  我指着门口昨天才买回来的一大堆东西,说道:“姑娘,实话给你说门口那堆上海土特产看见了吧!”

  她点了点头,我又继续说:“其实我是打算今天就退房回老家的,你看,如果你要是知道那什么鸡精味的联系方式麻烦告诉我一下,我的押金和大半年的房租钱他们得退我。”

  贝杉杉恍然大悟般点点头:“哦,你是想走啊!没关系呀!没人拦着你呀!”

  “不是,合着我给你说这么多都白说了是吗?”我有些火大。

  “我就不知道啊,你奈我何呀?”她边说边对我吐了吐舌头,好像以为我真不能把她怎样似的。

  我这暴脾气一下子就堵到了嗓子眼,顿时站起来指着她的鼻子准备大骂一顿,可眼前这张精致到极致的五官实在让我无从下口。

  只好耐着性子说道:“姑娘,你看我一大老爷们,抽烟喝酒就不说了还特不爱干净,你和我一起住合适吗?”

  “不合适呀!”贝杉杉眯着眼睛对我说道。

  “那你还住进来!”

  “你可以搬走啊!我没有拦你啊!”

  “你,我”我竟无言以对,因为我是个彻头彻尾的穷光蛋,昨天晚上几乎花光了我所有积蓄,本想着今天退了押金和房租钱就可以买火车票,可如此一折腾,我算是真的倾家荡产了。

  贝杉杉突然上前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语气依旧温婉道:“行啦,别质疑那么多了,我一女孩和你住一起都没说什么,你一大老爷们就豁达一点嘛!再说也不是谁开着豪车就是有钱人呀!”

  经她这么一说,我好像有点明白了,也许真的是我想多了,既然上海还不想我那么早离开那我就继续呆几天,反正自己身上这点钱也够自己花几天了,大不了一穷二白。

  剩下的时间里我就看着装修工人和搬家公司的将屋子重新打理了一遍,效果的确很明显,就这么一装扮这房价不得嗖嗖的往上涨呀!

  而贝杉杉现在就像成了这个家的主人,她说什么东西摆哪就得摆哪,她说什么东西该扔掉就得扔,最后还从花店里买了些植物和花放在房间的各个角落然后在喷上一点空气清新剂,整个就像住进了高档社区。

  全部整理完以后贝杉杉站在屋子的中间插着手环视了一圈她的杰作,满意的直点头。

  我觉得我的新生活就要开始了,但我并不太懂如何和一个女人同居一个屋檐下。还有她就这么成了这里的新霸主,我有点不开心,拿着电视遥控器就是一通乱按。

  不知何时她已经拿着一个记事本和一支笔挡在了电视机前,说道:“来,签几条规定。”

  我点头表示同意,这还男女授受不亲呢,如果不立几条规定那以后相处起来指不定会发生些什么了。

  我拿着她已经写好的几条规定大声念道:“任何时候任何情况都不允许带异性来家里,公共场合双方的穿着请覆盖全身的百分之七十以上,最后双方的生活互不干涉。如有违反其中一条,就立刻搬出去。”

  我满意地点点头,最后在协议上签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19708.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