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狗子的春天:bl啊好烫撑满了abo

  彼得眼里闪着残忍的亮色,怒吼着横扫他的脖子。

  “闪开,闪开啊!”

  薛姐也清醒了,吓得尖叫着抬手,去捂眼睛。

  只是不等她的手放在脸上,眼前一花,沈岳抬手抓住了彼得的右手手腕。

  好像已经看到血光迸溅的彼得,还没做出任何的反应,就听到了清晰的咔嚓声。

  仍然是用膝盖!

 文学


  沈岳双手抓住彼得的右臂后,抬膝,往下猛惯。

  彼得的右小臂,变得好像麻杆那样脆弱,被沈岳的膝盖,活生生担成了两截。

  灰白色的骨头,刺出了皮肤。

  彼得张嘴,正要发出惊天动地的惨叫,却被沈岳一巴掌抽在脸上,抽了回去。

  “沙比,老子稀罕听你鬼叫吗?”

  沈岳抬脚踢了下立即昏死彼得,回头对薛姐温柔的笑了下。

  眨眼间,两个人高马大的老外,就被沈岳用如此残忍的方式,给放倒在了地上,他却和没事人那样。

  可薛姐却从没见过这么血腥场面,双眼翻白,也昏了过去。

  “还想让你鼓掌叫好来着。没劲。”

  沈岳有些失望,从案几上拿起一瓶酒,好像高山流水那样,洒向了薛姐的脸,赞道:“真大,真白。哦,倒错地方了。”

  沈岳弄醒薛姐,是想问问怎么回事。

  其实,他更想打个奶炮……谁让这娘们的那俩啥那么白,那么大了?

  被玫瑰追杀的这半年中,沈岳就没尝过肉滋味,左手都磨出茧子来了。

  不过,沈岳只是想想而已。

  任何男人在薛姐这样子时,还没有这想法,那就是对她的不尊重。

  薛姐娇躯剧颤两下,缓缓睁开了眼。

  她的眼瞳刚聚焦,看清沈岳的脸,就猛地蜷缩起了身子,双手抱着头,尖叫:“别杀我。”

  “薛姐,别害怕,我是好人。”

  发了张好人卡,沈岳蹲了下来,看着那俩白花花的咽了口口水,语气和善的问:“这俩老外咋回事?和你们不是一伙的?”

  可能是好人卡起了作用,薛姐终于看出沈岳不会伤害他了,这才跪坐起来,眼泪汪汪的娓娓道来……

  薛姐和霞姐她们是一伙的,都是受人所托,合伙给那个展总下了药,想用会所嘎嘎坏她的清白。

  刚开始很顺利,霞姐她们在喝加了料的酒时,展总想去卫生间,沈岳却躲在里面。

  展总只好去了外面的公用洗手间,碰巧被两个老外发现,立即深深的爱上了她……

  霞姐她们得手后,抢在药性发作之前,搂着小白脸撤了。

  为怕有人打搅展总的“好事”,薛姐来包厢准备锁门时,被两个早就躲在旁边的老外挟持。

  最后,薛姐颤声说:“大爷,我真不认识这两个人。”

  “早就看出你们不认识了。要不然,你还有和大爷我说话的机会?”

  沈岳站起来,问:“接下来该怎么做,还要大爷我教吗?”

  这种事,当然不用大爷教,薛姐马上连滚带爬的跑出去,喊来了保安。

  很快,七八个保安冲进来,七手八脚的拖走了两个老外。

  可却没谁管那个展总,临走前还体贴的关上了门。

  “那个谁,这儿还有一个呢。”

  沈岳懵了一批,刚要出去叫人,却听背后传来砰的一声闷响。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19721.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