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玲和建军55章:在没人的教学楼里做老师

 柳月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见我进来,冲我笑了一下,很美。

  我的心中一热,反手关上门,,然后进来坐到她对面,心里茫然而又激动,还有些局促。

  柳月站起来给我倒了一杯水,放上茶叶,端给我:“晚上你喝了不少,喝点水,解酒。”

  我接过来,紧张地咽了一下唾沫,然后又看着柳月,感觉既熟悉又陌生。

  “我们聊会天吧。”柳月和气地又冲我笑了一下,很友善,脸色红扑扑的,眼神很水灵。

 文学



  “好。”我默默地点了点头。

  “你觉得我老不老?”

  “不,你不老,你很年轻,你在我眼里是最好看的女人……”我脱口而出,心砰砰乱跳……

  柳月沉默了一会,轻轻说:“我比你整整大了12岁,我们是两代人……”

  “可是,爱情是没有年龄界限的!”我又是一个惊世骇俗的脱口而出,吓了自己一大跳。

  我太荒唐了,仅仅因为一个酒后的一夜情就要和一个大我12岁的少妇谈爱情,而且,对她的个人情况还一无所知。

  可是,当时我的心里没想别的,只有一种不可思议不可遏制的爱意急速上涌,然后通过我的口头表达了出来。

  柳月显然也吓了一大跳,眼神怪怪地看着我:“江峰,你喝多了……”

  “我没喝多,我说的是心里话。”我鼓足勇气,固执地继续说道,此刻,在我眼里,柳月不是我的柳主任,是我的月儿姐,那晚的激烈情怀在我心里又开始汹涌。

  “我说了,你喝多了……”柳月脸色有些慌乱,眼神有些迷离,手有些发抖地端起水杯喝水,语言有些无伦次:“对不起,我误导了你……我伤害了你……我不知道你是第一次……对不起……请不要想多了……”

  柳月边说表情边变得痛苦起来,眼里充满了心痛和愧疚,一会双手捂住脸,埋下头去。

  看到柳月这么痛苦,我的心里突然很难受,涌出一阵悲意,鼻子有些发酸,我突然觉得这个女人是那么脆弱,这么柔弱,这么需要男人的呵护。

  “我没有想多……我想的就是一点……我爱你!”我断断续续地说着,哽咽着,眼泪不争气地流了出来。

  柳月大吃一惊,抬起头,边找纸巾给我边说:“你干嘛哭了?你是男人,男人是不能哭的……”

  我被柳月说的很羞愧,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妈的眼泪这么不争气就流了出来,以前踢足球骨折了我都没掉过一滴眼泪。那一刻,我觉得好丢人。

  “你今天真的喝多了,回去休息吧,别胡思乱想,好好工作,努力学习,做一个合格的党报记者,呵……”柳月显得有些冷静,说起了大话,但是语气对我很温柔,仿佛是一个大姐姐在劝慰小弟弟。

  我急忙擦干眼泪,看着柳月娇美的面容,还有一双白嫩的玉手,想起那晚是这玉手在我迷惘无知的时候带我找到了生命之源。

  我的心里一阵冲动,突然就伸手握住了柳月的手。

  柳月吃了一惊,有些慌乱,急忙想把手抽回去,我握地很紧,没抽动。

  “你——你放开手!”柳月的脸霎时通红。

  “我爱你!”我没放开她的手,直勾勾地看着她。

  “你——胡闹。”柳月小声地叫嚷道:“你放开手,你弄疼我了……”

  “月儿姐……”我稍微松了下手,没有放开,动晴地叫了一声,鼻子突然又有些发酸。

  柳月身体突然顿了一下,然后将手慢慢从我手里抽回来,轻轻地揉了一会,紧紧咬着嘴唇,半天说道:“我说了,我们是两代人,面对现实吧……不要想那些不切实际的事情……如果你愿意,私下就叫我姐吧,在我眼里,你应该是个小弟弟,别的,是不应该多想的……”

  “月儿姐……”我心中百感交集,又深情地叫了一声。

  “叫我柳姐吧,”柳月轻轻叹息了一声:“大家都是这么叫的。”

  “我不,我除了公开场合叫你柳主任,私下我就叫你月儿姐……”我固执地又一连叫了几声。

  “你真倔强……”柳月有些无奈,说了这么半句,算是默认了我的坚持。

  我心里很高兴,毕竟,这前进了一大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19725.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