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校花按在小树林里C她:乖,慢慢坐下来,全部吃下去h

“张师傅,你倒是说话呀,能不能帮帮我呀我马上还要去外面参加我闺蜜的生日派对呢,急死我了哟。”陈冰催促道。


  说这话的时候,眼泪都要急的流出来了。

 文学


  老张这才缓过神来,心底早就已经亢奋到了不行,听了陈冰妹子的催促,他赶紧回应:“行,行,我这就帮你弄。”


  说完之后,她走进卧室,然后站在了陈冰的跟前,跟她咫尺之遥。


  见老张过来,陈冰咬着唇角,压抑着害臊的心情,慢慢的起身,然后站在了老张的面前。


  不知为何,当面对年迈老张的时候,陈冰竟然有了不小的反应。


  老张犹豫了一阵后,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朝着她胸前而去。


  简单的看了一番拉链的情况,他吞了几口口水,然后说:“陈妹子,你你的胸实在太大了,撑得太紧了,靠着拉扯,肯定解决不了问题,要不我替你将胸口挤两下,你尝试着往下拉,你看如何”


  陈冰一听老张竟然说自己的胸大,脸更加红润了,有点羞于言语。


  但眼看此时情况焦急,听老张这么一分析,让老张来挤,有点难为情。“张师傅,要不我自己来挤吧,你帮我往下拉吧”


  老张听了这话,有点失望,如果自己拉的话,还能跟她的胸来一个亲密接触呢。


  听了陈冰的答复后,他也不好反驳什么,只好点头,“行,那你来吧,你从两边往中间挤压,我拉拉链。”


  陈冰点头应允,开始挤起来。


  她红着脸,挤压着胸前的两坨,老张本来距离就很近,还是面对面,这一挤压,胸前的沟更深了,还从里面传来阵阵的香味,惹的老张恨不得直接扎进去,对着里面如狼似虎的啃一番。就算是死了也值得。


  陈冰挤压的时候,看着老张的眼神,一刻都没离开自己的胸,有点难为情。


  “张师傅,你不要一直光顾着看啊,你也要动手帮我啊。”


  老张被这么一说,哦了一声,缓过神,急忙拉拉链,老张常年干着检修电路的活儿,力量也比较大,尝试了一次,但是拉链实在是太紧了,连老张都没辙,拉了几下,也没啥动静。


  到最后老张猛地用力,拉的脸都红了。


  陈冰这个时候也担心老张用力过猛,到时候将自己买的崭新连衣裙给弄坏了。她心底也蛮自责的,为啥自己的胸长得这么大呢


  正在这个时候,陈冰闺蜜电话来了,问她啥时间到催促了几句。


  扣完电话,陈冰无奈极了,一咬牙,下定决心对老张说:“张师傅,我实在是挤不了,没那个力气,要不你帮我挤压试试我来拉拉链。”


  老张一听到这话,兴奋极了,眼前一亮,几乎是秒回。


  “行,行,那我帮你挤挤。”


  话刚说完,他的手不自觉的就伸了过去,盯着雪白的两坨,还没接触呢,口水就流了出来。


  他先从两侧入手,往中间挤压,虽然隔着衣服,但是能感觉到饱满的弹性,那种感觉美妙不可言。


  惹的老张全身都发胀,脑子跟被电击了一样,特别的享受。


  而陈冰这边呢,被老张这么一挤,这一双老茧的手掌,用心挤压着自己的胸,不知道咋回事,竟然感觉到一股曼妙的束缚感,长期跟自己老公夫妻关系不协调,从来都没有这种绝妙的体验。


  被挤了几下,竟然来了非常强烈的反应。


  下面突然感觉特别空虚起来,她咬着唇角,心底竟然开始浮现几丝邪念。

 但这种念头只是一刹那,很快就被自己的冷静给消灭了。


  趁着老张给自己挤压,她赶紧去拉拉链,可是无论老张用力多大,始终都没任何效果。


  她气的猛地跺脚,烦躁不已。


  见陈冰如此气恼,老张急忙松手,安慰:“陈大妹子,要是实在拉不了,你也别着急呀,我还有其他办法试试呢。”


  陈冰赶紧问:“张师傅,啥办法呀,你快点说呀,我时间真的很急,很急。”


  老张说:“我去拿老虎钳给你夹开,然后再给你重新装上,咋样”


  陈冰想了下,问:“张师傅,你还会装纽扣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19743.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