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黄又刺激的男男小说:压在稚嫩的身体上耕耘

一种无力感瞬间遍布秦岚的全身,墨色的眸子里,悲凉更深几分,不知是因为那个中年男人,还是因为自己。

杨经理走了过来,陪着笑:“沈少,既然来吃饭,又何必大动肝火?”

秦岚拉着杨经理的手臂,将他拉到了后面:“杨经理,让我跟他说。”

 文学

沈靖南盯着杨经理那只被秦岚拉着的手臂,脸上面不改色,眼底却仿佛在滋滋滋的冒火。

“手松开!”

带着火气的声音吓了杨经理一跳,等他反应过来,手已经下意识的挣开了。

他听说过这位沈少的风流韵事,却从来没听过,沈少因为哪个女人而大动肝火的。

这种附带着权势的怒火,让他心里有些发怵,他僵着一张笑脸,拖了张椅子让秦岚坐下:“有什么事情你们好好说,我就不打扰了。”

说罢就拉着已经呆掉的阿美离开。

秦岚看着杨经理匆匆离开的背影,内心有些悲凉,却又有些想笑。

明明在几个小时之前,这个男人还对她说,只要你态度坚定,他不会死缠着你不放的。

她收回视线,看向对面的沈靖南:“我想留下来上班。”

沈靖南却突然站了起来,转身欲走。

秦岚却有些看不懂了,主动过来找她的也是他,现在一句话没说就要走的也是他。

尽管她看不懂,可脑海里却总有一个声音:不能让沈靖南就这么离开了,否则后果会很严重——至少比她被扔到精神病院还要严重。

大脑还没有给出指令,她的身体就已经先一步行动起来了。

当沈靖南走到店门口的时候,她抓住了男人的衬衣,几乎将衬衣从皮带里拽出来。

沈靖南低头看了一眼那只手,皮肤白嫩,手指细长,是很漂亮的一只手。

可就在刚才,这只手握住了另一个男人的手臂,而且那个男人看她的眼神还不一样。

于是,沈少做了一个让周围所有人都大跌眼镜的动作,他对着秦岚伸出了手:“拉着。”

秦岚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这个男人,而后顺从的拉住了他的手。

她重复:“我想留下工作。”

明明是恳求的话,语气却生硬得很,没有半点撒娇示弱的意思在里面。

沈靖南活了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哪个人是冷着一张脸求人的。

“你似乎不知道怎么求人。”

秦岚没吭声,倒是那只拉着沈靖南的手松了几分。

眼看着她的手就要松开,沈靖南轻嗤一声:“算了,我饿了,先陪我吃点东西。”

耗了三个多月,对于这人的性子他已经摸得门儿清,心知他再得寸进尺,秦岚又该翻脸不认人了。

沈靖南切着鹅肝,时而喝一口红酒,进餐的动作好不优雅,倒是秦岚,面前的食物连一口都没动。

她才刚吃过午饭,这会儿是完全吃不下去的。

趁着沈靖南吃饭后擦嘴的功夫,她又重复了一遍。

沈靖南不答,而是问她:“没有胃口?”

“没有,我才刚吃过了。”

听她吃过了,沈靖南倒是没有勉强她,又问:“我打你电话为什么关机?”

“……没电了。”

她倒是没想到沈靖南竟然会给她回电,她以为他是故意不接她电话,故意吊着她的。

听了这话之后,沈靖南的心情才算是转好,他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这才开始谈起正事。

“想继续在这里上班没问题,不过,你得答应我两点,第一,以后跟我一起住,第二,晚上跟我去见几个朋友。”

晚上八点,秦岚换好衣服刚从店里出来,就看到停在路边的黑色路虎。

车门打开,沈靖南从上面走了下来,比起之前西装革履的打扮,此时穿T恤和紧身裤的沈靖南,显得少了几分精干,多了几分随意与性感。

他打开副驾驶的车门,让她进去。

车子一路风驰电掣,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很明显沈靖南是这家夜总会的常客,侍者都认识他,他一进来就殷勤的给他带路。升降梯上了三楼,沈靖南朝着走廊尽头的包厢里面走去。

只走到了门口,秦岚就听见了躁动的音乐声,她的步子顿了一瞬,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随即跟在男人身后走了进去。

包厢里,男人女人已经闹成了一团,看见沈靖南进来,顿时安静了下来,双双往门口这边看过来,确切来说,是往秦岚的身上看过来。

那些视线或惊艳或鄙夷,却全都是明目张胆、毫无掩饰的。

不过是沈靖南众多的女人之一而已——她从那些眼神中,读出了这样的意思。

带着几分轻视,或者不屑——她在沈月的那双眼里看过。

沈靖南带着她坐下,跟她介绍:“这位是周诚,家里是搞房地产的,这位是……”

左边的男人打断他,笑眯眯的冲着秦岚伸出了手:“我是朱亚东,你叫我东子就行了,至于我的工作嘛,我什么都做,这家夜总会就是我名下的。”

坐在沙发最旁边的男人,似乎有些冷漠,只冲着她点点头,惜字如金的突出两个字:“秦白。”

秦岚的视线往那边飘过去,久久的停留在那个男人的脸上,另一侧的脸颊隐没在昏暗之中,她看的不太分明。

朱亚东不尴不尬的收回了手,只当她是认生,唯独坐在她旁边的沈靖南,敏锐地察觉到了她看着那边的时间似乎有些久。

他突然搂住了她的腰,在她耳边漫不经心的问:“怎么,你看上老白了?”

强壮有力的手臂桎梏着她纤细柔软的腰身,顷刻间让秦岚回过神来。

她的语气略显冷淡:“没有。”

说着就要去扒男人搂在她腰上的那只手,却不料这个动作刺激到了沈靖南的神经,手上的动作瞬间收紧了不少,秦岚直接被勒得脸色一白。

“痛,松开我。”

沈靖南却并不理会,反而阴沉着脸道:“我带你过来是来玩的,不是让你来摆脸色的。”

秦岚瞬间觉得有好几道视线落在了自己的脸上,那些年轻的姑娘眼底的轻蔑是那样的明显,仿佛在说,都是攀高枝的,用不用得着那么矫情。

那种眼神让秦岚很难堪。

一股热气直冲大脑,她想说,她跟她们是不一样的,至少她没有拿自己的身体换钱。

可是,大脑疯狂的叫嚣着,实际上却叫一句话都吐不出来。

她没什么不一样的。

纵使不愿,她最后还是跟沈靖南睡了,如今更是为了工作,跟他来到了这种地方,像小丑一样任人打量。

秦岚深呼吸一下,软下了语气,对沈靖南说:“我想去一下洗手间,你能不能松开手?”

沈靖南大约是没听过这种软软的语气,怒气顿消,跟着站了起来:“这里乱得很,我陪你去。”

秦岚想了想,到底是没有拒绝,两人一道出去了。

两人一走,朱亚东就从口袋里掏出一瓶药,就要往红酒里面放去,却被周诚给拦住了:“你干什么?”

朱亚东一把拍开了周诚的手,将白色的药丸放进了红酒里,然后端起酒杯摇晃两下,看着白色的药丸完全融化,这才将酒杯放在了秦岚座位的前面。

“才刚进来就要上厕所,忽悠谁呢,而且你们长着一双眼睛难道都没看见,那个女人全程没什么好脸色。”

周诚一回忆,也发现了些许端倪,那个女人跟沈靖南之间的气氛,似乎的确不太好。他先前以为那女人怕生,现在看来,完全不像。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19815.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