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开学生苞小说:超级yin魔系统苏雨慈

易丹眼睛亮亮的看着黎茵:“我们后来交换了下联系方式,以后可以一起出去军营玩。你不知道他现在是装修公司的,以后买房子装饰就可以找他帮忙了哎”。她还给了黎茵一个“我是不是很厉害”的眼神。

黎茵扶额,基友这回路…嗯,那还是先不要告诉她好了,只能说旁观者清吧,既然她自己看不清楚,那逗一逗她……感觉也挺不错的。

程铮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

下午结束完相亲宴后他临时又接到公司的电话,抽身亲自陪了几个客户参加晚宴,磨磨蹭蹭就熬到这个点。

期间他和黎茵说明了下情况,解释解释清楚,在和老辈们糊弄一下,结果就收到他母亲的夺命催魂的连环call。酒宴上他有理由搪塞过去,眼下他人已经站在大门口,程家还灯火通明的一片,显然是在等他回来。

 文学

男人无声叹了口气,脚步沉重的朝前走去。

程家大宅位于城西,属于待开发地段。当初选择这一片主要是程父程母喜欢清静,看中了这里山清水秀,环境极佳,适宜养老。两人忙活了大半辈子,现在只想优哉游哉享享清福,共尝天伦之乐。

可是程铮老早就当了兵,很长的时间就待在军队里四处飘动,回家的时间也是挤出来,少得可怜,日日期盼终于等到他退伍接管父亲的公司,却一直没有对象,急得老两口像热锅上的蚂蚁。

这事主要还是程母焦虑,一天天看着附近带孙子孙女的老太太,把她想的真到了夜不能寐的地步,为此,她没少嘀咕当初让程铮当兵的事。

程家祖上都是军人出身,中间到程铮父亲断了节,走了读书之路,考上大学不说还自主创业,成立了自己的装修公司,在业内混的风声水气,本来想一早就让儿子接手,可惜在程铮爷爷的影响下,儿子满腔的热情都献给了祖国,直到而立之年才被迫重返商界。

程母就是因为觉得程铮一直当兵没时间和女人打交道,才至今仍是孤家寡人一个。

程铮打开家门,刚喊了声“我回来了”,程母就匆匆赶了过来。

“你和妈说清楚,什么叫不合适啊?小徐那闺女我可是按着贤惠的标准好不容易才找到的,不真真按你的需要来吗?怎么说吹就吹了?”

程铮放下公文包,把西装挂在衣钩上:“我需要的是我自己喜欢的,不合适就是不合适”。

“好,那你说说你喜欢什么样的?”程母气急败坏,“喜欢就快赶紧找个媳妇啊,三十好几的人了,到现在连个影子都没有,我孙子什么时候能有?”

男人脑海里一晃而过易丹晃动的马尾,带着鲜活的生命力,嘴上却说:“遇到了自然就有了”。

他拿起橱柜上的空杯子,跑到饮水机接了杯水,一晚上的应酬是有些口干舌燥了。

程母见她这幅爱理不理的样子,登时又泄了气:“好不容易寻了个不错的,我瞧见也满意,你这一句话就泡了汤”。说罢愁眉不展坐到沙发上,唉声叹气,“我和你爹都一把年纪了,现在就想盼着你早点安顿下来,又不是成心害你,你看你做的什么事,让你多寻思寻思,回来了整天都泡在公司里,怎么找姑娘啊…妈现在心都要碎了……”顺势伸手往自己脸上抹抹,像是真擦了面上的泪水。

程铮挑挑眉,心道又玩起苦肉计了,之前在部队打电话也是这个手段骗他退伍。他摇摇头,没太留意母亲的哭诉,倒是想着下午的女孩想的入迷。

“好球!”一直躺在沙发上的程父突然喊一声,看着电视里的球赛兴奋地坐起。

程母本来正酝酿的悲情也被这一叫打断,当即咬牙切齿的揪住程父的耳朵:“你说说你干的什么事?小铮就是我一个人的儿子是吧?也不见你上上心想想办法,我伤心着呢你还有心思看球赛?”

“哎哎哎”。程老爹一边哀嚎一边扯开程母的手,“唉你瞎操心也没用嘛,儿孙自有儿孙福,以后的情况咱现在也说不清楚…”

“说不清楚你怎么不早说出来?之前不还和我一起求着孙子孙女吗?啊!”

“哎哎,我那不是有原因的……”

“……”

程铮眼见他们吵了起来,轻飘飘丢下一句:“早点睡”。就踏着拖板上楼去了。

正在争执的老两口:“……”

程铮还没有缓过神来,怔坐在床,掀开被子盯着自己睡裤中间出神。

梦里的旖旎是那么不真实,又那么美好。与其说他是在纠结难道自己的内心是这么禽兽吗,倒不如讲还在细细回味。

罂粟一般的感觉,让他难以自拔。

程铮从军多年,之前的生活完全浸淫在男人堆里,单独与女性相处的时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更多的是训练,汉子们在一起喝酒打诨的日子,平时偶尔有军医处的姑娘来打招呼,每次无非都是点头示意,听朋友说给别人留下的映象不多美好 。

按他损友的总结,就是为人冷淡,不近人情,把女孩吓都吓跑了。

程铮对此不置可否,他是真不到怎么打交道。

不过现在细细回想昨日见到易丹的第一面,整颗心脏都莫名骚动不安,以往的冰山像是被化开,暴露出自己深处的悸动与无措,忐忑与喜悦交织,叫人摸不着头脑。

难道…这就是一见钟情?这就是…喜欢的感觉?

程铮挠了挠自己的短毛,由于刚刚睡醒,他现在整个人还处于朦胧的状态,睡眼惺忪,慵懒不想动,可是春梦的刺激不小,激的他拿起一旁的手机。

他翻到与黎茵的聊天记录,昨天吃完饭不一会儿他原本的相亲对象就发消息过来解释了原因,他当时脑子一抽,就把自己对易丹的好感说了出来,也不知道她说出去了没。

原以为会被黎茵鄙视一顿,不想她认真问起了几点情况,然后就表示了支持。

程铮手指在屏幕上拨动,翻阅着聊天记录,到某一处时突然停了下来。

程铮:你知道她喜欢什么样的么?

黎茵:我给你讲实话,你是符合她的类型,这丫沉迷肌肉男无法自拔,你到她面前秀秀什么腹肌胸肌她保不齐就被迷得晕头转向。

黎茵:不过你别傻傻地直接上去脱啊,会被告性骚扰的。

黎茵:你追她我不反对,不过你要是敢骗她的感情,你就等着瞧吧,虽然我觉得当过兵的应该不会有问题。

……

肌肉?程铮甩着胳膊,浑身上下打量一番,应该…比较满意吧……

他苦恼地抓抓脸,思索一会给黎茵发了一句话。

“打扰一下,你知道易丹今天会到哪去吗?”

“就是这样的,你到时候和院长说说就没事了”。带着眼镜一脸祥和的老教授笑呵呵地看着易丹,“把你叫来也是想快到时间了,看你论文完成的怎么样”。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19823.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