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又痒又湿快进来:不要摸了蜜汁都了下来流


“我需要更加严密的诊断。”老林看向马向前:“请您回避一下,我要好好的诊断一下。”

马向前点点头,担心的看了一眼女儿。

听到门上锁的声音,老林也不在意,将自己的听诊器拿出来,把马晓梅的被子掀开,露出上半身。

 文学



果不其然,现在正是最热的夏天,马晓梅盖的是棉被,里面还放着好几个热水袋,来温暖身体。

厚厚的睡衣阻挡了听诊器,老林没法,只能伸手解开睡衣的扣子,准备将听诊器伸进去。

可是刚解开了一个扣子,他的手就被人抓住了,一个虚弱的声音响起:“你想干什么?”

抬眼看去,马晓梅不知何时已经醒来了。此刻黑溜溜的眼珠正


在看着他。

“我是一名中医,被你爸爸找来,医治你的病的。”老林安抚的微笑了一下:“现在开始治疗,你能配合一下吗?”

“不用治了,我的身体我自己心里有数。”

谁知,马晓梅竟然一脸冷漠的拒绝了老林的治疗,伸手将扣子扣好,又将棉被盖上:“我的病治不好,也就我爸爸不接受现实,非要找一些医生来治疗。”

“这……”老林傻眼。这病人不配合治疗,这可怎么办啊?

“医生,你出去吧,说我的病治不好,我爸爸也会给你钱的。”被子里传来她闷闷的声音,老林一听,心中火起。

这是在质疑他作为中医的职业操守和能力!

“我保证能给你治好。”老林严肃的说:“只要你配合,我们很快就能治好!世界上没有什么治不好的病!”

“来了这么多医生,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这么说。”

马晓梅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那样子,但是脸上沧桑的表情又像是五六十的,看透世间百态的人。她扭头对老林笑着:“那好吧,我就再相信你一回吧。”

美人一笑,倾国倾城无颜色。老林不禁看的呆了,在心里喃喃自语:“真是天使……”

诊断工作开始。马晓梅非常配合的将睡衣解开,白嫩嫩的身体晃着老林的眼睛。老林拿着听诊器,心里默念: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好不容易稳住心神,将听诊器贴在马晓梅的胸口。

手指不小心触碰到她的皮肤,发现厚厚的睡衣下,肌肤也凉的像是冰块一般!所幸是心跳非常稳定,并没有出现什么问题。

全身上下一番诊断下来,老林心中得出了一个非常吓人的想法。

马晓梅应该是患上了渐冻症。

渐冻症,顾名思义就是逐渐被冰冻,人类发病率极少,但是也不是没有。因为这种病临床十分少,所以现在也没有研究出对其有用的解决方案。

看来马晓梅说的是对的,她的病确实是治不好了。

不过看着她美丽的脸庞,老林怎么都不愿意她在如此青春年华当中以这种方式死去。所以他抓住马晓梅的手,信誓旦旦的说:“我一定会治好你的病,相信我!”

马晓梅一愣,然后笑了开来:“恩,我相信你。”

伺候马晓梅重新躺下后,老林出了屋子,眉头紧锁。马向前凑上来,紧张兮兮的问:“怎么样了?”

“情况非常不妙啊。”老林实话实说:“你女儿患了渐冻症,虽然现在只是我的初步诊断,但是也八九不离十了。”

“渐冻症?”马向前不懂这是什么,老林仔仔细细的解释了一遍,然后又说:“现在我这里的设备根本不能治疗,我需要去大医院里面看看有没有相关的治疗方法。”

马向前连忙点头,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厚厚的红包:“请收下吧,多谢您!”

“这钱等我把你女儿医治好了再给我吧。”老林对黄杨说:“你现在带我去城里面吧。”

“现在?”黄杨一愣:“现在出发到城里就已经黑了,你不回来了?”

“我要去城里的医院。”

毕竟人命关天,黄杨再怎么心里不愿意还是开着车带着老林出发了。

镇子上也有医院,只不过规模很小,根本治不了大病,所以老林直接忽略了这里,指挥着黄杨来到了城里面的大医院。

即使到这里已经是黑夜了,但是大医院里都有值班的医生,老林进去找到一位值班的医生问道:“请问现在,渐冻症有相关的治疗方法吗?”

“渐冻症?”医生在电脑上查了查:“并没有,不过林县有一个医学专家发表了一片关于渐冻症的文章,你可以看看。”

这家医院并没有自己想要的东西,老林失落的走了出来。

天也黑了,两人就干脆找了家旅馆住了下来。老林用手机查了查那片文章,里面详细介绍了渐冻症的症状和专家推测出来的解决方法。

老林看了好几遍,最终决定先找到这个专家,然后再仔细探讨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19975.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