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纯肉爽文高干辣文_名校女学霸沦为生育机器

看到陈继续和林清清被送入了洞房,想到接下来他们要发生的事,我心中又是一阵懊悔。昨晚自己本来是有机会捷足先登,好好享受林清清这样的美人的,可是自己不争气,能怪谁呢?


不过,我也是有些做贼心虚的,因为没有成功给林清清破瓜,如果陈继文在洞房花烛夜见了红,会不会出事啊?


 文学

第二天一大早,从陈继文家传来一阵长长的鞭炮声,接而,我就听人说,陈继文死了。


那声鞭炮,是报丧炮。


我一下愣住了。首先想到的是,我没有给林清清成功开光,因此,给陈继文带来了血光之灾!


村里大部分人去了陈继文家,给他办丧事。


我想知道是什么情况,也跟着去了。


陈家一片哀嚎,昨天是喜事,今天就成丧事,任谁看了都会感觉唏嘘。


不少人在议论陈继文的死。


据林清清讲,昨晚陈继文喝了很多的酒,进了洞房后,一头躺在床上就睡着了。本来是甜甜蜜蜜的洞房花烛夜,林清清却“独守”了空房。


今天一早,林清清起床,发现陈继文还躺在床上,便去叫他起来,谁知怎么叫陈继文都没有反应。最后感到不对劲,才发现陈继文的身体已经僵硬了,早不知死了多久了!


“堂哥怎么无端端就死了呢?一定是你对他做了什么!”一个人指着林清清大声说道。


那人叫陈继秦,是陈继文的堂弟。长得牛高马大,经常光着膀子,背后纹着一条龙,听说专门在外面给人看赌场、收债款,下手非常狠,村里人都对他敬而远之。


林清清泪流满面,哭喊道:“我没有对继文做什么。我嫁给了他,怎么会害他?”


陈继秦冷笑了一声,“那为什么堂哥死了?你得给我们一个说法,不然,哼!”他的眼中闪过一丝阴狠,我看了,都感到一阵心惊。


林清清也是吓得花容失色。突然,她似乎想到什么,急声叫道:“是张小北!都怪张小北!”


我心一沉,林清清到底是要“出卖”我了!


趁没人注意到我,我准备离开。不料一只手抓住了我的后肩,狠狠一拉,就将我拉到了林清清的面前。


“想走?把事料理清楚了先!”陈继秦重重地踢了我一脚,叫林清清把话说清楚。


林清清指着我说:“是他没有给我破瓜,所以继文才死的!”


人群顿然一阵哗然。


陈继文的父母更是勃然大怒,扑上来对我便是狠狠一巴掌,质问我为什么不给林清清破瓜。


我只得将当时的情况如实说了。


“原来是个没用的废物!”陈继秦神色怪异地看了看我和林清清,说道,“这小子拿了红包不破瓜,导致堂哥结婚当晚就死了,得给堂哥陪葬!”


我大惊失色,忙给自己辩解,当初我是没有成功,但是,我本还想来一次的。第一次不成,第二次一定成。但是林清清没给我机会。


“既然这样,那就你俩都给我儿子陪葬!”陈继文的父亲陈满光愤愤地说道。


于是,陈家的人将我和林清清关了起来。


门从外面一锁上,林清清就对我一阵拳打脚踢,“都怪你,没用的废物,害我也要给继文陪葬!都怪你,你这个废物!”


我自知理亏,双手抱着头躲在墙角任林清清打骂。


打了很久林清清才停下来,突然一屁股坐在地上,竟然哭了起来。


“呜呜……我不想死。我还这么年轻,还没有活够,甚至还没有尝到做女人的滋味,我不想死!”


我看了看她,想安慰她,但话到嘴边又生生咽了回去。


这时,门被推开,一个人走了进来,一脸阴笑地对林清清说:“谁叫你和这废物没有破瓜?你这是活该!不过,如果你想在死前尝尝女人的滋味,这个,我可以帮你。”


“把女孩变成女人,我最拿手了!”

我抬头一看,见是陈继秦。回想起他刚才的话,心里不由咯噔了一下。


林清清也立马站起身,警惕地望着陈继秦问:“你……你什么意思?”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20249.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