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张敏被双飞_新婚之夜新婚夜疯狂

这在医生对病人开处方的历史上也是不多见的。一般只有想自杀的人才会利用药物的副作用来夺取自己的生命。

妈富隆,是最常见的一种避孕药,几乎每个小姐都知道。但不是每个女人都了解的。尤其是上了年纪的女人,这个药基本上跟她们已经浑身不搭界了。

然而,我们这里的一位小姐,在不考虑对自己身体伤害的前提下,利用它的副作用,比其他小姐多赚了不少钱。

 文学

当然,这在她的生理和心理上都是付出昂贵代价的,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她就是我们店里那个娇小玲珑有如邻家女孩的娜娜。

由于天气开始炎热起来,生意的旺季渐渐来临,小姐们的收入不断增加。而对店里来说,水涨船高,小姐们每天做的数量越多,我的收益也成正比。

娜娜就是看上这个行情,开始服用妈富隆,其目的跟避孕一点关系也没有,而是为了让每月一次的“大姨妈”推迟到下个月一起来。

做小姐的一般很少用“月经”二字,东北小姐称“来事了”,或“来红了”,南方小姐以及西部地区小姐称“大姨妈”的就比较多。

只因“大姨妈”的覆盖率高,有不少东北小姐也入乡随俗地改此称呼了。不过,我还是以为,上海女孩的叫法更合符情理也比较形象,上海女孩每月会说一句:我的“老朋友”来了。

娜娜是在“大姨妈”要来的前五天左右,开始每天服用“妈富隆”,只要中间不间断,就可以把这个月的“大姨妈”推迟到下个月,什么时候停药,“老朋友”就会马上出现。这样,就可以多做一个礼拜的生意,多赚一个星期的钱。

别看娜娜生得小巧玲珑,身单力薄,她为了赚钱可是有点拼命精神的,整个店里也只有她,坚持让“大姨妈”两个月上一次们。

出于良心的本能,我苦口婆心对她说过好几次。

我认真地告诉她,不管从什么角度来说,这样做肯定会伤身体的,你让原本正常的身体变得不正常,所产生的新陈代谢紊乱,会给你留下后遗症的;你年纪还轻,赚钱的机会多着呢!

“没事的,人家运动员比赛前超级模特表演前要‘来事’,都用这种方法来推迟的。”

“呃?你怎么知道的?”我似乎有点小瞧她了。

“我表姐就是省体操队的。整这事对她们来说是家常便饭。”娜娜的东北口音很重。

“那人家只推迟几天,哪像你整月整月的!”我这话是凭想象说的,因为这个领域对我而言,确实是有点陌生。

“不怕,等我哪天感觉不对劲,我会停止的。”娜娜说得很轻松,仿佛也很自信。

令人费解的是,她这么拼命挣钱,自己却舍不得乱花一分钱,是店里小姐中最节约的一个。每次她身上有了二三千快,就让我开助动车送她去农业银行的自动汇款机把钱汇到她东北的老家。

曾听娜娜对一个客人说过:父亲住院等着钱开刀,弟弟在上大学要供养,母亲身体不好还得下地干活,家里还有一个小妹妹,因为缺乏营养,长得很瘦小……

但是,这些故事内容在我内心已经很难再掀起波澜,因为我听得太多了,怎么可能都是一样的境况?

我这前前后后无论以什么样的身份关切地问过十多位年轻的小姐,为什么会做这个行当的?结果所有的回答竟然基本相同:爸爸住院等钱开刀,弟弟在读大学……

或许,这样的故事读听起来富有真实性;也许,这种说法最能激起嫖客的同情心,因此而能有机会多得到小费。

不得不承认,若干年前在这种场合,我第一次听一个女孩面带谈淡的哀愁,悠悠地向我叙述关于“爸爸开刀弟弟读大学”的故事时,我确实有过心灵上的撞击,也动过恻隐之心,甚至也曾多给过小费&8226;&8226;&8226;&8226;&8226;&8226;

当时还为自己的这种“壮举”有过自我价值的肯定。等第二次听到时,我感觉是怎么这样巧?第三次听到时感觉有点“怪”了!第四次时……

现在说这个故事的小姐已经很少了,因为听过这个故事的人太多了,就像“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在给小和尚讲故事……”实在是老掉牙了,太不新鲜了。

但是,第一个讲这个故事的小姐也许是真实的;第一个编这个故事的小姐是有才气的,她具备一个作家的天赋和潜能。

干我们这一行,最烦的客人就是酒喝过头的人。

因为酒精的作用,他那“东西”反应很迟钝;小姐很努力的用“音乐之声”让它打起精神,恢复自尊,无奈酒过量以后的细胞组织麻木了,敏感度降低,产生不出兴奋点,因此很难达到最终目的。

而男人的天性是经过再三努力还是不行,心里会觉得很窝囊,也很痛苦,甚至打自己耳光的都有。

更重要的是,酒后壮胆了,说话的口气也大了。我们跟客人的多次矛盾冲突,大多是因客人酒后造成的。

有一个杨州人,三十多岁,是来过几次的老客户,人蛮老实本分的,小姐们对他印象也不错。

这天他带了一个单位的同事过来,是个广东人,二十几岁,第一次到上海工作,人倒是长得蛮帅的,遗憾的是,这小伙子一嘴酒气,走路都摇摇晃晃。

像这样的人,我们宁可放弃不做,也免得因为他自身的原因闹得不开心,反而影响后面的生意。

这样的例子到目前为止已经遭遇过好几次。

但是,他是由老客人带来的,这就不好意思拒绝了。

我起身让他们二人先进去,我说你们两个先在里面坐一下,今天我挑二个最优秀的小姐来陪你们。

其实我是想让那酒多的人先躺到床上,不要东倒西歪的碰坏店里的东西。

要说挑最好的小姐那是骗人的,也就是轮到谁就谁上。

我看了一下轮钟牌,排在前面的是小郑和娜娜,不用我说,她俩起身到了里面。

那个扬州人看见小郑说:“呵,你丰满,你去陪我同事吧,他喜欢胸大的小姐。”于是他把小郑推到了广东人房间,然后一把抱住娜娜。他的这个举动是有私心的,他每次过来都喜欢找小巧玲珑的,娜娜正合他的口味。

半个小时不到,杨州人出来了,看样子玩的很开心,拉着娜娜的手有说有笑,并把自己的单买了。然后喝着娜娜泡给他的毛峰茶,很有耐心地和小姐一起边看电视边等他还没完事的同事。

“估计还要多长时间?”我问,指里面的那位广东人。

经验告诉我,这个广东小伙子酒喝到这个程度,要想把生意顺利的做下来,往往是有难度的。

“这个不太清楚,我是第一次带他出来。”扬州人说。

“那就再等会吧,他酒多了可能会慢点。”其实我心里有点急,但脸上还是很镇静,这主要是怕影响小姐们的情绪,同时也让她们对我有信心。

等了二十分钟,广东人还没出来。

我们店的规定是四十五分钟算一个钟,超过了就要算加钟。

因为如果不这样规定,客人在里面玩得开心了,做二次,给二次的钱,而小姐有时会产生贪婪的心理,出来时只交做一次的台费,这在管理上会带来漏洞。

这个制度对客人同样也是一种约束。

没等我向里面叫钟,小郑却头发凌乱地跑了出来。

“老板,这人没法做!他从进去就开始做一直到现在,连一点感觉都没有!”小郑一脸的无奈和怒气。她平时在店里应该是最有耐心的,今天肯定是客人太过分了。

这时那个广东人也出来了,说了一口的广东话,大概意思是没做完就跑出来,有没有职业道德?下回再也不到这里来了!说完拉着杨州人就往门外跑。

小郑说:“他还没给钱!”

我一个箭步冲出门外,一把抓住广东人的衣领说:“对不起,兄弟,你已经做了五十分钟,超过一个钟的时间,做不出来是你的事,单肯定是要买的。”

“她那么松,叫我怎么有感觉!”他嘴里酒气依然很重。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20337.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