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里苗族祭祖仪式:吃牯脏(踩鼓节、翻鼓节)

凯里苗族祭祖仪式:吃牯脏(踩鼓节、翻鼓节)

凯里是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政府所在地,是自治州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凯里市这个33万多人口的城市,居住着苗、侗、汉、水、布依、仡佬、土家等28个民族,少数民族占全市人口68.6%。清水江自黄平县南穿凯里,名龙头江。凯里市在龙头江南岸。龙头江即古夜郎牂牁江流域的一部分。

在凯里城西15公里处有著名的香炉山,是苗岭有名的山峰,海拔1200余米,方圆15公里,四周石崖崭绝,迭垒三层,顶平腰束,形如香炉,故名香炉山。山上古树遍岭,云雾镣绕。古代苗族人民为对抗官兵的镇压,多以香炉山为营地聚众反抗,故香炉山也是苗族人民缅怀先祖、抗击外敌和憧憬自由幸福的圣山。这里是苗民过传统民族节日的圣地。他们在山下龙头江过“龙船节”,在山腰过“爬坡节”,均是苗家很具特色的节会。但在香炉山,最古老、最盛大的苗家节日首推“吃牯脏”。

“吃牯脏”,也称“吃牯藏”、“刺牛”、“鼓社祭”、“翻鼓节”、“踩鼓节”,是黔地苗族最隆重的祭祖仪式。苗族的古老信仰,认为用大牯牛的皮制成的大鼓,是祖先亡灵所居的地方,为一个血缘家族的纽带和象征,这血缘家族历史上称“合款”或“门款”,有“款约”对内维持本族社会秩序,对外对付敌人侵犯。“吃牯脏”是远古苗民祖先崇拜留传下来的一种久远的祭祖仪礼。

“吃牯脏”古节包含着斗牛、宰牛祭祖、用牛皮制鼓、祭鼓等一系列离不开牛的宗教礼仪。

祭祀祖宗用的神圣的牛皮大鼓,鼓身用整段捕木凿空而成,而后在楠木的两端蒙上牯牛皮,就成为供族人祭祀的神鼓。这种神秘的大鼓在苗乡分双鼓和单鼓两种。双鼓由大小相同的两只鼓组成,鼓身长170厘米,直径30厘米,是祖辈传下来的,平时放在久婚无子人家中。据说供奉双鼓,可使无子者得子,子孙繁衍不绝,因此求子者争相存放本族双鼓。单鼓为单只,比双鼓略为短小,祭祀时现制造现使用,鼓祭结束后,送藏山间岩洞,不再取用,任其腐烂。

“吃牯脏”的节日分定期过和不定期过两种。定期过所定时间,在苗族各分支中也不全统一。有每隔3年、7年、13年举行一次的;有每过五年、九年举行一回的;有每11年举行一轮的。不定期过节,则需经过占卜求卦而确定。“吃牯脏”的祭仪很是复杂,往往分接双鼓、到山上原来藏单鼓处拜祭已腐烂的旧鼓(称“翻鼓”)、制新单鼓、斗牛、宰牛、送饭等一系列隆重仪式。

斗牛是最动人心魄的仪式之一,选用大牯牛相斗,被选上的牯牛,称之为牛王。每头牛王上阵相斗前披红挂彩,并伴着喧天锣鼓、高奏的芦笙,由旌旗开道,众人簇拥相送而进入斗牛场。供作斗牛用的大牯牛不准杀生,对斗死的大牯牛视若英雄,不得吃其肉,并得厚葬之,还得在牛墓上树碑立传以记斗牛战功。

进行斗牛时刻,本地苗民把过路商贩,外地游客均视为苗家最尊贵的嘉宾而邀其共同观赏斗牛。斗牛的场面热烈而欢狂。

供祭祀作牺牲拜祖用的牯牛,要挑腰肥体壮的,并同样被打扮成五颜六色。这些行将牺牲的祭牛中,那些角上挂着银项圈和绿花鞋的,是专用来祭祀女祖先的;而角上挂着头帕和青布鞋的,则是祭祀男祖先的。当夜雾氖氢,寒气袭人的夜色降临之际,香炉山上用三根原木竖起了砍牛架形成神秘的祭坛。苗家壮汉吆喝着把所有的祭牛卸了妆绑紧在木桩上,然后猛挥利斧把牛砍毙。这种神秘的砍牛祭祖仪式必须赶在日出前结束,并不许外族人参与观看。天亮了,香炉山摆满了整齐地排列在一起的祭牛头,由被苗家尊称为“波摩”的本族巫师为祭牛超度,并虔诚地唱起深沉的古老祭歌。一系列祭祀仪式,在向祖先送饭敬献供品后结束了,压抑的肃穆气氛也随之一扫而光。

狂欢节就开始了。整座香炉山沸腾了。姑娘小伙,男签女舞,歌声签音入云,双鼓发出低昂雄浑的音响,连年迈古稀的老汉也捏着长烟杆手舞足蹈,不分男女老幼在香炉山上狂歌畅舞,苗人又称之为“踩牛堂”或“踩鼓”。

壮观的斗牛场面和庄重的宰牛奈祖仪礼,具有不同的民俗内涵。“吃牯脏”伴以斗牛,展示出讨好祖先神灵兼自娱的心理,以及驾驭兽类的自信,跟人们的畜牧农耕经济生活有着直接的联系。而“吃牯脏”的宰牛祭祖,祈求的是人间活人和阴间祖灵的对话。作为牺牲品的祭牛则是世问为冥间人神相通的媒介。这种仪礼,是一种颤抖的祈祷;没有人的自娱的气氛。斗牛比宰牛祭祖更广泛,除在“吃牯脏”祭祖中出现外,在其他许多民族节日里也有。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2093.html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