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龙涛第一次玩施雅|扒开双腿猛进入失禁

姨妈说:“我先扶你。”


然后示意我起来,把我的手搭在她肩上,而她一手抓着我的胳膊,一手搂着我的腰,将我扶起来送到床边。


 文学

当姨妈搂着我腰的时候,我能清楚的感觉到她的一只紧紧的挨着我,说实话,在姨妈扶着我去床边的时候,我的内心是非常感动和幸福的,姨妈身上的香水味,似乎让我着了魔,有那么一瞬间,我希望她能一直这样搀扶着我,没有尽头的走下去。

我坐在床边,姨妈关切的问:“还疼不疼,摔坏没”


我说:“哪有那么容易摔坏,姨妈你别瞎担心。”


姨妈还是不敢直视我,脸上的红晕依旧未退去,温柔的说:“没有事就好,你休息下,姨妈下面给你吃。”


为了避免多的尴尬,虽然我此刻很希望姨妈能在我身边,但还是说:“姨妈你去吧,你这么看的我不好意思。”


姨妈小声的说:“该不好意思的是我吧。”


彷佛这几个字从嘴巴里刚蹦出来就要收回去的感觉,然后转身小跑去厨房。


看到姨妈小跑的模样,联想她刚刚说话,让我觉得她像个娇滴滴的小媳妇。


内心的一团火,似乎要慢慢烧起来了。


就在这时,电话响了,是刘慧打来的。


问我起床没有,说今天给我放一天假,叫我带姨妈出去买几件厚点的衣服。


然后听到那边下属和她汇报工作的声音,又匆匆挂了电话。


看到依旧如故,想到此刻刘慧还挺着大肚子为了这个家而工作,我有点恼羞成怒,意识到自己这一两天失态,甚至觉得自己变态,忍着疼痛赶紧穿好了衣服,然后去洗了把脸,在内心告诫自己不要胡思乱想。


来到客厅,看到姨妈在厨房里煮面,内心的愧疚感再度袭来。


她们母女对我这么好,可我却想这么猥琐下流的事,真该天打雷噼。


“小张,想什么呢发呆,快来吃面。”


不知道过了多久,姨妈把面端到我面前,打断了我的深思和自责:“我把面放茶几上,就坐沙发上吃吧。”


我说:“好的。”


接过姨妈的面,也许是饿了的缘故,我忽然觉得姨妈下的面特好吃。


中午刘慧要和客户吃饭,所以我和姨妈随便吃了点就早早出了门驱车前往附近的商场。


兴许是之前在家发生的事情太过尴尬,逛街时,姨妈让我跟在她后边,二人也没过多的交流。


一天又这么过去了。


深夜,刘慧早已入睡,自从怀了孩子后,她一到床上就能睡着,且睡得特沉,雷都打不动。而我却辗转难眠,其实我已经很久没有失眠了,早几年,生活压力太大,居无定所对未来没有信心的时候经常失眠,最近几年生活慢慢步入正轨,很少失眠。


所以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甚至有焦虑的感觉。


我偷偷的从卧室出来,到阳台点上一根烟,北京的深夜已经有点冷了。我猛吸了两口,感觉到身体没有那么冷了,心里的焦虑也少去了些许。


再吸了几口烟之后,我感觉到几分恶心感,将烟头弹出窗外,看着烟头携带着小火花划出一道弧线往下掉落,很快消失不见。


我转身打算回去睡觉,毕竟太冷。却看见一个人影在我身后,这着实吓了我一跳,一定神才看到是姨妈,也不知道她在客厅站了多久。


我双手抱着胳膊搓了两下,走进客厅,关上阳台的门,问:“姨妈你吓死我了。”


姨妈假装责怪的说:“姨妈有那么恐怖,瞧把你吓成那样。”


她说话的声音尽量压得很低,生怕吵到她的宝贝女儿,显然她不知道她的宝贝女儿睡着后,哪怕拿锣鼓在旁边敲也不一定能醒,何况还隔了这么远。


我说:“恐怖倒不恐怖,就是姨妈你太白了,这头发又披着,有点像聂小倩。”


说完自顾自的笑了起来。


姨妈温柔的说:“你这是埋汰你姨妈还是夸你姨妈,我睡了一觉醒了,见客厅灯亮着以为没关出来看看。”


我说:“肯定是夸你呢,我睡不着,小慧怀孕了,怕影响小孩健康,所以出来抽根烟。”


姨妈说:“年纪轻轻的,少抽点烟,你看你姨父,年轻的时候抽的那么凶,现在身体不行了,知道后悔了,开始搞养生,但年轻的时候损耗太多,现在怎么养也养不回来了。”


深夜里,尤其是当我辗转难眠的深夜里,看着眼前的姨妈,穿着昨天那件睡裙,因为没有穿里衣的缘故,胸前若隐若现,惹人爱怜。


听到姨妈说姨父不行之际,我的脑海里很自然的就规避为那方面的不行,不由得内心就有些许燥热和悸动起来,竟然又不争气起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22425.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