趴着从后面撞击h*夜晚教室里发出的声音作文

“啥不卫生啊,儿媳妇,你的唾沫就是香水,比世界上最好的香水都要香,你快点吐啊,公公快要受不了了!”下面越来越热,我有些受不了了“好吧”儿媳妇点了点头,张开了玉唇,一股白色的香液从她的口中缓缓流了出来,浇在了我的家伙上


有了儿媳妇口中的香液做润滑剂,老汉我更舒服了。


 文学

“爸,它又变大了!”发现我的家伙,竟然比刚才又硬了不少,儿媳妇惊慌失措的喊了起来“别停,快加大力气啊!快!”我已经到了最舒服的时刻,马上要喷出来了,忍不住催了起来儿媳妇也知道我要出来了,她赶紧用手帮我使劲的弄了起来。


“啊!啊!儿媳妇!我终于得到你了!”一股炙热的岩浆就像滔滔洪水一样破体而出,我像丢了魂一样喊了起来,数不尽的粘液,全都喷在了儿媳妇精致的脸蛋上。看着儿媳妇被喷的白花花的玉脸,我充满了成就感。


“爸,你这是干啥啊”儿媳妇被我喷的眼睛都睁不开了,一片一片白色的粘液,迷住了她的眼睛,糊在了她整张脸蛋上,她生气的喊了起来,“儿媳妇,你再委屈委屈,用你的身子帮我擦干净了”我笑着,捏着黏糊糊的黑家伙,顶在了儿媳妇丰满的水蜜桃上,使劲的擦了起来。

儿媳妇的水蜜桃,擦在上面又软又舒服,不一会儿,我就把家伙上面的脏东西,全都擦在了儿媳妇的水蜜桃上。


擦干净后,我才心满意足的停了下来。


“爸!讨厌死了!”


儿媳妇最爱干净,被我弄了一身的污秽,她气的要死。


家里还没来电,她冲进了浴室,用瓶装水一瓶接一瓶的往身上浇灌着,企图,把我留在她身上的脏东西给冲洗干净。


经历了这一次事件后,我已经无心休息了。


儿媳妇把身上反反复复冲洗了好几遍,然后,就钻进了卧室,再也不愿意出来了。


我独自一人躺在客厅的凉席上,怀念着刚才儿媳妇玉体的温暖,没想到,今天眼看着要进去了,最后还是失败了,儿媳妇始终不愿意跟我,她的爱洞,老汉我什么时候才能真正进去一次呢?


我心里胡思乱想着,不知不觉,家伙又硬了起来,不知不觉到了后半夜,天气渐渐的凉爽了起来,我缓缓的睡着了。


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终于和儿媳妇融为一体了,我的黑家伙,在儿媳妇的玉洞内不停的进进出出,儿媳妇抱着我的脖子,满脸幸福的被我征服着……可惜梦终究是梦,总有醒来的时候。


早上醒来后,我睁开眼睛一看,儿媳妇已经去上班了,我有些失望。


下午,儿媳妇一直等到很晚才回来,而且,回家后,她就钻进了卧室,在刻意躲着我,后面一连几天都是如此,儿媳妇比以前对我更加疏远了,天刚亮,她就出门,天黑了才回家,而且,晚上躲在卧室,几乎不出来,我和儿媳妇之间的距离,直线拉长。


我连和她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了,儿媳妇这样子对我,让我很心寒,但,我不怪她,一切都是我的错,那晚,我不该轻薄她。


日子还在继续,一连几天的时间过去了,儿媳妇的妹妹李岚突然搬家,李岚是儿子的小姨子,比儿媳妇小五岁,今年刚刚大学毕业,在一家外企做实习生,由于工作搬迁,李岚需要重新租一套房子,儿子在外出差,家里没有什么人,儿媳妇便喊上我,去给她妹妹搬东西。


我开上了家里的东风面包车,带上了儿媳妇,直奔了她妹妹的出租房。


“王叔好。”


第一次见她妹妹,我就被惊艳了,儿媳妇的妹妹和她同样漂亮,她们都是水灵灵的大美人,儿媳妇的妹妹个头一米七,穿了一件白色的小短裙,露出两条细长的美腿,看起来楚楚动人。


第一次和我见面,李岚对我微笑着打了一个招呼,我被她的美貌所惊艳了,一时间竟然看走了神。


“王叔,我脸上很脏吗?”李岚不好意思的问道。


“没,咱们赶紧搬家吧。”害怕被李岚看出来了我的窘迫,我赶紧转移了话题。


“那行,王叔,今天谢谢你了。”


李岚是个很懂礼貌的女孩,她对我弯腰鞠了一个躬,她弯腰的瞬间,胸口露出了一抹迷人的雪白,李岚的玉胸比儿媳妇要小一号,但,同样美的令人窒息。


我看了一眼她的美胸,顿时一阵心跳加速。


儿媳妇已经在旁边帮忙收拾东西了,我也跟着收拾了起来。


女孩子的东西都是比较多的,李岚同样如此,她的衣服,小饰品,毛绒玩具数不胜,整个房间杂乱不堪。


给她收拾东西的时候,我突然在沙发底下有了新的发现,我意外捡到了一个黑色的丁字裤,蕾丝做成的丁字裤,上面绣满了精致的花纹,在丁字裤的三角地带,有一抹白渍,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异香。

“啊!”


李岚发现我在拿着她的内裤,立刻花容失色。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25934.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