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强迫系列小说*上下耸动和爱女上下耸动

这样的男人,真的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而且他还不嫌弃自己结过婚、生活孩子,就冲他这份真心,自己也得好好对他、使出浑身解数去伺候他!

想到这儿,雪梅心里已经被陈壮完全占据,她擦干净眼泪,端着最后一道菜走了出来。

一出来,雪梅就不由得看向陈壮,她的眼神里此刻已经满是浓浓爱意。

 文学

她也不知为什么,只是一瞬间,自己就真的爱上了这个年轻的陈壮,自己的身体还没被他征服,心就已经先被他征服了。

赵铁柱拉着雪梅坐下,笑道:“行了雪梅,你忙活半天,赶紧坐下吧,我们一起喝一点。”

雪梅红着脸点点头。

赵铁柱拿出白酒,倒了三杯,递给雪梅和陈壮,说:“壮子,咱俩多喝点,你女.叟子酒量不行,就让她少喝一点吧!”

陈壮毫不犹豫的说:“好嘞铁柱哥!我陪你多喝点!”

赵铁柱端起酒杯,对陈壮说:“壮子,这一年来,你帮了我们家不少忙,哥哥和你女.叟子敬你一杯,谢谢你!”

雪梅也跟着端酒,柔声道:“壮子,女.叟子谢谢你!”

陈壮急忙端起酒来,说:“铁柱哥、雪梅,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不用这么客气!”

赵铁柱点点头,说:“都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喝酒!”

说完,他一口把酒全喝干了,陈壮也很干脆的干了一杯,雪梅酒量不行,便跟着喝了一口。

只是一口,雪梅那白嫩的俏脸儿便红润了起来,看着格外动人。

赵铁柱又喝了几杯酒,看向雪梅,说:“媳妇,壮子既然也在,那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等我大仇得报之后啊,你就跟着壮子过日子吧,人家壮子可说了,绝不让你受半点苦!”

雪梅红着脸,心里感动,嘴上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陈壮也有些害羞,毕竟这话还是第一次当着三人的面说出来。

他偷偷的看向雪梅,却发现雪梅这时候也正在看他,两人的视线在半空中一交汇,便立马各自转过了头。

雪梅假装镇定,把头发撩到了耳后,心脏狂跳不止。

赵铁柱看着雪梅,说:“媳妇啊,你跟壮子喝一杯吧,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你俩也不用太拘谨,待会就回屋把正事办了吧,老这么搁着也不是个事儿。”

雪梅被这话闹的更羞了,连连低着头不敢看一旁的陈壮。

赵铁柱一见如此,继续劝道:“雪梅,老这么害羞哪还行?你身子早都让壮子看光了,也该真枪实弹的来一次了。”

赵铁柱这么一说,雪梅心里也就放开了不少。

如他所说,自己的身子确实已经让陈壮看完了,自己再害羞还有啥意义?

想到这儿,雪梅把心一横,端起酒杯来,对陈壮说:“壮子,女.叟子敬你一杯,以后女.叟子就靠你照顾了!”

陈壮急忙也把酒端了起来,无比认真的说:“女.叟子,以后我一定拼了命对你好!”

说完,陈壮把一杯酒喝得一滴不剩,雪梅也把心一横,皱着眉头把酒全都喝光。

赵铁柱这时又道:“不过,壮子,还有一件事你不要忘了,等你女.叟子教会你睡女人之后,咱俩就给那个柳凤娇下个套,然后你就找机会把她办了!”

雪梅一听这话,急忙说道:“铁柱,你这不是瞎整吗,马来财要是知道壮子弄了柳凤娇,还不得杀了壮子?”

赵铁柱嘿嘿一笑,说:“你们放心,马来财知道这一切的时候,我到时候自然会让马来财生不如死!”

陈壮点点头,不管怎样,自己之前就答应了赵铁柱,而且一想到今天自己还让柳凤娇那个骚娘们砸了脑袋、又被她骂了死去的父母,心里就一阵火大。

雪梅心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她已经把陈壮当成了自己的男人,可他却跟自己丈夫密谋去睡另外一个女人。

不过雪梅也不敢说啥,毕竟这一切都是赵铁柱安排好的,万一出了差池,自己跟陈壮的事儿也未必能保稳。

赵铁柱见陈壮没有问题,顿时松了口气,又急忙张罗两人吃菜。

雪梅的厨艺很好,一桌菜虽然都是家常菜,但是味道都格外的好。

推杯换盏间,陈壮和赵铁柱都有些酒意,待得饭菜也吃的七七八八了,赵铁柱便站起身来,对两人说道:“行啦,饭吃好了,酒也喝的差不多了,你俩回屋办正事吧,我出去溜达溜达。”

雪梅害羞,没有接话,陈壮急忙问道:“铁柱哥,你去哪啊?啥时候回来?”

赵铁柱哈哈一笑,说:“你放心,我一时半会还回不来,再说,你俩也不用惦记我,我回来之后就睡偏房,你俩只管办事,困了在主屋睡就行了。”

雪梅心下一喜,她也怕赵铁柱给的时间太短。

自己可是压抑了一整年了,要是赵铁柱几十分钟后就回来,那可真是尽不了兴。

这下好了,赵铁柱晚上睡偏房,留给自己和陈壮的时间足有一整晚!

一整晚的时间,陈壮这小子身体这么壮实、又那么厉害,肯定能让自己彻底开心!

赵铁柱说完,便一个人趁着夜色出了门,堂屋里就只剩下陈壮和雪梅。

两人共处一室,多少有些尴尬,陈壮心里紧张,支支吾吾的说:“嫂……女.叟子,你说咱还有啥要准备的不?”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25977.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