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纯校花受辱沦陷H*醒来时发现已经在c了

何玲暗骂自己太放浪,可空虚的感觉有一阵阵的冲击着,只好身手把花洒拿起来,想要冲凉让自己冷静下来。


可起来的太快,一个不小心,竟然滑倒在了浴缸里。


 文学

“啊……”


何玲有些懊恼,自己怎么会这么没用,竟然会摔倒,真是笨死了!


到底怎么了今天,做什么都不对!


看着脚踝上的红肿,何玲心里又气又急,泪珠儿啪嗒嗒的落了下来。


都说女人是水做的,男人是土做的。


以前广坤在时,两人如胶似漆的,也是对完美的鸳鸯。


可现在,广坤昏迷着,每天看到他的样子,何玲就越发的难受。


就在这时。


砰的一声响起。


卫生间的门,被老谢打开了。

何玲正躺在浴缸里,一双玉腿耷拉在外面微微分开,正在用水冲刷着那里。


记不清楚多少个夜晚,寂寞时,何玲都会用这种方法排解寂寞。


可,她没想到,老谢会进来!


何玲惊得拼命想要爬起来,可浴缸很滑,她竟然没站起来:“叔,别看了……求你别看了……”


“玲玲,你在干吗?刚才听到你声音不对,我怕你出事。”


何玲几乎快哭了,刚才好不容易逃出来,本打算冲个凉,可老谢竟然又跟进来了……


想要抗拒逃避的难度有多大,何玲心里清楚。


自己还能经得起几次老谢的勾搭,连她自己都说不清楚。


何玲现在是既矛盾又有些忐忑。


就在这时,老谢走过来,拿着一块浴巾递给她,“穿上吧,我先出去。”


一刹那,何玲的眼眶有些湿润。


老谢也许是真的好心,只是想帮自己实现有孩子的心愿。


借种,并不是不行,只是何玲一时半会无法接受。


特别是老谢跟广坤还是亲戚,何玲心里这道坎过不去。


何玲想要站起来时,忽然一声低吟,疼的花容失色脸色大变。


“怎么回事?是不是摔伤了?”老谢着急关切的问。


“叔,我好像摔倒尾椎了。”


“这么严重,快,让我看看伤得重不重。”


老谢说着要去抱她。


何玲惊讶的说:“叔,不用,我自己能走。”


“你怎么还不懂,广坤就是摔倒了骨头才成了植物人,这可不是小事啊!”


老谢紧张的说:“刚好我会推拿,快让我看看伤得重不重。”


他说的没错,广坤的确是摔倒了以后,成了植物人。


何玲此时也有些害怕了,万一自己再倒下,广坤就真的没人照顾了。


“叔,要不,去医院吧?”何玲娇声道。


她觉得还是去医院更靠谱,而此时回过神来,确实尾椎骨那里隐隐作痛,像针刺一样的感觉让何玲心里也很紧张。


老谢不吭声,走过去把何玲抱在怀里。


感觉到老谢手臂的力量,何玲忍不住一声娇吟,竟然有些留恋被他抱着的感觉。


接着。


老谢把她放在沙发上,让她跪在沙发上,姿势就像一只小母狗,翘臀高高的撅着,双腿分开,毫无保留的展现在老谢眼前。


这个姿势让何玲无法接受,心里更是感觉羞耻到极点,她颤声道:“叔,这是做什么啊……这样不好……”


“你不懂,这样才能保持尾椎骨不会变形,你试试是不是没有刚才那么痛了?”


老谢义正言辞的说。


何玲动了下,还真是没那么疼了,她也不懂,以为老谢说的是对的。


可,这么被老谢盯着看,心里的感觉更是像有小虫在爬似的难受。


何玲感觉到自己的翘臀上,一双到手正在缓缓的揉搓。


娇躯猛地一颤,何玲紧张的回头,发现老谢正在盯着自己,甚至他的手还把自己的翘臀往两边拨开……

老谢离的很近,看得很仔细,粗重的鼻息打在那神秘幽深之处,让何玲不由自主的想要遮掩,却控制不住里面流出更多的……


“叔……看好了吗……求你别再弄了……我好难受……”


“别怕,叔学过按摩,我这是在帮你推拿,减少疼痛。”


老谢的注意力,全都在何玲的那里。


他也没想到,何玲那里竟然是小馒头的形状,里面粉嫩外面雪白,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比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也不差分毫。


看到这里,老谢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25987.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