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根巨物一起三P-㓜女雯雯的故事

  张总就这么深深陷了进去,别提对她有着迷了,甚至连王雅兰跟刚进公司时候的时候完全是两个形象也觉察不出来。

    当然,我也不可能傻到跟张总说这些,男人就是这样,一旦对一个女人上了心,就什么也听不进去了,谁说点闲话,就是他敌人,正应了那句话,动我兄弟可以,别动我女人。

    ……

    一阵香风袭来。

 文学

    王雅兰打开车门,赌气般的坐在了张总的旁边,两条腿,要多白有多白,她也不理张总,而是侧脸看着窗外,狐媚子般的脸上满是小情绪和不高兴。

    我握着方向盘,目不斜视的开车,心里暗叹,两个戏精又要上线了……

    张总见王雅兰不说话,急了,连忙伸手安慰,但是被王雅兰把他手给打了回去,小情绪满满的哼声说:“拿开,别用你的臭手碰我。”

    张总故意装不懂:“我手怎么臭了?”

    “你……”王雅兰一副害羞的说不出口,特别吃醋的样子,委屈的说:“你敢说你昨天晚上没碰你老婆吗?我不管,我一想到你跟你老婆做那种事情,我心里就受不了,忍不住吃醋。”

    “你说这个啊,我以为你气什么呢。”张总“恍然”:“我昨天晚上跟她什么都没做,早早的就睡觉了。”

    “真的?”

    “当然是真的啊,我这么爱你,还能骗你啊。”

    王雅兰小情绪渐消,终于半推半就的肯让张总搂着她,只是脸上还有些迟疑:“那你这段时间一直住我这里,也没回去,她就没主动勾引你,要跟你亲热?”

    “当然有啊。”

    张总应道,然后又在王雅兰又要不高兴的时候,恰到好处的转折:“不过我现在心里想的都是你,对她都没感觉,不是跟你啪啪啪的话,我硬都硬不起来。”

    “这还差不多。”

    王雅兰阴转晴,漂亮的眼珠子一转,手一下就抓向了张总的胯下,小女人十足的挑逗说:“不过还要让我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有缺少公粮。”

    “别闹……陈升在呢。”后面传来陈总的低声。

    紧接着,王雅兰半撒娇,半不依不饶,特别勾人的细细低语也响了起来:“我不管,我现在就想要你……亲爱的,你不知道,我现在怀孕了之后,就好像需求多了起来一样,老是想要,昨天夜里我睡觉还做春梦,湿了呢……”

    “有多湿?”张总的喘息声明显已经粗重起来了,他最好的就是这一口。

    “唔,我不好意思说。”

    “我要你说。”

    “特,特别特别湿……哎呀,我不说了,难为情死我了。”

    “我再问最后一个,你小妹是为我湿的吗?”

    “嗯~~”

    ……

    虽然只是一个嗯,但是开车的我已经可以想象到后座王雅兰这个妖精红着脸,低着头,百转千秋,低声细语的勾人模样。

    简直让人受不了。

    根本控制不住的,我就有了反应,下身跟触电一样,涨的老高,好像要把裤子顶破一样。

    我情不自禁的吞了一口口水,偷偷看了一眼后视镜,刚好看到张总贴着王雅兰大腿,手往她短裙里面伸……

    这种感觉,别提有多刺激,多挠人了。

    恨不得我自己代替张总,把手伸王雅兰裙子里面去。

    就在我想要伸头看的更仔细一点,看王雅兰有没有可能腿分开的大一点,好走光什么的时候,心里突然一突,只见后视镜里,本来低着头,一脸娇羞的王雅兰不知道什么时候抬起了头,正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我差点没吓死,连忙目不斜视,看着前面开车,心里噗通噗通的跳个不停,生怕王雅兰跟张总说些什么,那我就完了。

    不过还好的是,王雅兰并没有跟张总说些什么,反而好像沉浸在了和张总的互相调情中,若有若无的喘息声,仿佛从她的喉咙深处一点一点的散发出来一样,尽管我不敢再偷看,但是那细细的喘息声音还是不停地往我的耳朵里钻,让我脑子里画面感不断,更是煎熬,简直是痛并快乐着。

    ……

    丽都花园离张总的公司并不远,当初张总就是为了方便王雅兰上班近一点,才在丽都花园租的房子。

    到了公司。

    张总为了避嫌,免得别人说他跟秘书有什么猫腻,先下车从电梯上去了,而我则和王雅兰在车里晚点上去。

    “要不我先上去?”我刚刚偷看王雅兰和张总之间的小动作被她发现,现在心里特别心虚,根本不敢单独面对她。

    王雅兰脸上还残留着红晕,她一边整理裙子,一边说道:“车钥匙在你那,你走了,车门谁锁?”

    “我可以在外面等着……”

    “为什么要在外面等着?”

    王雅兰整理好衣服,突然从后座身体前倾,凑近了我,体香幽幽,嘴角勾勒出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笑容:“你在心虚什么?”

    “我……”感觉到耳边的吐气如兰,我一下子身体僵硬起来,心跳也不可抑止的加快起来。

 “我有什么好心虚的啊。”

    我回过头,干笑着,装听不懂王雅兰在说什么,我跟了张总两年,王雅兰什么时候被张总给睡了,怎么睡的,我都清清楚楚,后面也是我给他们两打的掩护,所以我跟王雅兰之间也很熟,只是后来王雅兰跟了张总,我才跟她保持了距离。

    “你就装吧你。”

    王雅兰一副早就看穿我了的表情,然后下了车,走向电梯,那背影,那身段,简直没办法形容,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把她按在墙上,把她那个啥了。

    想到这里,我脑海里不禁出现昨天晚上老板娘跪在床上,压着腰线,来回摇曳的画面,差点没流鼻血……

    ……

    由于我经常给张总和王雅兰打掩护的关系,我和张总的关系也特别的近,平常的时候,只要张总不用车,我就没什么事,随便找个地方坐着玩手机就行了。

    办公室的话。

    以前我可以坐,但是王雅兰过来给张总当秘书之后,我就很少进去找不自在了,和网上流传的段子差不多,有钱老板跟秘书之间,还不就那么点事,这两人没少在办公室里面偷青,我都发现过好几次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26311.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