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纯校花沦为胯下玩物(小东西这才一根而已学长)

回到屋里,看见刘泽已经整理好了衣服要走,王璐有些不舍拽着刘泽的手娇声道:“以后想我了就来找我,我随时等你过来。”

说完刘泽拍了拍王璐的翘臀。王璐呻吟一声,刘泽看到王璐如此娇媚,低下头亲吻了一下王璐的额头。

 文学

刘泽从王璐家里出来已经是天黑,回到家里就随便冲了个凉,倒头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刘泽早早地起了床,洗了洗迷糊的脸,光着膀子走到院子里,练起父母从小交给他的家传玄功‘龙凤皇极决’。

刘泽原来听父母说过“龙凤皇极决”乃是以前从宫里传出来的,不仅能强身健体,并且对着自己的那个方面还有着极大提高。机缘巧合之下才流落到刘泽的祖辈手里。

刘泽目视东方那一轮刚刚升起的太阳紫气东来,刘泽运转内力,双眼呈现出一抹紫色,丹田缓缓的感受到一股暖流袭来,运转真气缓缓的将那一股暖流引入自己的丹田。

感受着自己丹田里的那一丝丝真气,刘泽心里也是高兴,看来是又有进步了。

“小泽,你在哪,准备吃饭了”厨房里传来张玉香的声音。

“嗯,好的我马上去。”刘泽稳固了一下体内的真气,光着膀子往厨房走去。

掀起厨房放的门帘,只看见嫂子穿着一个碎花的连衣裙,胸前鼓鼓囊囊的,纤细的腰肢,系着一个淡粉色的围裙,站在灶台旁边,正准备把滚好的米汤端下来。

刘泽赶紧上去帮忙,手一不小心的就放在了嫂子张玉香的手上。

张玉香脸腾一下的就红啦,赶紧松手。

“你个,小流氓一大早,就吃你嫂子的豆腐啊。”张玉香红着脸看着刘泽。

“不是啊,嫂子这不是怕锅太烫烧到你吗。”刘泽讪讪的笑道。

“哼,算你识相…”

张玉香看着自己的小叔子连上衣都没穿脸色更是红润呵斥道:“你怎连衣服都没穿,赶紧去把衣服穿上。”说完又偷偷的瞄了一眼刘泽。

刘泽连忙从厨房里面跑了出去,用冷水洗了洗脸穿上上衣。

吃饭的时候,刘泽看见嫂子不停的用羞涩的眼光在看着自己,只要刘泽一抬头,张玉香就赶紧把头埋的低低的

刘泽看着嫂子的眼光,吃饭的时候浑身不自在,只好没话找话和张玉香聊着。

“嫂子,我哥去县城找什么活了?”刘泽问道:“这么长时间还没回来?”

“听你哥说,好像是在工地上帮别人在盖房子。”张玉香淡淡的说道,“好像得工作很长一段时间”

“嗯,…..到时候我哥再回来我就问他还要不要人,我也去!”刘泽说道。

“怎么了,嫂子对你不好了,在家帮着地里干活不好吗。”张玉香似乎有点怒气。

看到嫂子似乎有点生气赶紧说道:“额,怎么会呢,嫂子,对我这么好。”

“我这不是看嫂子你一件新衣服都没有,想说挣钱给你吗买一件新衣服穿吗。”

“真的?”

“真真的!”

刘泽说完只见张玉香原来带着一点怒气的脸上,带上了几分笑脸,缓了口气心想:总算是骗过去了。

“哼!还算你有点良心,没让嫂子白疼你。”张玉香伸手给刘泽拿了一个馒头。

想着刘泽昨天天黑才回来问道:“你昨天,去哪儿了啊那么晚才回来。”

“哦,我去给王璐璐姐看病去了。”刘泽捏着嫂子递给的馒头,嘿真软乎啊跟王璐的胸手感差不多吗。

“哦,我说呢。”张玉香随即问道:“你给人家看好了没有,你父母都懂医术可别没给人家看好丢你父母的名声。”

“哎呀,嫂子你不说我还真给忘了。”刘泽想起昨天下午光记着和王璐调情来着,这病可真是没给人家看彻底啊。

“等下,我去山上采点草药给王璐治病呢。”说完刘泽,赶紧拔了几口饭,又拿起嫂子正好的馒头。

嘿,真软乎啊…………

吃完饭,刘泽本来想说帮嫂子把碗给刷了,张玉香示意让刘泽赶紧去给王璐采药看病,刘泽只好作罢。

清风村,位于秦岭周围山川绵连,还有着原始深林,山上的草药数不胜数刘泽从小就跟着父母上山采药,对于一些药材刘泽眼睛一看就知道这个年份多少药性什么的。

今天上山就是要给王璐采一味最最常见的中药:黄芪。

黄芪,又名绵芪。多年生草本,高50-100厘米。主根肥厚,木质,常分枝,灰白色。茎直立,上部多分枝,有细棱,被白色柔毛。多年生草本,黄芪的药用迄今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其有增强机体免疫功能、保肝利尿、抗衰老、抗应激等等。

本来刘泽家里面是有黄芪的,可惜年份太长药性都没了,只好说来上山采药。

刘泽一路走走停停,在大山里穿越着,走到一个小湖旁边,看到湖边有着一株黄芪,看起来年份还不错,刘泽拿着药锄,往湖边走去。

刘泽小心翼翼的把黄芪采下来放到了自己的药筐里正准备说要走,忽然听到湖里传来一阵水花的声音。

刘泽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走去,放眼望去。

嘶!

只见一个看起大概十七八岁的少女正在湖中洗澡,一张稚气未脱的小脸,黑发飘荡在湖面上,此刻少女似乎已经洗完了澡,少女站起身来,胸前的山峰不大但看起来十分挺翘,下面似乎没有那点点黑色,看起来十分粉嫩。

刘泽已然看呆,下体瞬间狰狞起来。

张小凝今天很不开心,因为昨天刚收到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本来这是一件高兴的事,可是打小父母双亡跟着爷爷长大的张小凝哪里负担得起学费,再加上最近爷爷又得了病,更是让这个家捉襟见肘。

跟爷爷说自己不想去上学,想在家照顾爷爷,可是爷爷和她大吵了一架不同意她辍学。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26383.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