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不可以在树上的(我是不是比他更能满足你)

罗浮生的眼睛看的清清楚楚,嫂子安蓁蓁裹着毯子下地的那一刹那,在大腿的根部已经湿淋淋的闪闪发亮,尤其是安蓁蓁的嘴角还不断的哆嗦着,双腿夹得紧紧的,脸上还布满着潮红,似乎刚刚的一切已经不能满足她的需求一样。

看着安蓁蓁露在毯子外的细长的手臂,湿乎乎的已经打缕的秀发,罗浮生眼睛已经直了,尤其是当嫂子走到门口正准备开门时,他看见毯子外裸露的小腿,以及肥瘦均匀,在拖鞋里露出一半的让人恨不得咬上一口的小脚丫,罗浮生就感觉自己整个人生观已经崩塌了,恨不得立刻马上就冲进房间,把嫂子狠狠的压在炕上,往死里蹂躏一番……

 文学

但很快的,罗浮生发发现了不一样的地方,安蓁蓁居然裹起来毯子准备要出门,罗浮生就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直接跑向四合院里的那颗大槐树,哆哆嗦嗦的躲到了树后面。

晚风轻轻打在脸上,吹动了安蓁蓁潮乎乎的秀发,六月的天还是有些冷,安蓁蓁忍不住把毯子又围得劲了一点,这一切在罗浮生的眼里却显得十分楚楚可怜,大有上去把安蓁蓁搂在怀里的感觉。

偏偏罗浮生不敢冲上去抱住安蓁蓁,如果真的那样,嫂子一生气回娘家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安蓁蓁出了门,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眼睛看了看罗浮生的房间,似乎发呆了一阵之后,这才咬咬嘴唇,迈步走向罗浮生所在的厢房。

罗浮生的小心肝都普通普通的,嫂子大半夜的什么都没穿,就裹着一条毯子去他房间做什么?

也难怪罗浮生多心,其实在安蓁蓁的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男人去世那么长时间,对于一个女人而言就是一整煎熬,没有男人的日子实在是挺难过的。

这些年来,上门提亲的人很多,里面也有俊俏的男人,可安蓁蓁都把那些人给赶走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安蓁蓁怎么看别的男人都没自家的男人好。

在安蓁蓁的眼里,罗浮生有一种别的男人都没有的气质,至少在男人走了以后,整个四合院里面就住着她和罗浮生,尤其是别人口中总是说罗浮生长了一个驴家伙,每次看到罗浮生,安蓁蓁都会觉得自己下面湿淋淋的。

虽然安蓁蓁不是大胆的风骚的女人,可对于罗浮生而言,也做过一些暗示性的动作,就好像时不时的穿一些薄薄的衣服,甚至是在家的时候故意不穿内衣什么的。

而且,安蓁蓁注意到,每当罗浮生看她的时候,下面那根东西都会情不自禁的翘起来。曾几何时,安蓁蓁也是故意睡觉不插门的,可小叔子罗浮生就是不往她的被窝里钻,一颗水灵灵的大白菜,罗浮生就是不去拱。

自行解决这种事,是与生俱来的,一个地方空虚也就会找一根东西桶桶,就好像下水道阻塞了一样,你不捅还真就不行。

于是,在安蓁蓁的脑海中一直幻想着小叔子在她身上辛苦耕耘纵横驰骋,那根探进洞穴的手指才算是有了一点用处。

浴火已经升起来了,这是浇不灭的火,如果找个借口找个理由,钻进小叔子的房间……嗯,他不来我就自己去,正好之前无缘无故的打了一个旱天雷……

虽然这样实在是有些不要脸,可安蓁蓁还是相信,只要进了小叔子的房间就是一个最美好的开始,搞事情这种事要循序渐进的,分开住的话,一辈子也别指望罗浮生会干她。

站在门口徘徊了好一阵,安蓁蓁这才一咬牙,紧了紧毛毯,迈步走进了罗浮生的额房间。十里八村的人都知道,安蓁蓁是美女,只要是男人见了都会流口水的美女,秉承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宗旨,安蓁蓁决定以身犯险。

一想到罗浮生俊俏的脸和裤裆里那么大的家伙,安蓁蓁就觉得脸上一阵阵火热,下面更是不争气的流淌出清澈的水流。

“浮生,睡了吗?”安蓁蓁打开门,向里面轻声的说到。

此时的罗浮生正在安蓁蓁的身后,正在院子里的大槐树后面,根本不可能答应。亲眼看着嫂子进了屋,罗浮生就觉得自己下面那东西更硬更挺了,就像是要顶破裤子一样。

见屋里没回音,安蓁蓁仗着胆子走了进去,“浮生,刚刚打雷了,嫂子不敢一个人睡……”

啥玩意?嫂子刚刚说啥?躲在树后面的罗浮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嫂子居然说要一起睡觉?嫂子害怕打雷?

罗浮生觉得世界真心变得美好了,之前赵飞燕一个劲诅咒他,别人被诅咒是飞来横祸,他居然因为一个旱天雷飞来横福了。

嫂子怕不怕打雷?答案是否定的。安蓁蓁真心不怕打雷,真正怕的是他罗浮生,不过……罗浮生的嘴角微微扬起一个弧度,嫂子这个理由找的实在是太好了。

虽然罗浮生的房间灯亮着,可安蓁蓁还是不知道罗浮生到底睡没睡,再一次轻声叫了几声,见罗浮生一直没动静,先是驻足了一会儿,但还是推开二层门,走了进去。

这简直就是天上掉下个林妹妹,罗浮生怎么会让到嘴里的肥肉走掉,就在安蓁蓁刚一进去的时候,罗浮生也推开了第一道门,走了进去。

听到背后有动静,安蓁蓁先是一愣,转过身之后,却发现罗浮生走的太快了,两个人直接撞到了一起,围在身上的毯子也在到底的一瞬间散开,里面白花花的身躯完全被罗浮生压在下面,尤其是在双腿间的位置,安蓁蓁明显能感觉到,一根硬邦邦的东西,正一顶一顶的,就像是要刺穿安蓁蓁的身体一样。

顶着安蓁蓁的身体,罗浮生的手也情不自禁的攥住了安蓁蓁的胸口,下面更是一动一动的摩擦着安蓁蓁的身躯。

啊!

倒在地上的疼痛安蓁蓁几乎已经忘记了,被罗浮生一顶一顶之下虽然尖叫出声,可双腿却很老实的夹得更紧了,任由罗浮生隔着裤子在她双腿之间摩擦,在感觉到罗浮生的手攥住她的高耸的时候,安蓁蓁整个人都觉得飘飘然了,就为的男人的灼热的气息,让安蓁蓁迷失了自己。

“浮生……”安蓁蓁轻声呢喃,手臂也情不自禁的把罗浮生搂在怀里。

“嫂子,我要你……我要和你搞事情……我要你做我的女人……”

罗浮生的声音,就像是一道指令一样,让安蓁蓁的心也变得甜蜜起来,很自然的安蓁蓁解开罗浮生的腰带,把手探进去,抓住了那个驴一样的家伙。

呼……

两个人几乎同时的深深的出了一口气,实在是太爽了,安蓁蓁握着那东西就感觉自己下面已经变成了喷泉,十分渴望罗浮生狠狠的搞她。

攥着嫂子的那对东西,罗浮生也觉得这辈子值了,那玩意揉起来简直像是或面团一样,让人身心舒畅,尤其是罗浮生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裤子已经变得湿淋淋的……

“浮生,不要这样……”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26404.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