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镜子里我怎么玩你(乱肉怀孕胡秀英19部分)

 “不——不好,他——他来了!”谢欢萦突然推开压在身上的苏涛,一脸惊慌的整理自己的衣裙。

  苏涛突然涌起一种不好的预感,这次似乎是真捅了大篓子,连忙整理身上的衣着。

  就在这时,外面的人已经冲了过来,为首的年轻人瞪着眼,一脸凶神恶煞,怒吼,“你们在干什么?”

  这个年轻人,苏涛认识,就是谢欢萦的男朋友阿宽。

 文学

  苏涛一眼看去,六个年轻小伙子,各个手里拿着钢管,明显是有备而来,苏涛心凉了一大截,现在是百口难辩,而且这样的事也辩不清楚。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玛的,今天这一顿揍是逃不掉了。

  “我草你奶奶的个熊,老子的女人你都敢动!”阿宽看了一眼谢欢萦衣衫不整的模样,顿时火冒三丈,冲上来就是一飞腿。

  “啊!”谢欢萦花容失色捧着脸不敢看。

  苏涛抱着头用背硬扛这一脚,他知道,如果反抗,接下来会是更加猛烈的报复,到时小命能不能保住都是问题。

  “草你玛的,你竟然还敢躲!”阿宽紧握拳头一轮狂揍,直到精疲力尽,又向身后的小弟们挥手,“你们都他玛过来啊,把这家伙往死里打,玛的,竟然敢动我的女人。”

  刹那间,钢管、拳头,如雨水一般落下。

  苏涛蜷缩在沙发上,抱紧头,不管怎么样,都不能把头露在外面,这样还能保住小命。

  钢管猛抽在他的手脘上,撕心裂肺的痛让他倒吸一口冷气,他甚至听到骨头碎裂的声音。

  他紧咬牙关,再痛也不能在喜欢的女人面前哼出声。

  “你们别打了!”谢欢萦吓的蜷缩在一边无力哭泣,“别打了!我和你已经分手了,为什么还要来管我!他是无辜的!”

  阿宽走到谢欢萦身边,轻轻抚摸她的脸,一改凶煞模样,柔声,“亲爱的,我怎么忍心和你分手,不管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我都会原谅你,爱你,但是敢碰你的男人,我就让他死!”

  “你让他们别打了,我——我跟你回去!”谢欢萦无助,哭的让人心痛。

  谢欢萦不求情还好,她这一求情,阿宽怒意更甚,向小弟们大手一挥,“都给往死里打,打死这狗日的!”

  “咔”又是几声碎想,苏涛感觉自己的手骨断了那几根,再这样下去非被活活打死不可。

  “你们别打了,求你们了!”谢欢萦想要冲上去,被阿宽死死拉住。

  突然一个小弟从外冲了进来,一脸慌张,“大哥,健身店里的老板带了民警过来了”

  “什么?”阿宽这才慌了神,挥手示意手下们停下,慢慢走到苏哲近前,狠狠踹了一脚他的头,恨声道:“玛的,算你小子走运,这次给你长个教训,再有下次,看老子不废了你”

  撕心裂肺的痛感在全身蔓延,痛到麻木,苏涛的意识渐渐模糊,他甚至没有听清楚阿宽到底说了什么,他满脑子都是谢欢萦的模样,她在哭,不停的为他求情

  “对不起,苏涛”

  “都是我的错你一定要好好的”

  苏涛虽然意识慢慢模糊,但谢欢萦的哭声,却是那样清明。他死死盯着那个女人,直到她被阿宽拽出健身房,直到在他眼前消失。

  他伸手想要抓那个头一次让他体验男女之别的女人,只可惜每动一下,都是钻心蚀骨的痛。

  在还有意识前一刻,他看见自己的侄儿带着两个民警急忽忽的赶了过来

  医院的病床上,苏涛只感觉到无力的痛,身体痛,心更痛,眼睁睁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被人带走,自己却无能为力,谢欢萦被强行拽走时,那依依不舍的眼神,深深的刻在他的脑海里,每当想起,心就痛,他不想醒来。

  可不醒过来,又如何争取自己的幸福,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

  苏涛悠悠睁开眼,头顶上方正挂着药瓶,手上缠满了绷带,连大腿附近也缠一圈绷带,除了一张不怎么帅的脸,全身上下酸痛无比。

  苏涛不禁自嘲,将来又不会靠脸吃饭,竟然傻傻的护住脸,也不知道大腿那里的关键器官功能是不是还正常。

  “你——你醒啦,教练!”突然一声悦耳的略带惊喜的声音响起。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26440.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