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学长我在写作业作文(宝宝别哭一会就不疼了)

“嘶……烫!”陈兵刚才水壶一直忘了放下,这会儿滚烫的茶水冒出杯子,烫着了他的手。

  也就在此时,赵雅琪忽然拼命的仰起头,长大嘴巴发出嗬嗬的声音,身子也不可抑制的颤栗,两条腿反倒是死死并紧纠缠,让陈兵什么也看不到了。

  在沙发上抽搐了几下,赵雅琪这才长出一口气,然后虚弱的站起来,轻轻一拨肩膀上的吊带,那件临时穿上的简单睡裙就掉在地上,露出了她完美的身子。

 文学



  陈兵没想到赵雅琪会当着自己脱光了,差点就扑过去了,他死死抓着沙发背,沉声道:“雅琪,你干什么?”

  赵雅琪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看光了,迈开大长腿,疲惫道:“没事儿干爹,我去洗个澡。”

  说完,她带着一步一颠的两个大球去了浴室。

  因为觉得陈兵是瞎子,什么也看不见,赵雅琪干脆连浴室门都懒得关了,走到蓬头下开始用水冲刷自己的身子。

  陈兵刚才看到自己干女儿当着自己那啥,就已经觉得很不安了,看赵雅琪都不关浴室门,就想着过去帮忙关上。

  结果刚走过去,就见赵雅琪正蹲在地上,一脸疑惑的看着墙壁,那里有陈兵刚才喷上去的东西。

  糟糕,忘了清理了!

  陈兵心中一惊,可赵雅琪接下来的动作更加让他吃惊,因为她竟是伸出白嫩的手指抹下一点墙上那些东西,凑到小鼻子下闻了闻。

  身为一个被开发过许多次的熟妇,赵雅琪一闻就明白这是什么东西了,她羞红了脸,没想到干爹能弄在墙上这么大一片。

  是因为体积大,所以容量也大,出来的东西也多吗?

  赵雅琪这么想着,竟是还伸出丁香小舌舔了一下,陈兵当时脑子一下炸开了,头皮发麻,恨不得冲进去给赵雅琪推倒。

  而吃了一口手上东西的赵雅琪也反应了过来,心中暗恨自己真是太不知羞了,连忙起身就要去漱口。

  结果她一脚踩滑,仰头狠狠摔在地上,“啊!”

  听到浴室传来的惨叫,陈兵顾不上自己有可能被发现,忙跑到一丝不挂的干女儿身边,“雅琪,你怎么了?”

  赵雅琪没想到自己干爹会跑进来,下意识的就要捂住自己的关键部位,这一动却又惨叫一声,“我的腰好疼!”

  陈兵立马把赵雅琪反过来,见到这么会儿功夫,她的腰已经青紫了,忙一把给她抱起来,“咱们去医院。”

  “干爹,我没穿衣服呢!”赵雅琪忙惊叫一声。

  陈兵下意识低头一看,发现那两个雪白的圆球就在自己面前不足十厘米,粉色山尖悬挂的水珠都能反射出他的脸,那种强烈的近距离视觉冲击,让陈兵差点一口咬上去。

  好在他及时控制住了自己,用嘶哑的喉咙问道:“好闺女,爹给你穿衣服。”

  赵雅琪也羞红了脸,微微点头,“嗯,谢谢爹。”

  陈兵心脏狂跳着把赵雅琪抱到卧室,给她套上一件长款裙子,又把婴儿放到她怀里,随后陈兵一用力,竟是将一大一小全都抱起来,而且毫不吃力的样子。

  赵雅琪有些吃惊,娇声道:“爹,你好厉害呀~”

  陈兵咽了一下口水,尽量不让自己往歪处想,“呵呵,男人嘛,总是比女人力气大一些的。”

  赵雅琪撇撇嘴,“得了吧,赵兴那个废物,连我自己都抱不起来呢。”

  陈兵想起刚才赵兴抱着赵雅琪进房间的吃力模样,不说话了。

  两人一路下了楼,拦了一辆出租车,上车之后司机还笑呢,“兄弟,力气不小啊,老婆孩子一起抱着?”

  陈兵刚想解释这是自己干女儿,赵雅琪忽然用柔弱无骨的小手捂住了他的嘴,魅惑的红唇凑到他耳边,轻声说道:“爹,别解释,容易让人误会咱俩有事儿的。”

  因为距离太近,赵雅琪呼出来的香风让陈兵耳朵很痒,他低声道:“可这要是让赵兴知道,他骂你不守妇道怎么办?”

  “他敢。”赵雅琪瞪了一下眼,随后眼珠一转,轻声问道:“反倒是爹你有女人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26450.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