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h同人(男朋友睡觉必须要抱着我)


  还没等苏绵想好如何解释,陆瑾年的一句话将她整个人打入了谷底,浑身从头凉到脚,气的浑身发颤。

  “你爸留给你的公司破产了?你怎么会出来做这个?”陆瑾年眯着好看的桃花眼,嘴里说出的话却十分毒舌。

 文学



  苏绵气的两颊微微鼓起,可从前爸妈在世时候的教育,让她还是将陆瑾年当成长辈对待,虽然两人年龄相差无几,但是她打心底其实是有些怕他的。

  “当然没有破产,我……我……我也是昨晚喝醉了酒,才在这里住下的,你肯定是搞错房间了。”苏绵灵机一动,眨着两只清纯的杏眸道。

  还是和从前一样,一着急就满脸通红,陆瑾年唇角微勾,扬起一抹极淡的弧度,“我已经让人核实过了,这的确是我的房间。”

  “怎么可能?这房间明明是我昨天开好的,肯定是前台他们搞错了,那个……小叔,我还有事,我先走了。”苏绵现在只想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现在的场面实在太尴尬了。

  说完,她环视四周,在房间里找起自己昨天脱下的衣服。

  “你是在找找个?”陆瑾年扬了扬从沙发里拿起的小内内,随手丢进了垃圾桶里,道,“脏了,不能穿了。”

  “你……”苏绵又羞又怒,却又不敢真的跟陆瑾年生气,从前他在苏家住的时候,她便有些害怕他,虽然几年未见,但是心底的那份怯意,丝毫未曾减少。

  “我让人给你买了一身,一会应该就会送过来了”他将苏绵从上到下扫了一眼,强调道,“从里到外。”

  苏绵不由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胸部,脸热得更加厉害。

  “这是抹下面的药膏,你该去洗澡了。”陆瑾年指了指桌几上的一支药膏出声道。

  苏绵看向他所说的药膏,愣了下才反应过来,那是抹在那里的,这下不光小脸绯红,连耳朵都灼烧了起来。

  “我……我不需要。”她摇头一脸拒绝。

  陆瑾年拿起桌上的药膏站起身来,走到苏绵面前,将药膏放进了她的手里,淡淡道,“需不需要我很清楚,洗完澡记得抹药,不然……”

  他眯了眯狭长的桃花眸,清冷的声线压得极低,“我不介意帮你。”

  苏绵整个人笼罩在他高大的阴影中,颇有些惊慌失措,脑子粘稠得无法思考,因为靠的极近,她鼻翼间能嗅到他身上淡淡的青草气息,手心的药膏灼热滚烫,她只想快点丢掉。

  居高临下的看着苏绵那双如受惊了的小鹿一般清纯的大眼睛,陆瑾年喉结滚动了下,强逼着自己移开了目光,稍稍往下,看到她锁骨上自己昨晚留下的痕迹,陆瑾年下腹又有了感觉。

  该死的,他有些压抑不住体内变态的欲望,好想看她一直在自己身下哭泣求饶的样子。

  察觉到男人愈发暗沉的目光,苏绵心中不由害怕,忙拽着身上的薄被,忍着下身的不适感,朝洗手间快步行去。

  陆瑾年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身影,薄唇微勾,桃花眸中闪烁着诡谲的光芒。

  苏绵,这可是你撞到我手里的。

  陆瑾年缓缓收紧了手掌,五年前他尚可以选择放手,现在,既然又落入了他的掌心,那就别想再逃离了。

  浴室内,苏绵将整个人都埋在了浴缸里,心里不停的忏悔着,她不过是想试一试自己是不是性冷淡,怎么就阴差阳错的和陆瑾年睡了呢?

  天呐,要是爸妈还在世,知道了只怕会被她气死。

  洗完澡,苏绵看着石台上的药膏,犹豫了半天,还是拿起来,扔进了垃圾桶里。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出声道,“苏绵,就当是做了一场梦,出了这个门,就当这一晚不存在,你可以的。”

  深吸了一口气,苏绵才裹着浴袍出了浴室。

  客厅里弥漫着诱人的饭香味道,客厅的桌子上放了两碗小米粥,还有面包片。

  苏绵如今腹内空空,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她四周看了一眼,没有看到陆瑾年的身影。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苏绵忙快步走到沙发前的垃圾桶里,想要捡起方才被陆瑾年扔掉的衣物。

  就在她趴到垃圾桶前的时候,背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饿了,就过来吃饭,不要翻垃圾。”

  苏绵身子一僵,刚降温没多久的脸再次涨红起来,有些尴尬的回身看向不知道从哪走出来的陆瑾年,见他手中端着热气腾腾的煎蛋,张口解释道,“我……才不是翻垃圾桶找吃的。”

  陆瑾年将煎蛋放在桌上,弯腰坐下,语气淡淡,“哦,是吗?”

  苏绵脸蛋又再次红了起来,陆瑾年的语气分明是说她就是在垃圾桶里找食物。

  她慢吞吞的挪到桌边坐了下来,拿起勺子喝了一口小米粥,意外的好喝,两人静默无声的将早饭用完。

  陆瑾年的助理敲门送来了一套新的衣物,苏绵看见衣服,整个人都开心起来,裹着浴袍与陆瑾年共处一室,让她很是不自在,虽然两人更亲密的事情已经做过了。

  只是苏绵抬手去拿衣服的时候,却被陆瑾年躲开,他将衣服放在一旁的沙发上,“过来,我检查一下。”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26477.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