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慢而坚定的往里送(斗罗大陆之小舞白丝玉足榨精)


  苏皓轩紧紧抓住她不停捶打的双手,贴着她的身子,没有任何准备,进入她的身体。

  那一刻,夏寒烟的眼角有泪水滑落,她停止了挣扎,如死人一般,任他摆布。

  感受到她的静止,苏皓轩低头看了一眼,白色的床单上染上一抹鲜红,她一声不吭,任由泪水滑落。

  他的心隐隐有一丝疼痛,第一次觉得自己好像做错了。

 文学


  “好了吗,可以起来了吗?”夏寒烟毫无感情地问道。

  苏皓轩闻言,心里的那丝内疚立马被怒气吞噬,越发用力地冲撞着她的身体。

  “呵,夏寒烟,记住今天的这种痛,以后只会比这还要痛上十倍,百倍,千倍。”

  夏寒烟的眼底满是绝望,母亲刚去世,她心情本就处在低谷,现在却还要遭受苏皓轩如此侮辱,她的心里充满了恨意。

  “苏皓轩,我第一次这么恨一个人。”

  “呵呵,恨我,你不是很爱我的吗?像你这种人,就是天生的贱货,你看看你,嘴上不要身体却很诚实,第一次就这么湿。”

  苏皓轩没有停下动作,反而越来越激烈,看着她痛苦的样子,心里的占有欲愈发强烈。

  他低头在她耳边轻语,“舒服吗,贱人,想不想更舒服?”

  “结婚的时候没有满足你,今天你就好好享受吧!”

  夏寒烟闭上眼睛,任由他继续。

  身体如散架一般,无比疼痛。她不知道苏皓轩在她身上索取了多久,只能感受到猛烈的撞击,心渐渐地就麻木了,就像个木偶一般,任他摆布。

  她受不了如此伤害,昏迷了过去,他就拿水将她泼醒,强迫她保持清醒,看着他的所作所为。

  “夏寒烟,痛吗?越痛越好,我要让你一辈子都记得,让你一辈子都忘不了这种痛苦。”

  苏皓轩冷言冷语,愈发用力,在她身上留下深深浅浅的印迹。

  夏寒烟已经没了知觉,只觉得好累,好想睡觉,闭上双眼,陷入了无边黑暗。

  梦中,她在奋力奔跑,身后是苏皓轩狰狞着面孔,开车向她撞来,伴随着刺眼的车灯离近,她倏地睁开了眼睛,眼前是一片白色。

  夏寒烟打量着四周,原来是在医院,环顾一周没有发现苏皓轩的身影,竟不自觉地松了口气。

  她慢慢坐了起来,身体传来剧烈的疼痛感,尤其是下身,就像被巨石碾压过一般。

  “你醒来了?”一位女医生走了过来,扶住她,“姑娘,你老公不注意,你怎么也不爱惜自己,身体是自己的,不要什么都迁就着男人,受罪的都是自己。”

  “你们现在的年轻女孩啊,男人都是自私的,我们女人要好好爱护自己啊,要不然后悔的都是自己。选择什么样的男人很重要啊!”

  夏寒烟刚要开口说话,就听见苏皓轩冷漠的声音,“她是我昨晚在酒吧玩一夜情的女人,我们并不是夫妻。”

  “医生,你不觉得你话很多吗,她选择什么男人关你什么事?”苏皓轩面色不好。

  都不想承认和我的关系了吗,你还真是绝情,苏皓轩,这么多年来我一个人的独角戏也该收场了,我再也不会爱你了,我彻底死心了。

  “啊?”医生显然感到诧异,尴尬,她怎么看都觉得他们是如此般配,一脸夫妻相。她不知道苏皓轩什么时候出现的,所以才敢说。

  “医生,你出去一下吧,我们有话要说。”夏寒烟礼貌性地对医生笑了笑。

  等医生出去后,立马收起笑容,看着苏皓轩,冷漠道:“苏皓轩,我们离婚吧,我一毛钱都不要,什么东西都不带走。”

  苏皓轩看着夏寒烟惨白的小脸,心莫名地刺痛,她的态度冷硬,语气坚定,假装坚强。

  看她如此可怜的模样,心头涌上一丝同情,可还是说出无比伤人的话来。

  “呵呵,想离婚了,上了我的床就想走了,你真当自己是妓女了?”苏皓轩冷笑着,不想再看着她这幅楚楚可怜的模样,便转身离开。

  他丝毫没有意识到此时的自己是有多在乎夏寒烟。

  医生走了进来,看着夏寒烟,不禁问道:“姑娘,我看你们挺般配的,真的像那个男人说的那样,你们不是夫妻吗?”

  般配吗?夏寒烟苦笑,般配又怎样,都是表面上的,他对他毫无感情,他只想折磨死她。

  “我们是夫妻,现在不是了。”夏寒烟微微一笑。

  “你还年轻,以后看准了人再结婚,可不要再后悔。”

  医生显然对于二人的情况已经司空见惯,便没有再继续问些什么。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26483.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