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又粗又大偷玩妇女(下面晚上会很痒想要男人)

 “这里是怎么回事?”厉御南在她腰间的位置移动。

  末笙靠着厉御南的胸口,扯过他的手放在胸口处,“不小心磕的,已经没事了。”

  骨头受伤不可能没有事,但末笙不说,厉御南也没有过多询问,渐渐的沉睡过去。

  末笙睡不着,特别是对着厉御南的脸,只想用尽全力记住,凝视着他不敢闭眼。她抚摸着厉御南的轮廓,这张脸让多少女人为之倾倒,可被她这平凡的女人捆绑一身。

 文学



  末笙笑了笑,终究还是幸福的。

  厉御南的手机响了,末笙怕打扰到他,调成了静音,上面显示着纪向晚的名字,她又无奈接过电话。

  “御南,我害怕,你来陪陪我好不好?”纪向晚在电话里哭泣。

  外面的天,刮风下雨,末笙凝视搂着她腰睡着的厉御南,否决了。

  “御南睡着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是你!”

  纪向晚说完,末笙就摁断了电话。

  她也有私心,厉御南是她的丈夫,她还没有大方到把丈夫拱手让人,每次见到他们亲密搂抱,她的心就像刀割一般,这个时候,纪向晚还想厉御南过去找她,末笙绝对不允许,她才是厉御南的老婆。

  天气渐凉,看到简笑给宝宝织毛衣,她也有想法,要给厉御南织条围巾,每次上班厉御南都能戴着她的围巾,那是多么的幸福。

  末笙跟着视频学,差不多一天时间就织了一半,原来围巾也不是那么难学。

  “末笙!”

  厉御南气冲冲的推开门。

  见厉御南回来了,末笙很高兴,拿过手里织了一半的围巾放在厉御南身上比量,“这围巾合不合适,以后冬天到了,你戴着就不会冷了,我刚学的,才一天就织了这么多,厉不厉害?”

  末笙抬头凝视他,厉御南满脸的怒气,心思根本就不在围巾上,而是厌恶的扯掉扔到了地上,竹签滚落,发出的声响令末笙心脏一紧,她很诧异,望着她辛辛苦苦,手指戳出好几个泡才弄出来的围巾,紧紧的咬着嘴唇。

  厉御南扯住末笙的手,摁在墙上,力度几乎要把她掐死,“昨晚是你故意挂向晚电话的?”

 末笙紧抓住厉御南的手臂,吃力的说,“是。”

  厉御南满眼血红,痛恨的目光注视着末笙,有失望,也有厌恶,“要是我再晚去一步,她就死了!”

  什么?

  末笙震惊,怎么可能会这样?

  末笙不太明白,昨晚纪向晚明明还好好的,哭着喊着要厉御南去陪她,她只不过挂了电话而已,就酿成这样大的事?

  “我不知道。”

  “是你见死不救,向晚向我求救,她被人抢劫,差点遭到强奸,在最后一刻打电话给我,你接了,你不但不救她,还不报警,如果不是她拼死抵抗,她早就被人糟蹋了,现在还在医院重病监护室,刚刚抢救过来。末笙,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蛇蝎心肠了!”

  厉御南死死的抠住末笙的脖颈,像是要她去给纪向晚陪葬。

  不是这样,昨晚纪向晚哪里遭到强奸,分明就是陷害。

  “她没有向我求救过,也没遭人强奸,她打电话过来就是单纯的让你过去陪她。”

  末笙望着厉御南的眼睛,他给不了末笙任何的信任,相反,恨不得末笙立刻就去死。

  “你在狡辩,难道向晚受伤是自己弄的?末笙,你骗谁!”厉御南厌恶的把末笙甩开。

  跌坐在地上,末笙浑身都在疼,可心上的疼几时能愈合,末笙无力的哭泣,抱住了厉御南的腿,“御南,你信我一次好不好,我真的没有见死不救。”

  厉御南背对这末笙,绝情的甩开了末笙的手,语重深长的说,“末笙,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我不恨你,但我从来没想过爱你。”

  一句话直戳末笙的心窝,厉御南从未想过爱她。

  砰的一声,房门被关上,末笙知道厉御南不会回来了。

  末笙望着地上编制一半的围巾,又拿起来拍了拍上面的灰尘,做了一半的事,她总得要做完,熬着夜,末笙专注的把围巾编制好,又在围巾的最边上绣了“末笙”二字,代表着是她末笙。

  半个月,末笙都没和厉御南见过面,反而末笙嗜睡有些严重,她把事情给简笑说了,简笑担心她的身体一定要带着她去医院,末笙做了个身体检查,医生直接让她去妇产科,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后,医生对她说怀孕了!

  末笙原本低落的情绪迅速高涨了,抬头惊楞的望着医生,“医生,你说的是真的吗?我怀孕了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26485.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