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找别人一起上我_我把语文课代表做哭了

孙斌心里一阵狐疑,刚刚郭长江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文学

难道他知道内情?



或者,跟自己父母的死有关系?

对于父母和大哥的死,孙斌心里总是觉得有些蹊跷,死的太过不明不白。



三年前大哥开着货车,在路上把一个老头儿给撞了。



那会儿家里钱都凑给大哥买车了,哪还有钱赔偿人家,所以就东拼西借的欠了一腚饥荒。



后来包工头郭长江找过来了,说是在外地有个挖矿的差事,一个劳力每月都能赚个万八千。



当时孙斌家都快被追债的踩破门槛了,所以听到这事后老两口子立刻招呼上大哥过去了。



后来也确实赚了些钱回来,把债务给清还的差不多了。



到了年关的时候,孙斌跟何洁在家翘首盼望着那三口人回来。



结果,郭长江直接找人带了三个骨灰盒回来,还有当地公安机关开具的矿难死亡证明。



矿塌了,孙斌的父母和大哥一个都没活下来。



而且因为是非法开采的私矿,矿主逃到了国外,连分补偿钱都没有。



当时孙斌只觉得眼前一黑,栽倒在地后醒来就变傻了,也一直无法对这件事情深究。



直至最近醒来琢磨这事,他才琢磨的不对味儿。



去火葬场焚烧尸体需要死者家属签字吧?即便是矿难公安机关也该有个死亡证明吧?



可以说父母和大哥根本就是死的稀里糊涂,甚至至今连那个矿在哪都不清楚。



醒来后的孙斌也曾拐着弯的向何洁套话,但发现初中都没毕业的何洁根本不懂这些。



还有那张矿难死亡证明,也被郭长江以公安机关需要留案存档为由给带走了。



这不扯淡呢么?忽悠何洁这个半文盲行,忽悠孙斌却是没门。



所以他才打定主意继续装傻,想着暗中偷偷调查这件事情。



只是还没找到机会去试探的,今天郭长江竟然自己给说秃噜嘴了。



“死了都没人收尸,那骨灰盒里的是谁?还有早知道当初把我也……也给干什么,害死,还是骗我也过去挖矿?”



心里琢磨着这件事情,孙斌脸色阴沉的有些吓人。



这个时候的他真想拿把刀架在郭长江的脖子上,逼他把事情真相给说出来。



只是这种冲动最终还是被他给压制住了,逼问不见得郭长江就会说,说出来也无从确定真假,反倒是继续装傻,才能更好的麻痹郭长江,从而更快接触到真正的隐情。



深吸口气,强行压下心中愤怒的躁动,孙斌重新在脸上挂起了无害的傻子笑容。



傻子的生活还得继续,该伪装的自然也要伪装好。



所以在第二天午饭过后,孙斌就出门准备去卫生所找白玉兰换药。



结果何洁得知孙斌要去白玉兰那后,当时就起身准备跟着一起去,连碗都不刷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26845.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