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调教的少妇雅芳1一19|小东西我们在车里做

林清丽‘噗哧’一笑,把虎娃看的一愣一愣的,骂了他一句‘呆子’后说道:“去城里远着呐,我来你这里等你,刚好顺路坐拖拉机去镇上,这点路,不碍事。”

“也好,也好。”李虎娃在一旁傻乐。

眼见事情已经定了下来,林清丽乖巧的跟虎娃他爹妈打了声招呼,骑着她的自行车走远了,过了很久,李虎娃却仿佛还能听到她那自行车上车铃的清脆声响,咧着大大的嘴巴犹自傻笑。

虎娃他爹一蒲扇拍在他的脑瓜顶上,骂道:“臭小子,人早就走远了,还在这傻乐什么。”虎娃他娘顿时痴痴的笑出声来,李虎娃平时脸皮也厚,但是遇到林清丽后,却仿佛老鼠遇到猫,脸皮薄的不像话,立刻红了起来,尴尬的不停挠头。

 文学

农村人普遍休息的比较早,李虎娃吃完饭以后,闷头靠在床上,想到跟林清丽明天的约定,却怎么也睡不着,模模糊糊中听到隔壁厢房的爹妈说话。

“他爹,虎伢子也不小了,你看是不是也该给他张罗一桩婚事了?隔壁的王二蛋比虎伢子还小一岁,现在孩子都能叫爹了,咋可不能落后啊,我看林屋村的林丫头就不错,两人又是同学,关系也很好,要不你托人去说个媒?”刘虎娃他娘说道。

立刻,刘虎娃的耳朵就竖了起来,想要听听他爹会怎么回答,谁知道一声清脆的拍打声响起,也不知道他爹拍在了那个位置,然后才闷声闷气的说道:

“婆娘就知道耍嘴皮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咱家的情况,托人去林家说媒?被人用扫帚赶出来还算好的,到时候弄得全村都知道,我用什么脸面去见人?虎伢子有他自己的想法,不用管他……”

李虎娃心里惊呼一声,亲爹诶,这事我可真的没有什么想法啊,要不是你洞房的时候太急躁,我也许就投胎到富贵人家去了,那样我才能有想法啊,现在这种情况,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就算有想法也不靠谱啊。

心里的哀嚎还没有发泄干净,隔壁厢房又传过来悉悉索索的声音,依稀可以听到他爹粗重的喘息声,跟着就是他的小声嘟囔:“这屁股,这么多年了还是这么有劲道……”

“胡说八道些什么,小声点,别让虎伢子听见……”他娘呻吟着开口,压抑着音量不叫出来,但是木床可就不那么沉默了,‘嘎吱嘎吱’的不停响动,让李虎娃听了个清清楚楚。

这也没办法,乡村里房屋的构造就是这样,尤其是相邻的厢房,本身就只有一扇薄薄的木墙隔着,只要没睡的太死,什么响动都逃不过别人的耳朵,李虎娃心中躁动难耐,心想这样还怎么能睡着,蹑手蹑脚的打开房门猫身走了出去。

农村里的月光就是比城市里的白,深夜的凉风吹在身上,立刻让刘虎娃清醒了很多,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刘虎娃抬头一看,发现不知不觉的竟然走到了李寡妇的门前。

“难道这就是命?”刘虎娃喃喃的说道,想起白天跟李香草在田间做的是,裤裆里的物事几乎是弹跳般直立了起来,眼骨碌一转,刘虎娃蹑手蹑脚的翻过矮矮的围墙,朝着李香草的卧房摸去。

从地上捡起一小片编织箩筐用的竹篾,伸进门缝里往上一划,轻轻的‘咔嚓’一声响,被李香草插住的门闩就弹了起来,刘虎娃心情那个激动啊,只觉得小虎娃涨的更加厉害了,连忙闪身走了进去。

还没有动作呢,李香草警惕的声音就响了起来:“谁?谁在那里?”

这也怪不得她这么晚还没睡着,她也是回味着中午田间发生的事情呢,刘大壮常年出门,就算回家也待不了几天,而且大壮那短暂的时间,也根本满足不了她,食髓知味,自然这么晚还在想着刘虎娃那‘恐怖’的家伙。

刘虎娃被她呵斥一下,心中一惊,紧接着又放下心来,低声说道:“嫂子别乱叫唤,是我,虎娃子!”

“原来是你,你这么晚摸进我房间来做什么?”李香草明知故问的说道,内心却更加的火热起来。

“嘿嘿,这不是嫂子说晚上做饭给我吃嘛,我打井去了没时间,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够言而无信?这不,这么晚我当然是赶过来吃东西了。”刘虎娃一边说道,一边趁黑摸向李香草的木床。

“少扯皮,饭菜早就吃完了,你哪里还有什么东西吃?”李香草的呼吸变得粗重了。

“这不是还有你么?放心,我胃口小,吃你绝对够饱了……”刘虎娃坐上了床去,‘嘿嘿’一声淫笑后慢慢的说道。

李香草佯装发怒骂道:“少流氓!你就不怕我告诉我家大壮,让他狠狠修理你?”但是手臂却一伸,直接把虎娃一把扯进了被子里,刘虎娃也不点破她的心思,心急火燎的就解裤腰带,一声轻响,他口袋中的白色晶体从口袋掉了出来,正好砸在了他的物事上。

刘虎娃激灵灵打了一个冷颤,依稀可以看到白色晶体化作了一股白雾,沿着的他的阳根钻进了他的体内,瞬间,他就感觉到体内多了一股东西——

“咋回事?”刘虎娃惊悚了,想要伸手下去查看他的宝贝有没有事,手臂却被李香草一把抓住了,立刻,刘虎娃就感觉到体内的那股气息少了一些,却是沿着手指侵入了李香草的体内。

“我的亲娘咧,我怎么突然感觉到这么热?”李香草惊呼一声,脸庞泛红,都要滴出鲜血出来,脑中的什么伦理什么廉耻都忘得一干二净,直接整个人钻进了虎娃怀中。

刘虎娃毕竟是血气方刚的小汉子,此时哪里还有功夫去研究白色晶块到底哪里去了,整个人趴在李香草的身上,卖力的耕耘了起来。

过了很久,约莫一个钟头后,房间内的声音才平息下来,刘虎娃穿好自己的衣服,蹑手蹑脚的就要走出去:“嫂子,我先回去了啊……”

李香草被他这么长时间作弄,哪里还有什么力气,无力的嘟囔了一句不知道什么东西,翻了个身沉沉的睡去了。

刘虎娃暗自点头,心想自己果然是人中龙凤,生下来就是干这种体力活的命,想到明天跟林清丽还有约定,加上此时体内的欲火也泄的一干二净,伸头往外看了一眼,确定没有人注意这里后,才猫着身子翻出了墙外。

心中却暗自疑惑:这白色晶块,究竟是去了哪里了呢?不会对小虎娃产生什么影响吧?暗暗担忧的刘虎娃溜回家中,一天来了三次,以他强健的体格也是有点承受不住,挨着枕头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刘虎娃就被他爹震天般的嗓门叫唤,同时用他那蒲扇大的手掌不停的拍打房门:“虎伢子!虎伢子!快起床了,清丽都等了老一会了!”

刘虎娃顿时惊醒,这才想起今天要跟林清丽去省城,连忙一个翻身做了起来,胡乱把衣服一套就冲出了房门外。

林清丽站在厅前对着他露出嗔怒的表情,质问道:“虎娃,你说的早起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26921.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