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台顶着岳刘晓莉的肥臀|两腿间花蒂被吸得异常肿大


  这种时候,吴凡完全无计可施,也只能求助江琴了。

  片刻后,江琴略带娇媚的声音传来:“大才子,今天居然主动打电话给我,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

 文学

  吴凡感觉江琴的声音有些古怪,似乎略带喘息,不过他心悬妻子的问题,也没有留意,急忙问:“江琴,你知道程程在什么地方吗?”

  江琴“啊啊”了两声,声音越发古怪,像是在压抑着什么一般,从鼻子里哼哼道:“啊……你问这个干什么,噢……你们吵架了?”

  吴凡虽然心里自卑,自尊心却极强,拉不下脸说出实情,勉强保持镇定:“不是,我就随便问问,今天程程休息,我中午回家拿点教育资料,没看到她在家,打她电话也不通……”

  江琴嗲嗲的娇呼一声:“啊啊,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你……噢……你也放心吧,程程正跟我在一起呢!她手机没电了,没有通知你。”

  妻子跟江琴在一起?明明看到她被一个开豪车的中年男人接走的,吴凡皱眉道:“跟你在一起?”

  江琴又是几声娇呼,喘息有些急,声音断了好一会儿,才极度满足的叹息一声:“你不信啊?你老婆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吗?除了跟我在一起,她才不会出去乱来……这次是公司要招待一个从省里来的重要客户,指明程程接待,程程怕一个人搞不定,就叫上了我。”

  “是这样啊……”吴凡心里虽然有很多疑点,却不争气的松了口气,在没有发现确凿的证据之前,吴凡还是宁可相信孙程程不会背叛他,从而选择性的忽略一些似是而非的疑点。

  不过,孙程程被一个气势不俗的男人开豪车接走,这是吴凡亲眼所见的,想忽略都忽略不了,只好自我安慰,说不定那个男人,就是妻子的公司要接待的重要客户。

  可是……妻子被那个男人碰了手臂和腰,这一点非常确凿,就算是客户,那也是个好色的客户,会不会很危险?

  江琴喘息道:“事情就是这样啦,好舒服!噢……我是说这酒喝起来好舒服。”

  吴凡愣了愣,终于发现了江琴的语气奇怪,不禁满脑袋问号,江琴为什么会发出这么奇怪的喘息声?

  正要发问,吴凡突然听到那头传来一个男人轻微的声音,不会是……

  吴凡赶紧道:“江琴,你在干什么?声音怎么这么奇怪?我还听到了男人的声音……”

  那头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轻微声响,江琴好像对谁低声说了几句什么,声音才再次传来,已经恢复了正常腔调:“你什么意思?我和程程接待客户吃饭,客户是个男人,这有什么问题吗?好啊吴凡,你不会是怀疑程程吧?胆子变大了啊!行,我这就让程程自己跟你说……”

  吴凡莫名一阵心慌:“啊,程程真的在啊……别,不用跟她说了,你们忙吧,我……我就不打扰了!”

  那头似乎传来男人的低笑声,不知是嘲讽还是得意。

  吴凡手忙脚乱的挂了电话,暗骂自己窝囊,被江琴几句话就吓得没信心面对了。不过江琴证实了妻子是跟她在一起招待客户,并不是想象的那样背着他出轨,吴凡还是松了口气。

  只是,这心里,再也不像以前那样对妻子盲目的信任了,好像横了一根刺似的,不小心碰到,就会隐隐作痛。

  不一会儿,手机铃声响了,是郝爽的来电,吴凡犹豫一下,还是接了,劈头就道:“我在家呢!”

  郝爽愣了愣:“你回家了?之前说得好好的,你干嘛突然跑了?”

  “没什么,只是有点不舒服,回来休息一下。”吴凡苦笑着回应,妻子被开豪车的男人接走的事情,打死也不能告诉郝爽,不然这货指不定要说出什么过分的话。

  郝爽叹息一声:“好吧,哥们你自己要注意身体啊,我看你最近精神状态越来越不好了。”

  吴凡更是有苦自知,精神状态差是因为两点原因。

  首先是因为那个成熟的女领导给他的压力,除非他肯答应陪这位女领导“玩玩”,否则现状永远无法改变,他永远都评不上高级职称。

  第二点原因是,精神的紧张,导致他睡眠不好,身体状态也随之变差,每次跟妻子过夫妻生活时,都心事重重,担心自己无法满足妻子,由此形成了恶心循环,越来越觉得自己那方面力不从心了。

  如果有一天,真的无法满足外表婉约内在火热的年轻妻子时,会变成什么样?

  吴凡不敢想下去,连忙道:“别担心,我会注意的。”

  郝爽嗯了一声,低声道:“你尽量宽心点,哥们挺你,程程那边,我想办法帮你盯着点,要是有什么迹象,第一时间通知你。”

  吴凡心里很不爽,当即就要拒绝,可脑海里却再次浮现出那个男人接孙程程上车时趁机揩油的画面,怎么都淡定不下来,话到了嘴边又变了:“那……就麻烦你了。”

  晚上,吴凡早早的睡下了,可怎么都睡不着,妻子一直没有回来,吴凡连打电话的勇气都没有,而且之前江琴也说过,妻子手机没电了。

  吴凡眼睁睁的盯着天花板,一遍遍告诫自己不要胡思乱想,可偏偏想的都是最坏的结果。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26999.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