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含着巨龙走路|水多肉多文章推荐

  如果宝宝不快乐,她生下来又有什么意思。

 文学

  末笙默默的流着眼泪,不知道该怎么办,孩子是她给厉御南的纪念,可是他并不想要。

  “她怀孕了,怀着你的孩子,御南,你会不要我了吗?”

  纪向晚十分恐惧,怕厉御南因为末笙怀孕不要她,一直追问着厉御南,厉御南有些烦躁,被纪向晚这样一问更烦躁了,拉开纪向晚的手,眼底冷漠,“向晚,你是不相信我还是不相信你自己?”

  纪向晚僵硬了,垂着脑袋,患得患失的感觉令她十分难受,她不是不相信厉御南,而是末笙一天不和厉御南离婚,她就一天不自在,总有一天谎言会拆穿,到时候她得不到厉御南还会被他痛恨,这才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场面。

  “当然不是。”纪向晚尴尬的笑了,赶紧握住他的手,“我是不相信末笙,她那么有心机,为了一己私欲什么都做得出来,她还差点让我死在别人手里,我心里害怕。”

  厉御南疏远的推开纪向晚,“我不想再听末笙这个名字,如果你累了就好好休息,不需要管的事情也别再管。”

  厉御南烦躁的离开,如今他没有之前那么好的耐心,纪向晚和他说起末笙,就令他十分难受,分不清自己的感情,再想到末笙失望落泪的眼神,他内心有种恐惧,害怕末笙突然离开他,所以他顿时打消了流产的念头。

  而纪向晚在他面前提到末笙,说起末笙做过的事,他很厌恶,不想有人败坏末笙的名声,这种交织的情感令厉御南备受折磨,头疼病又开始犯了。

  厉御南吃了两颗药,深呼吸,头疼的症状才缓解不少。

  “头又疼了。”

 坐在厉御南对面,穿着白大褂的男人是简笑的丈夫薛陆,也是厉御南的好朋友。

  “嗯,刚才末笙来医院,她怀孕了。”厉御南一脸沉闷,并不是很高兴。

  望着如此高大的一个男人,也有无助的时候,在商场上能叱咤风云,可是在感情上却是到处受阻。

  “我听笑笑说了,她一直说你是个渣男。”

  厉御南无所谓,在末笙的事情上他确实就是个渣男。

  “不过,末笙是真的很爱你,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也该释怀了,她才是你妻子的最好人选。”薛陆劝说道。

  厉御南摇摇头,他和末笙之间隔的是千山万水,这辈子都没有过多交流。

  “要是我和末笙在一起,就是对不起向晚,之前我就对不起她一次,这一次我不能再这样了。”

  “那末笙呢?她爱你爱了这么久,就不是辜负她了?”

  厉御南抿着唇,内心挣扎,他给了末笙五年的婚姻,让她尝到了爱上他厉御南的后果,这下她应该后悔了吧。

  爱上他厉御南,就是末笙这辈子最大的过错。

  “我不知道。”

  厉御南彷徨了,这一刻,他竟然狠不下心。

  末笙把织好的围巾拿出来看了看,黑色和厉御南很搭,因为厉御南总给人一种高冷疏远的感觉,她爱死了厉御南这种酷酷的形象,因为他冷漠可以对所有人,当他爱上一个人就会把所有的温柔都给她。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送到厉御南的手里,留着这份冲动,等以后再说吧。

  厉御南回来时,末笙好整以暇的坐在客厅,她是真的有点绝望,厉御南的狠心,那么厌恶她,令她产生了畏惧感,没有之前的激情,想要等他回心转意的信念也被扼死在摇篮之中。

  突然见到末笙坐在客厅,厉御南心底是有些抗拒的,因为末笙的表情没有之前那么热烈,平静得如同死灰。

  末笙抬起头,双眼哭过很多次,红得像两个大灯泡似的,沙哑的说道,“厉御南,我放过你,离婚吧。”

  咚的一声,厉御南的心好像落入一个无底的深渊,本来离婚是很好的事,为何见着末笙流眼泪,他会如此不乐意。

  厉御南镇静的坐在末笙对面,皱着眉严肃的说,“离婚?你想好了?”

  得不到的爱情,末笙坚持了五年,她本来可以坚持更久,可能这一辈子就死心塌地的跟着厉御南,可有孩子后,厉御南能狠心打掉她的骨肉,她退缩了,她不能让孩子有事,厉御南离婚能和纪向晚在一起,那么她祝福,只要不伤害她的孩子。

  “嗯,我想好了,离婚吧,我祝福你和纪向晚。”

  末笙艰难的开口,望着厉御南这张俊美的脸还有一丝留恋。

  “好。”

  厉御南淡定的说道,随后离桌。

  这一晚,他们分房而睡,末笙没有睡着,厉御南更加不敢睡,思考着白天末笙说过的话,她告诉他要离婚,用一种释然的态度面对他,厉御南心里闷闷的,她为什么能这么轻松,不是爱他爱得死去活来吗?

  隔天,末笙很早就起来了,应该说一晚没睡,脸有些憔悴,末笙简单的收拾一下出门,刚好厉御南也随着出来。

  两目对视,厉御南盯着她,可末笙已经漠然的回头。

  下了楼,原本厉御南以为末笙会随着她一起去,可有辆车停在门口,从里面出来的人是许湛,厉御南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眸子里散发着怒火,不过一直抿着唇没发泄而已。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27005.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