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适应了他在她体内的冲撞*在公交车上很享受的做作文


老林这么说也是为了探测一下宁盈的态度。如果她十分反感的话,这个小妮子也基本上没戏了。

只不过宁盈低下头,视线游移,不知道该往哪儿看好。支支吾吾的说:“林叔,我知道,我……”

她说不下去了。

老林一看这种情况,心里一喜。这小妮子并不是对这件事情无感!

自己还是有戏的!

 文学


老林心里兴奋,但是脸上却一点儿都不显,和宁盈说完话后就给宁盈指了路,让她从后门离开了。

这时候老林才拿上东西,打开门随着黄杨坐上了车。

在车上黄杨听着歌儿,和老林唠着家常,很快就到了邻村。

在邻村的村长家门口下了车,黄杨一个电话,没一会儿就有一个老年人开了门,正是邻村的村长,马向前!

“哎呀,你终于来了!”马向前热情的和老林握手,拥簇着他进屋里去:“久闻您的大名了,让您来治治病,真是蓬荜生辉啊!”

老林尴尬的笑笑:“没什么没什么。”

怎么不知道自己老中医的名声这么大了?

“那么,事不宜迟,现在就开始吧。请问您哪里不舒服?”

“不是我,是我的女儿。”马向前提到他的女儿,突然脸就皱起来了:“我的女儿生了怪病,找了多少医生都没用,现在也只能寄希望于你们了。”

“怪病?”老林眉头皱起:“什么怪病?”

“唉,你还是来看看吧。”

老林随着马向前进了里屋,一进屋就能闻到一股子浓郁的药味。床上鼓着一个大包,被子蒙住头,老林看不到那人长什么样子。

“这就是我的女儿,晓梅。”马向前拉开被子,老林一看,瞬间就愣住了。

马晓梅闭着眼睛正在酣睡,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红晕,大概是缺氧的后遗症。而让老林惊讶的并不是这个,而是马晓梅惊为天人的容貌!

如果说黄嘉怡,苏楚韵她们是风姿绰约的美人的话,那马晓梅就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天使。

她美的,连老林都生不起一丝亵渎之心,只想好好的把她捧在手心里面,好好的呵护宠爱!

“她……她的了什么怪病?”老林艰难的吞了口口水:“现在看来除了脸色苍白之外没什么奇怪的地方。”

“我闺女常年手脚冰凉,小时候就是。但是最近越来越厉害了,全身都冷的不像样。”马向前叹口气:“现在夏天,正是热的时候,可是她却冷的要死,没有暖水袋和暖气根本睡不着!”

手脚冰凉?老林将手伸进被子握住马晓梅的手,果然像冰块一般,没有温度!

如果不是看到马晓梅嘴边呼出的白雾,他甚至以为马晓梅已经死了!

“这种情况……很严重啊。”老林严肃。像是死尸一般的身体温度,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自然达到!

“我需要更加严密的诊断。”老林看向马向前:“请您回避一下,我要好好的诊断一下。”

马向前点点头,担心的看了一眼女儿。

听到门上锁的声音,老林也不在意,将自己的听诊器拿出来,把马晓梅的被子掀开,露出上半身。

果不其然,现在正是最热的夏天,马晓梅盖的是棉被,里面还放着好几个热水袋,来温暖身体。

厚厚的睡衣阻挡了听诊器,老林没法,只能伸手解开睡衣的扣子,准备将听诊器伸进去。

可是刚解开了一个扣子,他的手就被人抓住了,一个虚弱的声音响起:“你想干什么?”

抬眼看去,马晓梅不知何时已经醒来了。此刻黑溜溜的眼珠正


在看着他。

“我是一名中医,被你爸爸找来,医治你的病的。”老林安抚的微笑了一下:“现在开始治疗,你能配合一下吗?”

“不用治了,我的身体我自己心里有数。”

谁知,马晓梅竟然一脸冷漠的拒绝了老林的治疗,伸手将扣子扣好,又将棉被盖上:“我的病治不好,也就我爸爸不接受现实,非要找一些医生来治疗。”

“这……”老林傻眼。这病人不配合治疗,这可怎么办啊?

“医生,你出去吧,说我的病治不好,我爸爸也会给你钱的。”被子里传来她闷闷的声音,老林一听,心中火起。

这是在质疑他作为中医的职业操守和能力!

“我保证能给你治好。”老林严肃的说:“只要你配合,我们很快就能治好!世界上没有什么治不好的病!”

“来了这么多医生,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这么说。”

马晓梅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那样子,但是脸上沧桑的表情又像是五六十的,看透世间百态的人。她扭头对老林笑着:“那好吧,我就再相信你一回吧。”

美人一笑,倾国倾城无颜色。老林不禁看的呆了,在心里喃喃自语:“真是天使……”

诊断工作开始。马晓梅非常配合的将睡衣解开,白嫩嫩的身体晃着老林的眼睛。老林拿着听诊器,心里默念: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好不容易稳住心神,将听诊器贴在马晓梅的胸口。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27235.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