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含深一点全部吞下;每上一等楼梯就撞一下

想着,何淑仪急忙从老罗身下挣脱出来,随手拉了一条毛毯盖在身上,指着衣柜小声喊道:“躲起来……快点躲起来……”


 文学

老罗也是一懵,他完全没想到自己墙上的对象竟然想要隐瞒这件事情。


“淑仪,你好点了吗?”


沈慕媛的询问声从卧室门外响起,老罗不敢再去多想,急忙将衣柜打开,闪身便躲在了里面。


刚刚将衣柜门关上之后,卧室房门也应声而开,沈慕媛拎着解酒药走了进来,同时也将卧室灯打开。


何淑仪身体燥热,被老罗光顾过的花蕊还在徐徐流水,刚才的激情让她面色潮红,好像要滴出血一样。


她下意识朝衣柜瞥了一眼,生怕被沈慕媛发现,急忙揉着额头说:“媛媛,刚才吐了一会儿,现在好的差不多了。”


“那就好。”沈慕媛好奇问:“你的脸怎么这么红?不会是受了风寒了吧?”


沈慕媛说着就朝床头走来,而老罗之前脱掉的衣服就扔在地上,沈慕媛要是来到床头,一定会看到男人的衣裤。


生怕沈慕媛看到,何淑仪一不做二不休,猛地将盖在身上的毛毯掀开朝地上扔去,顺利盖住了老罗的衣服,而她那还在徐徐流水的湿润花蕊,就这么被一览无余的暴露在了沈慕媛的眼前。


“啊……”


饶是双方都是女人,可是看到何淑仪一丝不挂的样子,沈慕媛还是被吓了一跳,急忙别过头,不满问道:“淑仪,你干什么呢?怎么这样?”


何淑仪虽然奔放,但也知廉耻,想必自己如此总比让沈慕媛发现她和其他男人苟合要好很多。

“媛媛,刚才我酒劲儿上来,就梦到一些羞羞的事情,控制不住就……”


何淑仪说着朝衣柜瞄了一眼,她知道老罗正在衣柜内窥视,但自己如此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想到一个陌生男人正躲在衣柜内偷偷盯着自己光洁的酮体,那种刺激和娇羞席卷心态。


和何淑仪料想的一样,老罗通过衣柜缝隙将房间内的一切尽收眼底。


刚才借着月光只是看到何淑仪身子白皙,等灯光明亮之后,这才发现这雪白的肌肤好像玉石雕刻的一样,双腿修长纤细,腰肢是那种标准的水蛇腰,胸前两对澎湃的山峰好像目光镶嵌在胸口一样。


特别是呈现倒三角的湿润丛林,温泉口竟然还是粉嫩无比,如果婴儿的小嘴一样,让老罗恨不得冲上去亲吻一番。


沈慕媛清纯,何淑仪火辣,如果让她们俩同时伺候自己,那简直就是冰火两重天的享受。


沈慕媛有些不满问:“淑仪,你可真是的,害得我给你满大街跑着找解酒药,没想到你竟然在我床上这样,你让我晚上睡哪里啊?”


何淑仪咯咯笑道:“你今晚睡我房间就行了,明天我给你把床单洗干净。”


“行吧。”沈慕媛撅着樱桃小嘴,娇嗔嘟囔了一声,摇头叮嘱何淑仪早点吃药便转身关门走了出去。


听到隔壁房间传来关门声后,何淑仪这才长吁了一口气,悬着的心脏终于落在了原处。


刚才的激情被沈慕媛所打破,何淑仪虽然花蕊依旧湿润,但欲望的火焰已经开始慢慢熄灭。


想到老罗还在衣柜窥视自己的身体,何淑仪急忙将被子从地上捡起来,盖在身上。


这时,衣柜门推开,老罗赤裸着身子从衣柜走了出来:“怎么?不想继续爽爽了?”


刚才在月光下何淑仪并没有看清楚老罗,只是看到挤入自己身体的男人非常健壮,但没料到,竟然是一个足以当自己父亲的男人。


“你……”


何淑仪瞬间有些排斥起来,可是瞥了眼老罗胯下的坚挺老枪,顿时娇容通红,心跳也开始加速起来。


“天呐,太雄伟了,这世界上竟然有这么粗壮的东西,怪不得刚才我的身体差点被撑裂,这换做别人,肯定会被撑坏的。”


何淑仪心中一阵感慨,她虽然有男朋友,但是男友的蜡头银枪根本就没有办法和老罗的相提并论。


特别是那持久力,自己还没有来感觉便缴械投降。


本来她和男友是一块儿同居的,但就是因为自己的身体刚刚被点燃就没有了下文,只能靠自我满足来度过漫漫长夜。


最后这才搬到这里,和沈慕媛合租,刚才在老罗的刺入下她感觉到了极端的快感,经过沈慕媛的折腾,又看到老罗已经一大把年纪,顿时兴致全无。


见何淑仪警惕的用被子将身体包裹起来,老罗扶着老枪晃动了两下,嘿嘿笑道:“何小姐,刚才你不是被我干的很爽吗?怎么现在又矜持起来了?”


“你……你别乱讲话!”


何淑仪脱口而出,意识到沈慕媛就在隔壁,生怕她察觉到什么,急忙压低了声音。


“我乱讲话?”老罗不屑哼了一声:“难道你忘了刚才你是怎么在我身上索取的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27547.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