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指在花缝间来回滑动;清冷受被攻做到合不拢腿

 我洗完澡就和张婷一起下楼吃夜宵。

  我们选了一家烧烤店,张婷还点了几瓶啤酒,说道:“吃烧烤哪能不喝酒,对不对?”

  我们边吃边聊,不一会已经将刚才发生的事抛诸脑后。

 文学

  我忍不住问道:“你晚上去酒吧上班了吗?”

  “是呀,怎么了?”张婷吃着烤肉串。

  “这么早就回来了?”

  “又不用唱一夜,每晚两个多小时,就可以下班了。”张婷笑着问道:“你想不想去我工作的酒吧看看,顺便听听我唱的歌?”

  “没兴趣。”我撇了撇嘴,喝了口酒。

  没想到张婷撅起了小嘴:“你这个男人还真是没趣,怪不得直到现在还只能和五指姑娘作伴。”

  见张婷生气了,我便敷衍的笑道:“那下次吧,下次你上班的时候去看看。”

  张婷酒量不大,两瓶啤酒已经差不多了,我喝了四瓶。

  吃完,我付了账,二人一起沿着路边走回去。

  一阵风吹来,感觉特别凉爽,张婷张开了双臂,眯着眼露出沉醉的微笑:“好舒服呀!”

  好久没有和女孩子一起散步了,这种感觉似乎还不错。

  我随口问了一句:“我昨天看到了你的吉他,为什么不换一把新的?”

  “没钱呀,要不等我下个月生日,你送给我?”张婷调皮的眨了眨眼睛,看着我笑道。

  “我跟你又不熟,干嘛送你吉他。”

  “切,真小气。”张婷和我并肩而行,目光看向了天上的星星,脸上的笑意消失了,眼神的变得深邃而认真起来:“实际上这把吉他是我读高二的时候,我爸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她知道我的音乐梦想,希望我能努力坚持去追寻,这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把吉他。而我爸爸是一名音乐老师,也是我音乐的启蒙导师,他年轻时也有梦想,但最终不得不面对现实,所以我要带着爸爸的那份鼓励和寄托,一起追寻我们共同的梦想。”

  张婷的一番话让我有些感动,忍不住说道:“你有一个好父亲,教你音乐,教你坚持梦想,真是令人羡慕。”

  “是呀,别人也羡慕我有个好爸爸,只是可惜,他已经不在了……”张婷收回看向天际的目光,声音低了下来,神色也有些暗淡。

  听到这话,我有些不好意思,连忙向她道歉,说不该聊这个话题。

  张婷脸上又绽放出一丝美丽的笑容:“没事呀,我喜欢和别人聊我爸。不说我了,说说你呢,你爸做什么的?”

  “我爸是做土建工程的,两年前接手一个五千多万的大项目,结果大楼质量不过关,因为局部崩塌砸死了七八个人,项目也砸了,赔的倾家荡产,我爸承受不了打击,最终跳楼自杀了,留下了几套房子给我。”我犹豫了一会,终于还是告诉了张婷。

  实际上,这些话我连林诗曼都没告诉,或许是张婷的单纯活泼,以及对梦想的执着,让我信任了这个女孩。

  又或者自己喝了些啤酒,借着酒劲说出了这件风尘心底很久的伤心往事。

  张婷露出了同情和怜悯之色:“不好意思呀,没想到你和我一样,也没有爸爸了。”

  “没关系,随便聊聊而已,我早已看开了。”

  “你妈妈呢?”张婷追问。

  “我初中的时候她和别的男人私奔了,从此我再也没见到过她。”我神色暗淡下来:“事实上,初中那会,我爸忙于工作,为了这件事,好像我妈和他天天吵架,动不动把家里的东西砸的稀巴烂,这样的女人……不配做我的母亲。”

  我咬了咬牙,握紧了拳头。

  张婷显然没想到我的身世这么可怜,眼中露出歉意之色,她不知道怎么安慰我,微微叹了口气:“我比你好点,至少我还有妈妈……”

  “不说这些了,早点回家吧。”我深吸一口气,渐渐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加快了脚步,

  “你慢点,等等我呀!”身后传来张婷的声音和脚步声。

  第二天一早,我就被悠扬婉转的吉他声和动听的歌声吵醒了。

  我揉着睡意惺忪的眼睛打开了卧室门,张婷正盘腿坐在沙发上,弹奏着那把意义非凡的木吉他,嘴里还一边唱着:“也许迷途的惆怅,会扯碎我的脚步,可我相信未来会给我一双梦想的翅膀,虽然失败的苦痛已让我遍体鳞伤,可我坚信光明就在远方……”

  张婷的歌声时高时低,时而激昂时而宁静,抑扬顿挫,无比的空灵和透彻,给人一种直击心灵的震撼。

  或许这首歌正代表了她内心深处的想法,唱的深情款款,似乎完全沉浸在音乐的世界中,浑然不觉我的出现。

  我看着张婷白皙美丽的面容,修长光滑的美腿,和深情弹奏唱歌的模样,一时间心神荡漾了一下,也被她的歌声带了过去。

  直到一曲终了,我才反应过来,情不自禁的为她鼓掌。

  张婷也才意识到我的出现,笑道;“不好意思,把你吵醒啦!”

  我笑了起来:“你唱的真好,不亚于那些歌星了。”

  听我这么说,张婷反倒不好意思了,羞红着脸笑道:“是吧,所以才让你到酒吧听我唱歌嘛。对了,我给你买了早餐,豆浆油条小笼包,你快趁热吃吧。”

  我刷牙洗漱过后,吃起了张婷买的早餐。

  张婷说道:“中午的时候一起吃个饭吧,今天周末,我还请了诗曼姐和她老公。”

  听到林诗曼要一起吃饭,我心里有些兴奋。

  中午的时候,我们选在商业街一家中式餐厅的包厢。

  林诗曼和王忠文坐一边,我和张婷坐对面。

  点菜的过程中,林诗曼一直低着头,不敢看我的眼睛。

  菜上齐了,张婷露出灿烂的笑容,举起酒杯说道:“今天要多谢谢诗曼姐,姐夫,还有我们的好房东,让我成为这里的一员,来,我敬大家一杯,干杯!”

  林诗曼以茶代酒,举起了杯子,我和她的目光在空中交汇,她急忙又躲开了我的目光。

  席间,林诗曼起身去了趟厕所。

  我喝了一些酒,酒劲上来,涌起一股冲动,立马跟了出去。

  她刚走到厕所门口,我就叫住了她:“林老师!”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27588.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