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着布料撞她 难耐;白芸与书记又粗又壮

 江小鱼被他搓揉得气息渐渐不稳了起来,少年忽地低下头来,将她细细的呻吟声全都吞了下去,他的舌头钻进她的嘴里,细细地舔着她嘴里的每一个角落,让她的小舌头无处可躲,只能跟着他一起纠缠。

  俩人都吻得气喘吁吁,直到外面远处传来过路人的讲话声,江小鱼才惊醒般挣扎着想推开他,可是使尽了力气他依然纹丝不动,远处的声音越来越近,慌乱之中,牙齿不听使唤地在他嘴上咬了一口,许怀文吃痛放开她。

  远处的人声其实并不是进来这条小巷,而是循着外面的主道渐渐远去,江小鱼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她担心地想看看有没有伤到他,但是他整个人背对着光,根本看不清楚脸。

 文学

  “牙齿挺锋利啊,还学会咬人了。”或许是因为染了情欲,他的声音压得很低,但是却说不出的好听。

  “对不起,我听见……有人过来,你还好吧?”细小的声音里满是歉意。

  许怀文伸手抓住她的手,往自己唇边按了过去,“你自己摸摸看,都肿了。”

  冷不防地触到他温热的嘴唇,江小鱼像被电到一般想把手收回,但是他却紧握着她的手不让他收回,反而将她的手指含进了嘴里,惩罚似的轻轻咬了一口。

  许怀文没怎么用力,其实并不疼,但是手指抵到他舌尖的那一刻,江小鱼还是低呼一声,用力把手收了回来。

  “我……我妈还在家等我呢,先回去了。”说完将手里里拿了许久的外套塞进他手里,低着头就往巷子的那头跑去,许怀文望着小姑娘跑远的背影,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将外套披在身上,离开了小巷。

  ……

第二天,江小鱼给两个小朋友补习完后,就被许怀文拉着说也要给他补习,她原以为就在小彦家,却被他带到一所装修精致的单身公寓。

  房间里装修得虽然精致,但是东西却不多,而且收拾得井井有条,跟她想象的男生住所有点不一样,她有点好奇地开口:“你一个人住吗?”

  许怀文点了点头,“阿姨有时候会来给我做饭收拾房间。”

  “那你爸妈呢?”

  他勾了勾唇,声音很淡,“他们忙着呢。”

  见他一副兴致缺缺的神情,她也不好再多问,走到沙发上坐下,从书包里掏出来一叠书,全是辅导教材,小姑娘慎重其事地将这些书一一摊在茶几上,又推了推鼻头的眼镜,“我可不可以看看你之前考试的试卷?”语文的确不怎么好补习,但是看了试卷,就能有针对性地练习了吧!

  许怀文见她一副认真的模样,长腿一迈在她身旁坐了下来,嘴角带了丝笑意,“我上次考试语文可是考的零分,你忘了么?江老师。”

  一声江老师成功地让江小鱼的脸红了个透,她掩饰般地干笑了两声,问他:“那你想怎样?”其实她想问的是,你想怎么补习。

  许怀文望着眼前的小姑娘脸红得像个熟透了的苹果,心情忽然好了起来。他想怎样?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叫她来补习当然只是个借口,他只是……不想一个人。

  伸手捏了捏她红扑扑的脸,不再逗她,笑道:“你自己先学习,桌上的水果随便吃,吃完冰箱里还有,我先补个觉,头昏。”说完起身去了卧室。她呆呆地愣在原地,不是说来补习么?怎么他跑去睡觉了?

  既然不要她补习,江小鱼索性自己温习起功课来,她一进入学习状态,注意力就很集中,直到肚子咕咕叫了起来,才想起去看时间。这么晚了?他还在睡觉,不饿吗?坐在原地等了几分钟,肚子继续抗议,她犹豫地站起身,望向卧室门口,要叫他吗?

  挣扎了几秒,最终她还是放下书走到卧室门口,门是虚掩着的,轻轻一推就开了,房间里的布置是清一色的冷色系,窗帘并没有拉上,初秋的太阳光温柔地洒了满地。

  手长脚长的少年蜷着身子睡得正酣,墨色的被子被他踢到一旁,额间的发丝有些乱,让他看起来多了几分少年感,平日里醒着的时候,那双幽黑的眼眸总是让人捉摸不透,过于老成。

  江小鱼摄手摄脚地站在门边看了他一会儿,注意到他脸上有不正常的潮红,想起他刚刚说头昏,难道是感冒了?她走进床边探了探他的额头,滚烫的触觉让她心里一惊,他发烧了,这可怎么办!

  她摇了摇依然昏睡着的许怀文,想叫他起床去看医生,可是他低低哼了一声翻个身又睡着。想起自己之前感冒的时候妈妈用冷毛巾给自己敷额头,她跑到洗手间打了半盆水,拿了毛巾给他敷上。

  额头上的冰凉让许怀文混沌的大脑清明了些许,他挣扎着坐起身,床边坐着的小姑娘担忧的眼神让他勾了勾嘴角。

  “放心吧,死不了,去给我倒杯水来,客厅茶几里有退烧药。”

  江小鱼点了点头,按他的吩咐给他倒了水拿了药,看着他服下,紧揪的心才放下来一点。“真的不用去看医生吗?你的额头还是很烫。”边说边伸手过去探他额头。

  许怀文闭着眼睛感受着她微凉的双手,懒懒地开口:“冰箱里有食材,你做顿饭给我吃就好了。”做饭对江小鱼来说算不了难事,她嗯了一声,打算转身,许怀文却猛地拉住她想抽回的手,她失衡地扑倒在他身上。

  他身上的体温很高,呼出的热气喷在她脸上,她慌得不敢乱动。

  少年依然闭着眼,懒洋洋地开口道:“亲一口再走。”说完将自己的脸侧向她。江小鱼抵住他胸口,只愣愣地看着他,却不敢往前。见她毫无动静,少年索性一把将她困在怀里,耍赖道:“不亲不许走。”

感受到他身上滚烫的体温,江小鱼还是软了心,红着脸,快速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小声道:“可以了吧!”许怀文想说还不够,只可惜自己现在力不从心,刚刚这么拉她一下,其实已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这会儿浑身软绵绵的,根本没有力气欺负她,眯着眼点了点头,继续昏昏沉沉地睡觉。

 江小鱼打开冰箱,发现里面的食材竟然不少,鸡蛋,面条,虾,肉都有,应该是他之前说的阿姨备下的吧,当然,里面更多的,是–矿泉水。她简单选了几样东西,决定给自己下碗面条,给他煮点粥。厨房里被收拾得很整齐,江小鱼打量了一番后,开始清洗食材,细细地水流温和地划过指尖,然而心却始终无法安静下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27666.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