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大炕上罪恶_抱着边走边律动撞击磨

“嗯,她的树洞长了虫子,那些虫子老是在欺负她!”刘娜这样说道。

“一会儿,我用啄木鸟把那些虫子全部都捉住,看它们再敢欺负她!”赵军信誓旦旦的说道,还握了握拳头。

“那你赶紧喝果汁吧,等你喝饱了,就帮她捉虫子!”

 文学

“好,好,好!”赵军像个孩子一般高兴的竟然在床上跳了起来,“我有果汁喝喽,我有果汁喝喽!”

看着赵军手舞足蹈的样子,刘娜心里乐开了花,她心想,自己终于找到了排解寂寞的方法了,以后,晚上再也不用煎熬了。

很快,刘娜就再次躺在了床上,两腿岔开,并且这一次,她完全没有了顾虑,索性还在屁股下面垫了一个枕头,让自己能够更刺激一些。

赵军装傻充愣了半天,现在终于到了他尽情释放的时候了,心底又泛起一阵灼热,血液就像要沸腾了一样!特别是看到刘娜屁股下面垫上枕头,那一处犹如盛开的花朵时,娇艳欲滴,忍不住咽了几口口水。

赵军早就迫不及待了,猛然,俯下身子,把头埋向了刘娜的两腿之间……

那一刻,赵军哪里还像一个不懂世事的傻子,简直就像一头饥饿的狮子突然发现了rou一样!

而她,便是他心中的那块rou!

“小军,她,她的果汁,好,好喝吗?”

刘娜怕太过于尴尬,想通过说话来缓解缓解,可哪里知道,这么一问,反倒又多增添了不少刺激,害得她身子不停地上下微微浮动了起来。

“嗯,好喝,好香,好甜,她的果汁太美味了,小军还要喝。”说完,赵军再次凑了下去。

“嗯……”

伴随着声音,刘娜身子剧烈一抖,她实在是忍不住了,推住赵军的头,道“小军,快,快把你的啄木鸟放进她树洞来,先把虫子抓掉,那样的话,果汁会更多,更香,更甜的。”

“真的吗?她。”赵军假装不信,可内心都快要乐坏了。

“当然了,因为那些虫子也在喝她的果汁,它们在跟

小军抢着喝,小军要是把它们都抓走了,那她的果汁不都是小军一个人喝了吗。”

虽然明知这样骗赵军很不应该,可奈何她那里实在是控制不住想要了,所有她又催促了一句“小军,要快,不然果汁都让小虫子喝光了。”

听到刘娜这样说,赵军按捺住心中的窃喜,像小孩子生气一样,道“你们这些小虫子,敢跟我抢她的果汁喝,看我怎么用大啄木鸟把你们都抓起来。”

说吧,他瞄准刘娜那里,腰身往前怂去……

“咚――”

“咚――”

“咚――”

就在赵军刚要狠狠冲入刘娜的树洞时,忽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开门!娜娜,快开门,我是你球哥!”

听到是村霸赵球的声音,赵军心里骂了一句,这混蛋这么晚了敲我们家门做什么?

相比于赵军,刘娜就显得比较紧张了,脸上瞬间变了,急忙推开赵军,抓起床边的一条睡裙就套在了身上。一边理着裙子一边对赵军说“小军,你快回你床上去,把帘子拉好,我去看看赵球敲门做什么。”

看着刘娜一边慌张扎头发,一边向外面走去,赵军心里一阵埋怨,这个狗日的赵球,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坏老子的好事,要不然今晚就尝到她的鲜了!

刘娜对这一阵敲门声也很烦,要知道,自从赵军的哥哥意外溺亡后,她再也没有被男人碰过,下面早就憋坏了,今晚本想着让赵军抚慰一下自己内心的寂寞,可谁曾想突然有人敲起了门。

如果是别人,她倒是还可以假装睡着了,不去开门。可这个人是赵球,村里最难缠的村霸,即便是村书记都要让他三分,她就更不敢得罪了。

当然,她也知道,赵球在村里跋扈横行,目中无人,都是因为他有个掌握着村里农产品销路的叔叔,他这个靠山,可是村里都招惹不起的人。

“来了,来了,球哥,这么晚了,你找我啥事儿?”刘娜一边开门,一边说。

“你开个门咋开这么慢呢?不会是家里藏了什么野男人吧?”赵球一见到刘娜就埋怨起来,但他的一双眼睛却是盯着刘娜胸前的两个馍馍,一副垂涎欲滴的模样。

“看球哥说的,我刘娜是那样不守妇道的女人么?”刘娜不敢生气,却是笑了笑说,“对了,球哥这么晚了,找我啥事儿?”

“我今天去摘野果时,不小心滑了一跤,摔了屁股,你家不是有祖传的药膏吗?你帮我贴一贴,快疼死我了!”

摔了屁股?

白天摘果子时摔了屁股,还会等到这么晚了再贴药膏?

刘娜怎么会不知道赵球心里的小算盘,从她打开门,赵球一直盯着她的胸看,她就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贴药膏是假,想要占她便宜才是真!

“球哥,这……你这摔伤了屁股,属于擦伤,可我家的药膏也治不了擦伤啊,那是用来治痔疮的。”刘娜皱了一下眉头,然后说。

“咋就治不了了呢?我说治的了就治的了!”赵球根本就不给刘娜拒之门外的机会,自个儿硬是挤进门里向屋里走去。

他向来跋扈惯了,才不管别人怎么说,何况刘娜家的男人已经死了,他就更肆无忌惮了。

刘娜赶紧跟过来,心里一阵担忧,像是揣了个兔子一样,砰砰直跳。

第 6 章

赵球走进屋,二话不说,直接就脱了裤子,趴在了刘娜的床上。

“娜娜,你去拿药膏吧,我在这儿等你。”

看着赵球脱了裤子趴在自己的床上,刘娜一阵厌恶。特别是看到赵球胯下的那不像样的东西只有小拇指一般大小时,更是一阵反感。

刘娜是需要男人的抚慰,可也不是什么样的男人她都看得上的。不然的话,她也不至于自己的男人死了这么久,还独守空房。

况且,她现在有了赵军,更不会把其它的男人放在眼里。

刘娜转身去拿药膏,她得罪不起赵球,只能一会儿找个借口把他打发走。

赵球的视线落在了刘娜床上的内裤上,他伸手拿过来,微微的闭着眼睛,放在自己的鼻子下闻了闻,很沉醉,很享受的样子,嘴角带上了一抹淫笑。

这一切都被帘子另一端的赵军看在了眼里。

狗日的赵球,还说你是贴药膏,原形毕露了吧?你分明是想打我她的主意!妈了个巴子,你今天坏了我的好事,我还没有跟你算账呢,竟然还想搞我看上的女人!

赵军从心里一阵痛骂!恨的压根直痒痒!

“球哥,你趴好了,这药膏擦上去可能有点儿疼,你忍着点!”没一会儿,刘娜拿着药膏进了屋。

赵球点着头,嘴里却是邪邪的笑着。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27688.html
返回顶部